蒋重跃:《大学》思想体系的中国特质

——基于元典和古代诠释传统的本体论透视

2018-03-16 09:46 来源:《南京大学学报:哲学·人文科学·社会科学》 作者:蒋重跃

On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as Reflected in the Great Learning:In Ontological Perspective of Its Original Text and Commentaries in Ancient Tradition

  作者简介:蒋重跃,北京师范大学 历史学院。北京 100875

  原发信息:《南京大学学报:哲学·人文科学·社会科学》第20175期

  内容提要:从本体论视角看,《大学》没有明确的宇宙本原作为最高根据,这就决定了它的伦理和政治思想不会有先天的合法性预设,也不可能以永恒正义、上帝和自然法为基础来完成理论设计。它只承认具体事物各有存在的道理,人与人要有相互的同情和尊重,即仁爱。追求仁爱,就是“止于至善”,是人类的根本目标。而以认识至善为任务的“格物致知”是正心、诚意、修身的基础,是在“明明德”的范畴内达到“止于至善”的第一步。有了对至善的理解,就要在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活动中遵循“絜矩之道”,即我不愿意接受跟我有某种关系的人怎样对待我的,我也绝不以这种方式对待我与之有同样关系的对方,这是在“亲民”的范畴里实现“止于至善”的根本一着。这样,“止于至善”就与“明明德”和“亲民”紧紧地联系起来,形成一个整体。这就是《大学》的体系——一个没有宇宙本原作最高本体,而且以否定性的相互原则为底线道德来建设理想社会的方案,显示了鲜明的中国特质。

  关键词:《大学》/止于至善/格物致知/絜矩之道/本体论

  标题注释: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先秦诸子的历史观研究”(14JJD770028)。

 

  一、解题

  说起《大学》,我们一定要把它和它的诠释传统联系在一起。道理很清楚,《大学》篇幅短小,言简意赅,它的意义很多是靠着后人的诠释才得以阐发的。从阅读效果上说,没有这些诠释,《大学》的文字是很难读懂的;从历史发展上看,后来的中国人都是通过前人的诠释来理解《大学》的,这些诠释和理解,对历史发展本身也产生了巨大的作用和影响,没有这些传统,不但《大学》思想的理解是不可能的,上千年的历史发展本身也将是不可能的。所以,要想读懂《大学》,理解它的精神,了解它对两千年中国历史发展的作用和影响,就必须同时研读它的诠释传统。

  那么,究竟哪些著作才可以纳入《大学》的诠释传统呢?我以为,只有那些以理解、发扬、传播《大学》精神为己任的才可算是。当代各个学科对《大学》展开解剖式分析的著作,则不能算作《大学》诠释传统中的成果,它们或许有助于理解和评判,却不是以发扬和传播《大学》精神为己任的,有的甚至是价值观上的否定和贬损,所以不应算在《大学》的诠释传统中。这样看来,所谓《大学》的诠释传统,其实就是诠释《大学》的儒学著作。因为我的专业领域在古代史,所以本文讨论的《大学》诠释传统也只能以古代为限,即从汉到清中期以前。由于时间的原因,我们主要选取朱熹、王阳明作为代表,有时也兼及汉代郑玄、唐代孔颖达和清代的刘沅。

  那为什么要通过本体论来透视《大学》及其诠释传统呢?我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要看一看,以“三纲领”“八条目”实现人类福祉为目标的古代中国思想究竟是在怎样的终极根据之上运思和发挥的,这种思想及其言说方式对于今天投身建设时代精神伟大工程中的我们有怎样的启发意义,对未来文化和思想的发展有怎样的价值。

  本体是本文的一个重要概念,它的哲学意义有一些是来自西文的,本文用来检查《大学》相关思想的就是这些来自西文的含义。追根溯源,这个意义最初来自一个古希腊动词,根据古代雅典一带的阿提卡方言发音拼写作①,翻译成汉语意思是“是”,它可以根据不同情况发生各种格变,它的中性分词拼写作το ον(being);而它的阴性单数分词则拼写为ουσια。两者都可用汉语“本体”来翻译,只不过το ον可指在本身,而为ουσια则指事物个体或类的在,或曰在者的在,如此而已②。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