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光:“民主仁学”论

2018-03-16 09:48 来源:《衡水学院学报》 作者:吴光

On Democratic Benevolence

  作者简介:吴光,浙江省社会科学院 哲学所,浙江 杭州 310025 吴光(1944- ),男,浙江淳安人,浙江省社会科学院哲学所研究员,浙江省儒学会执行会长,中国孔子基金会副会长,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博士生导师,衡水学院特聘教授。

  原发信息:《衡水学院学报》第20175期

  内容提要:吴光先生首倡“民主仁学”。“民主仁学”是新体新用的新儒学形态。其体用论是“民主仁爱为体,礼法科技为用”,其文化观是“多元和谐”文化观,其核心价值观是以“仁”为根本之道、以“义礼信和敬”为常用大德的“一道五德”价值观。“民主仁学”在全球化、民主化的世界潮流以及中国和平崛起、儒学复兴的大趋势下,提出了一种既重视道德人文精神又兼融现代民主价值的新儒学思想模式,指示了一个能够深入社会生活与大众理性的儒学发展新方向。民主仁学在当代中国建立民主仁政、提升公民道德境界与人文素质、辅助法治社会的道德正义等领域将起到不可或缺的积极作用。

  It was Mr.Wu Guang who advocated "democratic benevolence",which is a new essential and practical form of Neo-Confucianism.Its view of the essential part and the practical part means "democratic benevolence as the essential part and etiquette technology as the practical part",its view of culture means "plural harmony" and its view of core value means "one benevolence and five virtues" that takes "benevolence" as the fundamental way and "righteousness,courtesy,honesty,kindness,respect" as common virtues.In the trend of the world globalization and democratization,the peaceful rise of China and the revival of Confucianism,"democratic benevolence" puts forward a new thinking mode of Neo-Confucianism that attaches importance to humanistic spirit of morality and integrates modern democratic value,and points out the new development direction of Confucianism that can take root in the social life and public reason.Democratic benevolence will play an indispensable positive role in building democratic benevolence,promoting the citizens' moral realm and humanistic spirit,and assisting the moral justice in the society ruled by law.

  关键词:吴光/民主仁学/体用论/多元和谐/一道五德/民主仁政/Wu Guang/democratic benevolence/view of the essential part and the practical part/plural harmony/one benevolence and five virtues/democratic policy of benevolence

 

  关于我的“民主仁学”论述,可以说由来已久。最早可以追溯到1988年4月至1990年1月应聘担任新加坡东亚哲学研究所专任研究员期间,我在研究所发表的第一篇比较重要的文章是《儒学研究的新契机——新加坡国际儒学研讨会述要》。我在文中提出,东亚现代化的成功模式“有可能开辟出一条既能容纳西方文明的民主、科学、法治精神,又能保持发扬东方儒家的道德人文主义的人类文明新道路”[1]。其后,我于1989年在新加坡、1990年在台北允晨出版的《儒家哲学片论——东方道德人文主义之研究》一书,明确主张“儒学应当充分展示其包容性、开放性的特色,吸收现代非儒学的思想资源以开创儒学的新局”[2]。但“民主仁学”概念的正式提出,见于1999年7月我在提交国际中国哲学会第十一届年会“跨世纪的中国哲学:总结与展望”学术研讨会的论文《从仁学到新仁学:走向新世纪的中国儒学》中。该文很长,有近两万字。后来由会议组织者全文收入沈清松主编的会议论文集《跨世纪的中国哲学》一书,由台北五南图书出版公司于2001年6月正式出版。后来我略作删节,以《从孔孟仁学到民主仁学——儒学的回顾与展望》为题,发表于《杭州师范学院学报》2001年第6期,并全文转载于中国人民大学复印报刊资料《中国哲学》2002年第3期。从2000年至今,我先后在新加坡、韩国,中国大陆与台湾的国际儒学研讨会以及在《哲学研究》《社会科学战线》《探索与争鸣》《鹅湖月刊》《北京日报》《解放日报》等多家报刊发表了十多篇讨论民主仁学的专题论文,比较系统地论述了民主仁学的思想模式及其文化观、价值观与发展前景,也逐步充实了“民主仁学”的基本理论架构。

  其实,我本意并没想到要建立一个什么理论体系,只不过就当代儒学的发展趋势提出了一个思想观点,提供一种可供参考的新思路而已。有人说我是文化保守主义与政治激进主义,我大致接受。因为我在思想文化上信奉以儒学为主导、多元发展的中华国学,致力于弘扬中华民族的精神文化传统,如果这算保守,我承认,我保守的是中华道统。但我在政治上并不保守,而是始终一贯地力主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的全方位改革,主张政治民主化、经济自由化、社会法治化、文化多元化,如果这算是激进,那我也认了。但我不承认我是保守派或激进派,而是中庸派。平和而用中,不走极端。我认为,金观涛、苏晓康等在20世纪80年代主导的《河殇》电视剧所代表的思潮,是典型的“西方文明中心”论和“全盘西化”的思潮,我是明确反对的[3]。而季羡林先生的“河东河西”论与“中国世纪”论走的是东方文化中心论(实质是中华文化中心论)的极端,我也是明确反对的[4]。我的“民主仁学”论则是会通古今、兼融中西的产物,走的是“多元包容”的中道。本文拟从回顾历代儒学形态及其特色的基础上,对我的“民主仁学”论的理论架构、基本特性与社会作用作一较系统的论述,以求正于读者朋友。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