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兵:以直报怨,以义解仇

——从朱子《家训》看儒家对“仇”“怨”的态度及其启示

2018-03-21 23:30 来源:《哲学研究》 作者:冯兵

Repaying Virtue with Virtue,Repaying Enmity with Justice:An Analysis of Confucian Attitudes towards "Enmity" and "Resentment" in Zhu Xi's Family Instructions

 

  作者简介:冯兵,华侨大学生活哲学研究中心,贵阳孔学堂。

  原发信息:《哲学研究》第201711期

  内容提要:朱熹《家训》中,提出了“仇者以义解之,怨者以直解之”的告诫。其中“仇”与“怨”是人际关系中常见的矛盾现象,分属两个不同的阶段和层面。“仇”往往是“怨”的进一步发展,而与之对应的“义”,也是“直”的深化与升华。“以直报怨”历来被儒家视为解决怨恚心理的最合理方式,而“以义解仇”,与春秋公羊学、《礼记》的“大复仇”主张及以张载“仇必和而解”为代表的朴素辩证法思想相比,则显得更加意味深长。在当今社会,朱熹的这一告诫仍有借鉴价值。

  关键词:朱熹/《家训》/以直报怨/以义解仇

  标题注释:本文系福建省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基地重大项目“朱熹的生活哲学思想及其现代价值”(编号FJ2015JDZ012)的阶段性成果。

 

  朱熹的《家训》通常称为《朱子家训》①,影响深远。正如有学者所说,朱熹“把(他自己的)《童蒙须知》和《小学》中的道理抽象出来从哲理的高度用极其精练的语言写了一篇《朱子家训》”,“用通俗、精练的语言规范了人之为人的基本哲学信条,划出了一条做人的底线,深刻而隽永”。(朱杰人)朱熹告诫后世子孙:“仇者以义解之,怨者以直解之”,其理论背景和蕴意十分宏阔、深刻,尤其对待“仇”“怨”的态度和处理方法,颇令人思量。下面分述之。

  一、“仇”“怨”之辩

  首先来看“仇”“怨”的释义。许慎在《说文解字》中释“仇”为“讎也”。段玉裁则于《说文解字注》进一步解释道:“讎犹应也”,释“仇”为匹配、对应。随之又以《左传》“嘉偶曰妃,怨偶曰仇”为据,说:“仇为怨匹,亦为嘉偶。如乱之为治,苦之为快也”。按《说文解字》的理解,“仇”具有明确性、外在性、对应性的特点,通常是指人际间明朗化的两相对应关系,既可为嘉偶,也可是仇敌。而随着历史的发展,后一层意涵逐渐占据了主导地位。关于“怨”,《说文解字》释曰:“怨,恚也。从心,夗声”。按《辞源》的说法,“怨”主要指:(1)“不满意,埋怨”;(2)“恨”。(参见《辞源》,第1114页)而怨“从心”,似乎具有隐晦性、内在性、单向性的特点,是个体自我心理状态的投射与表现,被“怨”的对象往往不一定具有相应的情感或心理。

  很显然,就人际关系的矛盾来看,“仇”与“怨”分属两个不同的阶段和层面:“怨”是矛盾尚未激化或公开化的状态,“仇”则意味着矛盾已经公开化、极端化;“仇”往往是“怨”的进一步发展的结果。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