奎因行为主义的发展①

2018-03-22 10:05 来源:《哲学分析》 作者:达格芬·弗罗斯达尔

Developments in Quine's Behaviorism

  作者简介:达格芬·弗罗斯达尔,Dagfinn {B2AB958.jpg},挪威奥斯陆大学哲学系教授。

  译者:钱立卿,上海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原发信息:《哲学分析》第20173期

  内容提要:奎因从早年起就主张一种行为主义,但这种行为主义必须通过分析语言、感觉材料、刺激与被刺激等概念来理解。对奎因而言,语言理解与翻译的问题集中反映了这些概念之间的交合关系。语言是一种社交性的技能,为了获得这种技能,我们不能不完全依赖于主体间通用的提示我们要说什么和什么时候说的信号。除了通过人们对社会交际中可见刺激的明显反应倾向,我们也不能以任何根据去核对语言的意义。奎因认为,从简单的交流到复杂的理解,体现出理论与意义的交互作用具有越来越高的普遍性,我们直接感知到的总是有意义构造的各种整体,它们只有在共同认知与理解的意义上才能被视为行为证据。个体性并不是认知的出发点,我们恰恰必须基于共同体的一致性才能给出个体化的确认。

  关键词:行为主义/证据/刺激/三角测量

 

  常有人说,奎因的行为主义是从斯金纳那里来的,他们两人在1933年成为哈佛学社的第一批青年学者(Halvard Junior Fellows)。然而据奎因说,他的行为主义更早的时候就有苗头:“早在20年代我在欧柏林读书的时候,就接受了雷蒙德·斯特森(Raymond Stetson)的行为主义,他很明智地让我们读约翰·B.华生的著作《从行为主义的观点看心理学》。几年之后在捷克斯洛伐克,我又因鲁道夫·卡尔纳普在《物理主义话语中的心理学》中表达的物理主义而更加坚定了自己的行为主义。所以弗雷德(斯金纳)和我在嘲讽心灵实体(mental entities)的时候立场是一致的。我们都认为‘心灵不灵’(mind schmind)。②心理对象当然不同于鸟类。更不用说关于自由和尊严这种话题了。”③

  奎因的行为主义在他一生中经历了非常大的变化。本文将追溯这些变化以及背后的动机。作为讨论的背景,我们先要概述以下两个问题:什么是行为主义?为什么会有人成为一个行为主义者?

  (一)什么是行为主义?

  各式各样的不同观点都在使用“行为主义”这个标签,但这个词并非总是有明确的定义。30多年前,迈克尔·马丁(Michael Martin),在《解释斯金纳》一文中④,区分了许多种类的行为主义,自此以后这个词就增添了更多种新的含义。大致来讲,这些行为主义可以分为两类,即本体论行为主义与证据行为主义。本体论行为主义认为,不存在什么心理对象;而证据行为主义的观点是,行为提供了心理对象及其性质的唯一证据。

  早期的奎因似乎是个本体论行为主义者,他说“心灵不灵”。本体论行为主义往往是教条的,它默认了本体论观点,但不需要证据。奎因很早就摆脱了他不成熟的教条观点,开始专注于证据。一般而言,他的本体论观点来自科学:我们应当承认我们时代最好的科学理论所需要的实体存在。对早期奎因来说,心理对象的一个问题在于,它在科学理论中似乎从不起到解释的作用。谈论心理物就像谈论意义一样——正如我们没有意义的同一性标准,我们也没有关于心理状态的同一性标准。从1957年开始,奎因一再地强调他要求的本体论的最小前提:“没有同一性就没有实体。”⑤

  最终,奎因的行为主义源自其经验主义,即关于我们世界及他人的所有知识都要通过感官呈现给我们。在1994年的《哈佛评论》里,奎因说:“行为主义,就我所知道的而言,只是一种主体间的经验论。它在态度方面是经验论的,但并不能以胡塞尔或旧的认识论者的方式,满足于私人的、内省的材料。如果你把自己的知觉当作你的材料,把你同伴那里的材料也合并到一起,给它们共同的命名,那么你就有了与主体间行为主义层面上的科学相关的那些材料。我不觉得这超出了每个现代科学家都会理所当然认同的观点。”⑥

  这段话里出现了一个问题,奎因在反思行为主义的时候几乎没有注意到它,但对本文而言却是关键的——与行为主义相关的主体间性不只是把你和同伴的知觉材料混到一起那么简单。我们在科学中就是这么处理所有材料的,比如心理学和神经科学的材料。对行为主义而言重要的是,材料与行为有关,而且必须可被社交性地获得(socially accessible)。也就是说,行为主义并没有囊括所有经验证据,而只是考虑了我们在日常生活中都可以获得的那些与行为相关的材料。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