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以“希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中国道路的启示

2018-03-26 23:11 来源: 作者:经理

Hope for Constructing Human Destiny Community:Enlightenment of China Road since 1949

 

  作者简介:经理,天津工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天津 300387

  原发信息:《教学与研究》(京)2017年第20179期 第89-96页

  内容提要:建立公正合理的世界新秩序是发展中国家的战略诉求。然而,当代文化的、政治的、国家的认同研究却表明新秩序将受困于民族利益,暗示了不存在多极化力量主导的世界新秩序。阿尔都塞的意识形态理论启示我们:新中国的形象正是发展中国家改变自身命运的缩影。作为多民族国家,新中国的成就表明:不同民族间改变世界诉求的相容性与精神中存在的普遍“空缺”密切相关,这种“空缺”来自于对不利生存现状的否定和对美好幸福生活的期望(想象),转化为联系各个民族的共同理想,即“民族独立”、“个人幸福”与“民族复兴”。其中,产业工人、农民以及大学生对“梦想”话语的认同及践行,完成了对他人的导引,使更多的人参与其中,汇聚成强大的行动力量,令中国的面貌焕然一新。因此,展望21世纪,中国道路的启示在于:我国要积极构建中国在世界舞台的形象,完善以发展为主题的希望话语体系,广泛凝聚世界各国力量,促成人类命运共同体。

  Constructing equal and reasonable order of world is political appeal.However,the current cultural study,political study and national study indicate that new order of world are limited by profits of nationality.It hints that it's impossible for multi-polarization.The fact of rising of China will terminate this viewpoint.As a multi-nationality state,Chinese achievements expose that there is a relationship between universal void of spirt and consistency of appeals of different nationality.The originality of void is from negation of current situation of existence and the hope of a better life.Basing on spiritual needs,common ideal actually becomes the spiritual connections among peoples,that is,national independence,individual happiness and rising of nationality,on which,industrial workers,farmers and student are chasing on and guiding each other for regenerating China.Hence,the enlightenment of China road is that the government of China should construct the discourse of hope,realize the performance of political commitment and form new order of world-human destiny community.

  关键词:希望/共同意愿/中国道路/人类命运共同体/hope/common ideal/China road/human destiny community

  标题注释:本文系天津市哲学社会科学规划项目“阿尔都塞晚期意识形态理论研究”(项目号:TJZX16-004)的阶段性成果。

 

  新世纪伊始,国际经济形势复苏缓慢,全球金融体系依然脆弱,大国地缘政治博弈此起彼伏,中国周边的生存环境不容乐观。经过将近四十年的改革开放,为了实现“两个百年”和“中国梦”的战略目标,和平稳定的国际环境对于我国至关重要。它不仅关系到国民经济产业结构的革新,还关系到全球经济产业链的总体布局。当前,发达国家为单边主义与保护主义所困,发展中国家则身陷经济持续增长动力不足的泥潭之中。持续推进经济全球化,筑牢互利合作的新型国际关系,已成为本世纪中国亟待破解的政治难题。针对全球经济发展的不平衡现状,我国政府推出了“一带一路”、“金砖国家”合作等新型经济发展战略,表明了向纵深发展的决心。不过,在拓展区域间经济合作渠道的同时,我国对外政策明显侧重于制定技术层面的经济方案,忽视了以新型意识形态重塑世界经济格局的必要性。因此,建立新型国际政治的关键在于:要着眼于各国人民的普遍意愿,汲取新中国成立后希望政治的社会治理经验,从国家形象、话语体系与实践主体等方面促成人类命运共同体。

  一、“希望”政治的理论内涵

  随着国家间贸易往来的日趋频繁,商品与资本的跨国流动影响了不同国家的原有产业结构,出现了生产力水平从失衡到再平衡现象。由于国际范围内产业分工链的重新布局,发达国家与不发达国家的生产力结构发生了双向调整:一方面,不发达国家得益于资本输出与落后技术装备的转移,扩大了部分产业的生产规模;另一方面,资本输出破坏了发达国家的原有生产结构,迫使其必须改进现有生产技术,以吸引资本回流,推动本国生产力水平提高。马克思主义认为,随着生产力的不断发展,与之相适应的生产方式便会发生改变,使原有的分配关系被彻底抛弃,让位于新的分配关系,引发生产的物质发展与它的社会形式之间的矛盾。[1](P1000)出于攫取剩余价值的需要,资本主义国家不会依靠制度重建使社会化生产服从于分配的需要。出于维护国内政治稳定,这种由新的分配关系引发的国家内部利益矛盾便被转移到国家外部,表现在国际交往中,就是建立不合理的国际经济秩序,以牺牲他国利益使本国的政治矛盾得以缓解。

  在这个时期,不发达国家尚未或正在形成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重建他国的意识形态体系通常被发达国家视为维护其不合理经济秩序的有效途径。这种话语体系或者表现为“国家—公民”身份,以同构化“劳动者”的身份强化宗主国与殖民地之间的联系,或者表现为“宗教—信徒”身份,利用“天然的”共同文化强化生命的归属感。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中,韦伯事实上已经道出了其中的秘密:资本主义生产或资本家的生活方式使每个人坚信,合理化消费与积累的比例,可以实现财产规模的扩大,也使每个人从“此岸”世界看到了救赎的希望。这是因为,节欲正是积累的象征,劳动寓意了肉体的责罚,趋同的生活方式则保证了共同的救赎。基督教神学的祛魅化正是人们将希望寄寓于现实世界的过程。于是,这种希望要求人们合理化自己的劳动时间,同时也要求他们将控制劳动对象的努力转化为管理社会化劳动的方式——科层制,使整个社会的生产方式趋于理性化。[2](P99-102)而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外部扩张也将会在不同民族中间引发相同的结果。在西方中心论者看来,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持续扩张不仅可以将“野蛮”民族纳入“现代文明”的轨道,[3](P141-142)还说明了以资本主义拯救世界的必要性。尽管这种话语体系的建构方式企图消除不同民族的疏离感,但是,它不可能在叙述者与受述者之间形成真正的文化联系。从根源上看,上述逻辑只是资本主义生产关系重塑全球空间的政治诉求。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