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大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完善发展的逻辑经验

 The Logic Experience of Developing the Socialism Syste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since the 18th National Congress

2018-03-26 23:14 来源: 作者:张艳娥

  作者简介:张艳娥(1976- ),女,陕西西安人,西安财经学院思想政治理论教学科研部副教授,法学博士,主要从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与统一战线理论研究。西安 710100

  原发信息:《甘肃理论学刊》(兰州)2017年第20175期 第5-10页

  内容提要: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生产关系与生产力发展要求相比的“不够格”性、资本主义仍占优势背景下社会主义制度环境巩固任务的艰巨性、在资本逻辑侵蚀下社会主义价值导向的变异风险以及政党中心主义制度变迁模式的路径依赖,这些交织在一起,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完善发展的阻滞因素。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抓住生产关系适应生产力发展的总体要求,发挥经济体制改革在整个制度建构中的牵引作用;强化“四个自信”为内核的意识形态工作,巩固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环境认同;破解利益固化这一关键问题,彰显社会主义制度的人民性价值;全面从严治党,塑造引领制度自我完善的核心主体。这些逻辑方略把握住了现阶段制度建设的总体要求,大大推进了制度成熟定型的历史进程,取得了丰富经验。在进一步的制度完善进程中,我们要抓住自身制度优势,充分发挥历史经验,不能偏离制度自我完善的逻辑正轨。

  The production relationship of the primary stage of socialism is not suitable for the development of productive forces,the difficult to consolidate the socialist system in an environment dominated by capitalism,the capital logic has negative influence on the value orientation of socialism and the path dependence of party central model,These factors hinder the development of soci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Since the 18th national congress,in the CPC central committee with Xi jin-ping as the core play the role of economic system,strengthen ideological work,break the barrier of collectivization of interests,comprehensively strengthen Party discipline.These practical measures reflect the overall requirements of the current system construction,have greatly promoted the process of institutional maturity,also have gained a lot of historical experience.In the future system construction,we should base our advantage and give play to our experience,don't deviate from the correct path of self-improvement.

  关键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成熟定型/逻辑经验/the Socialism Syste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since the 18th National Congress/mature and finalize the design/logic experience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西部项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成熟定型的内在逻辑研究”(16XKS007)的阶段性成果。

 

  十八大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寻求建立“各方面形成一整套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制度”的新阶段。正如习总书记所指出的“摆在我们面前的一项重大历史任务,就是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为党和国家事业发展、为人民幸福安康、为社会和谐稳定、为国家长治久安提供一整套更完备、更稳定、更管用的制度体系”[1]104-105。几年来,中央“推出一系列重大战略举措,出台一系列重大方针政策,推进一系列重大工作,解决了许多长期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难题,办成了许多过去想办而没有办成的大事”[2],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进一步成熟定型。从制度结构的角度看,国家制度治理体系中具有四梁八柱性质的主体框架已经基本确立,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大批改革举措密集出台;从制度运行的角度看,制度落实力度持续加大,呈现全面发力、多点突破、纵深推进的崭新局面;从制度的法治支撑看,伴随着全面依法治国进程的整体纵深,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系统工程统筹推进,执政党运用法律和制度手段领导和治理国家的能力显著增强;从执政党自身制度建设看,全面从严治党坚定不移地推进,制度的笼子愈扎愈牢,党的执政基础和群众基础更加巩固。成绩值得充分肯定,经验值得深入总结。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在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完善发展的进程中,将“四个全面”作为战略布局,紧紧抓住生产关系适应生产力发展的总体逻辑,把握巩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制度环境认同的前提逻辑,抓住破解利益固化这个影响中国制度良性定型的关键问题,立足党的建设这个制度变迁的核心主体,从制度宏观与制度微观、制度环境与制度安排、制度应然与制度实然、制度主导与制度主体等不同层面回答了完善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时代大课题,体现出高度的制度自觉自信和强大的制度自我完善能力。

  一、总体逻辑:坚持生产关系适应生产力发展的要求,发挥经济体制改革在整个制度建构中的牵引作用

  制度在本质上体现为生产关系,会随着社会经济生产力的发展变化而不断变化。生产力与生产关系间的矛盾运动是制度演变的根本动力。“制度体系的变迁与建构说到底是一种新的生产关系以正式规则形式确立和更替的过程,与生产力的发展水平相适应是新制度体系得以存在并良性运行的基础。”[3]首先,生产力的发展要求形成与之相适应的制度安排。“人们在自己生活的社会生产中发生一定的、必然的、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关系,即同他们的物质生产力的一定发展阶段相适应的生产关系。这些生产关系的总和构成社会的经济结构,即法律的和政治的上层建筑竖立其上并有一定的社会意识形式与之相适应的现实基础。”[4]2作为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稳定化表现的制度形式从根本上都是由一定的生产力水平决定并要与其相适应的。其次,制度变迁从本质上看是生产关系与生产力的矛盾对立的集中反应和解决。“各个人借以进行生产的社会关系,即社会生产关系,是随着物质生产资料、生产力的变化和发展而变化和改变的。”[5]340再次,在由生产关系与上层建筑构筑的制度系统中,经济的生产关系(特别是产权关系)占据基础性地位。从制度系统的构成来看,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呈现原生与派生、作用与反作用的互动关系。两者构成层次分明、统一互动的社会制度体系结构。这要求我们“首先必须研究作为整个社会制度基础的生产力及与之相适应的生产关系,然后才可能对建立在这一基础之上的政治的、法律的,以及意识形态的上层建筑进行分析。”[6]

  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探索制度完善发展所取得的成就,是对马克思主义“生产力—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上层建筑”制度范式科学性的集中反映。邓小平在改革开放之初曾用“不够格的社会主义”和“够格的社会主义”的观点,来辩证分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存在和发展逻辑,揭示了社会主义制度应然的先进性与具体制度实然存在的不足性。这一分析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是具有长远方法论意义的。30多年来的制度改革,起因于对初级阶段生产力发展现状及趋势的整体把握;其成就的取得,也得益于对制度变迁内在规律的遵循。出于对社会主义公有制所有制关系是适应现代社会化大生产发展要求的基本自信,我们在公有制产权关系格局稳定的前提下,突破了单一公有制认识的局限性,将公有制经济与非公有制经济有机融合,构建起公有制基础上多种所有制并存的基本经济制度;在经济资源配置方式上,我们既坚持了马克思所阐释的发挥政府对宏观生产调节的思想,又突破了“两个等于”的褊狭认识,将市场经济的资源配置方式与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相结合,探索并确立起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在经济分配方式上,我们坚持生产方式决定分配方式的基本原则,立足初级阶段经济所有制基础,体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基本要求,将社会主义性质的按劳分配方式与市场经济体现生产要素贡献的分配原则相结合,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经济分配制度。这些探索和创新,都以稳态制度的形式体现在我国当前的基本经济制度、相关具体制度和机制运行之中,极大地促进了生产力的发展、社会财富的增加和城乡居民生活水平的提升。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一系列重大成就。但与此同时,来自于收入分配、地区差距和城乡差距、经济社会发展和生态环境承载矛盾等的一系列问题也相当严重。这些问题产生根源以及解决的关键,都与发展进入转型期后相应的制度环境、制度安排及运行机制跟不上整体社会发展要求有着直接间接的关联,反映了我国经济生产关系、民主上层建筑及观念上层建筑等各项制度还不够完善的现状。其本质是“制度转型困境,没有正确处理好发展与治理这二者内在逻辑关系,使政府失效、市场扭曲/失灵、社会失范同时存在和相互牵绊,以致滞留在转型途中。”[7]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紧紧围绕“把制度建设摆在突出位置”的思路,系统部署了完善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整体布局:经济制度建设瞄准“市场经济”,政治制度建设瞄准“民主政治”,社会制度建设瞄准“和谐社会”,文化制度建设瞄准“先进文化”,生态环境制度瞄准“生态文明”,党的制度建设瞄准“全面从严”。在这其中,经济体制改革是重中之重,将完善经济制度作为推进整个制度体系完善发展的总牵引,这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制度变迁的一贯认识。十八大以来的制度建设更是在此认识基础上,突破了很多根本性的制约环境。“市场决定资源配置”“混合所有制经济”等理论是引领经济制度创新乃至整体制度体系创新发展的指导理论,对突破当前发展中一些困境问题做出了回答,也指明了现阶段制度建设的重点环节。市场对资源配置发挥决定性作用,理顺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实践中直指一些关键性领域的改革和关键环节的“攻坚”,立足解决一些深层次的体制性“瓶颈”问题。如作为市场经济微观基础的国有经济改革、特别是垄断性行业的改革问题,如政府职能转变问题,如构建合理清正的政商关系问题等。以更成熟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为目标牵引,推进政府转型,优化市场、政府与社会间的关系及其他环节制度建构,无疑起到纲举目张之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完善发展以重点带全局,在整体战略布局和前进方向上获得重大突破,在政府权力的约束和规范上获得重大进步,在市场决定资源配置方面取得重大进展,整体推动了生产关系同生产力、上层建筑同经济基础相适应,保证了制度体系的良性变迁。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