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析英国新马克思主义知识分子的政治意识及其价值

2018-03-28 09:19 来源:《国外理论动态》 作者:薛稷

An Analysis of the Political Consciousness and Value of the New Marx Intellectuals in Britain

  作者简介:薛稷,山西大学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所。

  原发信息:《国外理论动态》第201710期

  内容提要:1960年代,马克思主义理论遭遇危机、社会主义运动陷入低潮,英国新马克思主义知识分子毅然提出了自身的政治使命并身体力行地参与政治实践,展现出独特的政治意识,主要表现为:在新的社会历史语境中批判资本主义的非正义性,论证社会主义的正义性与合法性;在反思和重新解读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基础上,批判斯大林主义模式,尝试提出一种新的资本主义替代制度;在挖掘工人阶级的阶级反抗意识的过程中,凸显感性因素在阶级意识生成中的重要作用;积极参与社会政治活动,传播马克思主义理论,用以推进社会主义运动的发展。英国新马克思主义知识分子的政治意识对于我们认知当前西方社会的社会主义运动及其进程具有重要的价值,其不足之处也值得我们反思。

  关键词:英国新马克思主义/政治意识/非正义性/阶级/感性

  标题注释:本文系2017年山西省高等学校哲学社会科学一般项目“英国伯明翰学派新兴文化理论研究”(2017208)和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结构主义思维范式下的唯物史观思想研究”(16CZX008)的阶段性成果。

 

  “二战”后的西方资本主义世界逐渐进入了“丰裕社会”,社会现实和阶级结构发生了巨大变化,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社会发展的预测以及有关阶级斗争的预言未能成为现实,社会主义运动在经历阶段性发展后逐渐陷入低潮。在英国,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运动不可避免地也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困境,无产阶级政治运动几近停滞。因此,解决马克思主义所遇到的理论危机、重启工人阶级的革命意识、进行社会主义运动实践成为英国新马克思主义者们必须思考和探索的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英国新马克思主义深入反思了自身的政治使命,试图通过充分发挥其文化政治批判功能,以期找到推进社会主义运动发展与现实变革的具体实践路径。他们认为,应该在深入研究、发展马克思主义思想的基础上,借助历史唯物主义来启发社会大众的政治热情,塑造新型革命主体进行社会主义实践,以此复兴社会主义运动,展现其独特的政治意识及其价值。

  一、批判资本主义的非正义性

  当代资本主义的渐进发展改变了人们对其的传统认知,遮蔽了资本剥削的实质内涵,消解了人民大众的反抗意识,降低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威信。在这种情况下,如何揭示资本主义的剥削性和非正义性,阐发马克思主义的正义性并发挥马克思主义资本主义批判的政治效力,成为马克思主义知识分子的政治意识的题中应有之义。更重要的问题是,如何批判?批判什么?

  个人主义是资本主义运行机制背后的精神动力,其表面标榜自由民主,实质却是自私自利的精神理念,既忽视人类存在的具体价值,又消弭人类的主体性,它遵从资本剥削的逻辑,严重有悖于人类的理想。埃里克·霍布斯鲍姆(Eric J.Hobsbawm)一针见血地指出,这种个人主义由于不完善而不会永久存在,“一个声称只以个人利益为目的世界不是一个完善的世界,而且必然是不会维持长久的世界”①。阿拉斯戴尔·麦金泰尔(Alasdair MacIntyre)则揭示了这种个人主义的反道德性,证实了美德传统与个人主义是“格格不入”②的。个人主义理念不但不完善,而且具有反道德性,“因此一个只考虑个人利益的世界是不完善的,也不会长久存在”③。世界个人主义是与资本逻辑和市场秩序具有内在一致性的,它更加关注个人的抽象权利,反对社会大众活生生的现实需求。现实中的个人没有成为独立自主的主体存在,反倒成为资本逻辑的附属品,从而完全丧失了自身的自由与尊严。

  因此,英国新马克思主义指出,资本主义的市场自由是一种经济上的骗局,而所谓的“资本主义民主乃是一种维护现存社会秩序的被操纵的、欺骗的交往方式”④。资本主义宣扬的个人主义的独立性、市场秩序的自由性和民主制度的优越性仅仅是一种海市蜃楼般的虚假表象,其背后恰恰是赤裸裸的欺骗、剥削、压迫人民大众的资本本质。这种资本的逻辑和本质对人类的生存造成了重大威胁,具有反人类的本性。吉登斯认为,由于资本主义的贪婪本质导致它对人的存在价值的忽视,导致人类的危机。佩里·安德森(Perry Anderson)与汤姆·奈恩(Tom Nairn)同时看到,资本主义的反人类内涵生成了严重的自然危机和社会危机,逐渐成为人类生存的巨大威胁,“资本主义确实统一了人类的历史并使世界成为一个整体。但是,它造成的不平衡以及由此带来的社会对抗和政治分裂给人类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⑤。

  资本主义及其个人主义的反人类本性造成了严重的人类生存危机,它是一种非正义性的社会存在,而马克思科学论证的社会主义才是一种正义的社会制度。柯亨(C.A.Cohen)指出:“人们无权私自占有生产资料,而资本主义却允许生产资料私有制的市场经济,这是其不正义之处,也是社会主义者反对市场经济的正义性所在。”⑥资本主义具有不正义性,是因为其存在基础——生产资料允许私人占有并产生剥削——严重阻碍了平等和自由的实现。社会主义的正义性则在于能够实现真正的平等,这种真正的平等才能使人们重新获得切实的自由体验,“除非社会里的每个人先享有平等的地位,否则这种相互的自我实现过程就无法真正地出现……只有平等的关系才能创造出个体的自主性”⑦。资本主义的正义只是一种有限的、局域性的伪正义,而马克思所宣扬的正义观才应该是科学的正义理论,在社会主义社会乃至共产主义社会中有可能实现真正的正义。

  资本主义制度给人类带来的不是自由和解放,而是一场社会灾难,是非正义的。英国新马克思主义认为,正义感是知识分子的政治使命的根本属性,揭示社会的非正义是知识分子的首要责任。在这种政治意识的指导下,他们深刻揭示并批判了当代资本主义的反人类内涵,认为当代资本主义并未脱离资本剥削的基本逻辑,它仍是当代社会危机产生的深刻根源。知识分子应当清醒地揭示当代资本主义这种反人类的特征,将当代资本主义社会的非正义性本质明晰地展示给世人,并在此基础上揭示社会主义的正义性,以此践行知识分子追求社会正义和人类自由的政治使命。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