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力之:对中华民族复兴正当性的马克思主义阐释

2018-03-28 10:44 来源:《马克思主义研究》 作者:黄力之

A Marx's Interpretation about the Justification of the Rejuvenation of the Chinese Nation

  作者简介:黄力之(1950- ),中共上海市委党校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同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兼职教授。上海 200233

  原发信息:《马克思主义研究》第20179期

  内容提要:对中国的崛起,国内外都存在着民族主义解读。由于中国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国家,必须对这种解读予以合理的解释,否则就会产生正当性问题。从总体上说,马克思恩格斯是持“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立场而否定民族主义的,但是,他们并未完全把民族主义作为落后的概念来使用,他们对中华民族在鸦片战争中的道义立场是肯定的。列宁在帝国主义与无产阶级革命时代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的民族问题理论,肯定了被压迫民族的解放与无产阶级革命之关联。民族危机是马克思主义进入中国的驱动机制,中华民族复兴事业开辟了马克思主义的新境界。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中华民族复兴/民族主义

 

  党的十八大之后,“中华民族复兴中国梦”这一概念成为激发全体中国人的强大精神动力,当中国这个社会主义国家面对世界不同民族国家利益的存在而宣示本民族的伟大复兴时,其正当性的马克思主义阐释诉求随之产生,本文拟讨论这一问题。

  一、民族主义之问无可避讳

  “中华民族复兴中国梦”本质上是中国近代史催生的一个概念。从2013年往前追溯,距1840年鸦片战争173年,距甲午战争118年,距“九一八事变”82年,总之,距中华民族最黯淡的时期不到两百年,而美好的“中国梦”世纪却已经展现,这就是习近平所说,“现在,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①。

  中国的崛起当然事关中华民族自身,但对世界意味着什么呢?这是整个世界和中国自己都需要去理解和回答的问题。

  新加坡政治家李光耀在讨论中国崛起时曾经说过:“恢复古代的辉煌就是让一个一度伟大的文明再放光彩,中国已经做到了这一点,现在中国人必须对此做出最佳诠释。”“如果中国要一帆风顺地不断发展,内部需要稳定,外部需要和平。”然而,中国领导层“给中国年轻人灌输了太多对民族复兴的自豪感和爱国主义思想……这可能导致不稳定。”②

  美国著名外交家基辛格2011年出版了《论中国》一书,他在该书中提及中华民族命运大讨论中的“必胜主义观”,注意到有“两本广为阅读的中国书籍代表了这种趋势:一本是论文集《中国不高兴:大时代、大目标及我们的内忧外患》(2009年),以及《中国梦:后美国时代的大国思维与战略定位》(2010年)。这两本书都极具民族主义色彩”。他认为,这两本书的出版,意味着中国的出版管理部门“更为容忍民族主义的声音”③。

  一位在北京的韩国留学生,目睹了一些中国民众在钓鱼岛问题上的表现,在中国报纸上撰文说:“中国人应该以理性为基础,通过正当、合适的外交方式来处理问题,而不是以民族主义来面对问题。”“中国是世界上最有力量的国家之一,中国的民族主义问题可能扩展为全世界的问题。中国要想实现中国梦,建立起民主、文明的现代性国家,就要认真面对民族主义问题,这样才能在国际上真正发挥作用。”他还说,必须“以友谊为基础,超越民族主义,以世界市民精神为核心的国际交流,会进一步促进中华民族的复兴,实现‘中国梦’”④。

  似乎不能完全说“民族主义色彩”是外国人施之于中国的,就在韩国留学生发表文章担心中国的民族主义倾向时,中国的主流媒体公开发表了中国学者对民族主义的肯定性文章:“当代中国民族主义思潮从重估和批判的角度来言说中国、讨论世界……一致性成为当代民族主义思潮的题中之义。它强调,在中国处于巨大的外部压力之下,在维护国家、民族和人民共同利益的时候,国内不同的利益集团和政治思想必须达成基本一致,以凝聚力量、消弭分歧、齐心协力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当代中国民族主义思潮体现的不是进攻心态和霸权意识,而是表达了一种对国家、民族命运的现代焦虑,是爱国主义情感的充分表达……当代中国民族主义思潮尽管理论表达尚不成熟,但只要坚持以爱国主义为核心,以民族复兴为旨归,其一定程度上确可成为整合和高扬中华民族精神的重要而有效的方式之一。”⑤

  看来,如果不能抹去中国崛起的民族主义色彩,或者不能对这种民族主义色彩进行道义诠释,那么,民族复兴中国梦就会产生正当性问题。

  要求抹去中国崛起的民族主义色彩,这就意味着民族主义只是一个否定意义上的贬义性概念,但真正这样去理解并不容易成立。据考证,民族主义(Nationalism)这个概念1844年才出现,是近代民族国家成长的产物。在民族主义问题研究领域,美国学者卡尔顿·海恩斯1926年的概括较为流行,他说:“民族主义这个词出现在欧洲之后,大致有四种涵义:第一,作为一种历史进程的民族主义,在这一进程中,民族主义成为创建民族国家政治联合体的支持力量;第二,作为一种理论的民族主义,它是提供给实际历史过程的理论、原则和观念;第三,民族主义包含着一种政治行动,如特定的政治党派的行动;第四,民族主义是一种情感,意指一个民族的成员对本民族国家有着超越于其他的忠诚。”⑥

  应该说,这些概括本身就反映了民族国家的形成史,正是出于“对本民族国家有着超越于其他的忠诚”,构成民族群体的强大精神动力,具体的民族国家才能在历史冲突中得以胜出。如果不能在违背人类基本价值观的意义上否定民族国家的形成(民族主义并无原罪),那么,民族主义的贬义性从何而来呢?问题就出在“对本民族国家有着超越于其他的忠诚”上。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