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文化“走出去”与中国价值观的道德诠释

2018-04-13 00:28 来源:《湖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作者:田海平

Ethical Interpretation of Chinese Values in Global Context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Chinese Culture Going Globally

 

  作者简介:田海平(1965- ),男,湖北天门人,北京师范大学哲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师范大学价值与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哲学博士,主要从事道德哲学理论与方法研究。北京 100875

  原发信息:《湖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第20175期

  内容提要:中华文化“走出去”内含中国价值观的道德诠释,而中国价值观的道德诠释又关系到文化“走出去”所必须具备的文化自信,二者密不可分。中国价值观的道德诠释既可以通过传统文化现代性转化的“内向”诠释形式进行,也可以通过文化走出去的“外向”诠释形式进行。它包括两大历史性课题:如何对中华传统价值观进行现代性转化,如何对人类共同价值观进行合理的中国诠释和发展。这是中华文化“走出去”内含的对中国价值观进行道德诠释的“合内外”之道。文化“走出去”作为国家战略,是以“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和“全球化的世界新格局”为背景条件和诠释空间,蕴含从“家国天下”到“命运共同体”的价值拓展。由文化“走出去”推进中国价值观的道德诠释,要上升到国家文化战略高度来理解,其关键在于促进文明对话、文化理解和价值共识,重点是“人”的诠释,核心是共同体伦理,根本则在于中国现代性之建构。“走出去”是为了更好地“回家”,而只有建立在中国价值观的道德诠释的基础上,中华文化“走出去”才会在伦理上或精神上“回归”。

  关键词:中华文化“走出去”/中国价值观/道德诠释/家国天下/命运共同体

  标题注释: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资助项目

 

  中华文化“走出去”①有各种不同的形式。从它涉及到的文化样式看,由哲学、宗教、语言、文学、电影、艺术到工业设计、戏曲表演、中医药、中国饮食、中国服饰等各种文化样式,都可以成为文化“走出去”的样式。从它采取的形式看,中国近年来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和创办孔子学院,就是在探索文化“走出去”的集约形式。以孔子学院为例,截至2016年12月,我国在140个国家和地区相继建立了512所孔子学院和1073所孔子课堂[1]。“自2004年全球第一所孔子学院成立至今,孔子学院已然成为一个响当当的品牌”。[2]273而“一带一路”建设的启动,更可看作是为中华文化“走出去”奏响了前行的号角②。

  然而,在中华文化“走出去”的国家战略和国家行动中,我们除了探索各种不同的文化“走出去”的形式外,还需要进一步面对更为实质性的课题,即如何通过文化“走出去”的“姿态”或“表情”推进中国价值观的道德诠释。

  一、文化“走出去”的深层内涵:对中国价值观的道德诠释

  2014年五四青年节,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大学发表了重要讲话,他指出:“核心价值观,其实就是一种德。既是个人的德,又是一种大德,是国家的德,社会的德。国无德不兴,人无德不立。”[3]两年后,2016年5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指出:“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说到底是要坚定文化自信,文化自信是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4]上述两段讲话内含两个相互关联的论断。前者提出了“核心价值观就是一种德”的重要论断,是从更高远的视角上指明了在当代中国语境下对中国价值观进行道德诠释的重要任务。后者提出了“文化自信是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的重要论断,是从当今世界大格局和文明大视野出发,指明了文化建设的重要性以及中华文化“走出去”的前提和方向。

  我们把上述两个论断关联起来,就会看到文化“走出去”内含中国价值观的道德诠释,而中国价值观的道德诠释又关系到文化“走出去”所必须具备的文化自信。这两个方面是互为前提、相互关联的一个整体——实际上,两者密不可分。一方面,我们只有在中国价值观的道德诠释方面建构更基本、更深层、更持久的“文化自信”,才能更有力地推动中华文化“走出去”,为当代中国发展构筑更有利的“文化软实力”或“文化软环境”。这要求文化“走出去”的姿态和表情能够充分体现中国价值观的内在要求:以“我者”为根本,面向“他者”,融入世界,进而更好地(也是更根本地)回归“我者”。另一方面,我们只有在“坚定”文化自信的大前提下实质性地推进中国价值观的道德诠释,才能让中华文化“走出去”迈出更稳定、更坚实、更自信的步伐,为当代中国发展提供一种更具普遍性的“价值观向导”或“价值观引领”。这内含一种基本诉求,即要求任何一种成功的文化“走出去”的实践形式,都应该是对中国价值观的最好的道德诠释形式。从上述两个方面看,中华文化“走出去”内含的重要使命,就是通过文明对话和文化理解的多种形式,以中国现代性为出发点,以“核心价值观”为立足点和方向指引,对中国价值观进行道德诠释。

  什么是“中国价值观”?学术界有各种不同理解,存在一些争议,但有一点是确定无疑的:当前我们所说的“中国价值观”,就其主流形态而论,就是指“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换言之,作为引领各族人民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的价值观体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就是多个层面的“中国价值观”[5],既有国家层面的价值理念(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又有社会层面的价值原则(自由、平等、公正、法治),还有个人层面的价值规范(爱国、敬业、诚信、友善)。依此而论,对中国价值观进行道德诠释,我们就要回答三个方面的问题。第一,我们必须回答“我们生活于其中的国家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第二,我们必须回答“我们要建设的社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第三,我们必须回答“和我们在一起工作、生活和劳动的人民是什么样的人民”。这些问题就其实质而言,涉及到三种“德”(“国家的德”、“社会的德”和“个人的德”)及其道德诠释的维度。人们可以在不同的层面上,用各种不同的文化形式来回应这三个问题,但是,通过中华文化“走出去”的各种具体形式凸显这三个问题的重要性并对之作出回应,无疑是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维度,并且在某种程度上是最为直接又最有说服力的形式。因为,中华文化“走出去”,其本身就应该被理解为是中华文化生命力“再次生发”的伟大进程,也是中华文化价值观“再次重构”的历史进程。它需要立足于中国现代性的伦理基础及其道德认知,由传统文化资源的利用、转化和开发诠释中国价值观的历史内涵,从当今世界文明进程或现实生活出发回应现代性价值认同难题及其构建路径。

  中国价值观的道德诠释③,既可以通过传统文化现代性转化的“内向”诠释形式进行,也可以通过文化走出去的“外向”诠释形式进行。它包括两个历史性的课题:第一,我们如何对中华传统形态的价值观进行必要的现代性转化;第二,我们如何对人类共同价值观进行合理的中国诠释并寻求中国发展。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