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丽娟:论陈康对柏拉图分离问题的解释

2018-04-25 10:56 来源:《云南大学学报》 作者:林丽娟

  作者简介:女,北京大学,哲学博士,北京大学历史学系、西方古典学中心助理教授。

  内容提要:本文一方面将依据柏林大学档案馆中保存的陈康先生的学籍档案材料来重构其留德经历,以纠正传统观点中的一些偏颇之处和补充若干细节;另一方面,本文将以陈康先生博士论文中有关《斐多》中分离问题的解释为例,揭示他的两位导师哈特曼和施滕策尔对其治学思路的影响。通过将陈康先生的研究置于哈特曼、施滕策尔和纳托普关于柏拉图理念学说解释策略的论争背景当中,本文也希望从一个侧面展示出上世纪初德语学界柏拉图解释的复杂面相。

  Chung-hwan Chen on Plato’s “Chorismos” Problem

  Abstract: This paper consists of two parts. Based on records and materials preserved in the University Archives of the Humboldt University of Berlin, I will first of all reconstruct Chen Chung-hwan’s study experience in Germany, so as to clear up some misunderstandings in the traditional view and add a few more details to it. The second part concerns with the influence of the two supervisors Nicolai Hartmann and Julius Stenzel on Chen’s dissertation. I will take Chen’s interpretation of the Chorismos problem in Plato’s Phaedo as an example. By locating Chen’s research in the debate between Hartmann, Stenzel and Natorp about how to interpret Plato’s theory of Ideas, I try to demonstrate the complexity of Plato interpretation among German scholars during the first half of the last century.

  关键词:分离问题;陈康;理念;尤里乌斯·施滕策尔;尼古拉·哈特曼

  Keywords: Chen Chung-hwan; Chorismos; Idea; Julius Stenzel; Nicolai Hartmann

  原文刊发:《云南大学学报》2018年第2期

  一

  亚氏分离问题是陈康先生博士论文的主题。但他为何要研究分离问题?在其博士论文的前言最后一段,陈康先生曾自述其博士论文题目的来历:

  “Die Anregung zu dieser Untersuchung ging im Jahre 1935 von Julius Stenzel aus, der in ihr eine Aufgabe der historischen Gerechtigkeit erblickte. Ich konnte sie noch unter seiner Leitung beginnen, habe sie aber nach seinem Tode in gr??erer Selbst?ndigkeit durchführen müssen. Ob meine Resultate seinen Intentionen entsprechen, muss ich dahingestellt sein lassen. In der Aufrollung des Problems aber bin ich sicher, der von ihm gewiesenen Linie gefolgt zu sein.”

  “1935年,尤里乌斯·施滕策尔(Julius Stenzel)激励我研究这一问题,他视此项研究为一项具有历史合法性的任务。我在他的指导下开始这项研究,但在他辞世之后不得不更加独立地去完成此任务。至于我的研究结果是否符合他的期望,只能存而不论。但我确信,在问题的展开过程中,我遵循了他所指出的道路。”

  从这段话中,我们得知陈康博士论文题目并非得自哈特曼(Nicolai Hartmann),而是得自施滕策尔,后者当时任教于德国哈勒大学。这些信息似乎与我们通常所了解的版本相左。在目前有关陈康在德学习经历的介绍当中,通常描述他在1930年至1940年十年间求学于德国柏林大学,跟随耶格尔(Werner Jaeger, 1888-1961)、哈特曼(1882-1950)和施滕策尔(1883-1935)学习古典语言和古希腊哲学,并于1940年以《亚里士多德的分离问题》(Das Chorismos-Problem bei Aristoteles, 以下简称为Chorismos)获柏林大学博士学位。类似的介绍中并没有提起陈康在哈勒的学习经历,而作为陈康的老师,施滕策尔虽然有时也被提起,但相比耶格尔和哈特曼,他往往并没有被特别注意。杨树人先生在其回忆录当中曾就陈康选择哈特曼做导师的经历这样写道:

  “纳粹党自夺取政权以后,日益狂妄,诚如一位开明教授所说,向亡国的路上走。忠寰原来的希腊哲学指导教授略有犹太血统,自觉前途可畏,先期迁往瑞士一所大学任教。忠寰面临随师离德或留德易师的抉择。他觉得瑞士人地生疏,费用较贵,经过深思,仍以留德为宜。在其余教授中以哈特曼(Nicolai Hartmann)比较年轻而有才气,乃向其接洽,哈氏竟问:足下凭什么知道,可以跟我研究。忠寰颇觉其态度傲慢。由于忠寰的拉丁文与希腊文成绩优异,而前师所指导的研究,已有相当进度,终于同意。”

  这里的描述似乎使得陈康的求学经历更为扑朔迷离。我们不知道这里所说的指导陈康研究希腊哲学的“前师”是谁,因为这里的描述和陈康三位导师的履历都不吻合。虽然耶格尔和施滕策尔的夫人都有犹太血统,二人确实在当时均受到纳粹政权的威胁,但耶格尔因此于1936年从柏林迁往美国,而施滕策尔则因纳粹政治的影响于1933年从基尔(Kiel)大学迁往哈勒大学任教。诚然,在耶格尔和施滕策尔的学者生涯当中,先后跟瑞士的巴塞尔大学有过关联,但跟这里的描述都截然不同:耶格尔曾于1914年获得在巴塞尔大学的教席教授职位,但只在那呆了一年;而施滕策尔在基尔大学任教期间,曾于1931年拒绝了巴塞尔大学的邀请而选择留在德国。文中提到“前师”指导研究已有相当进度,似乎应该指的是施滕策尔,但如果是这样,因前任导师去瑞士任教改换导师不能成立,因陈康自述中提到他不得不在施滕策尔去世之后独立完成研究。其中一种可能性是,这里所说的“前师”指的是1936年从柏林去往美国的耶格尔,杨树人先生误把美国记成了瑞士,而施滕策尔则在这样的描述当中被略过了。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