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总布局:生成逻辑、历史进路与发展特征

——兼论东方社会主义道路的开拓

2018-04-25 11:04 来源:《当代世界社会主义问题》 作者:张荣华/赵国营

The Overall Arrangement of Soci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Generation Logic,Historical Evolution and Development Features

  作者简介:张荣华,中国石油大学(华东)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赵国营,中国石油大学(华东)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青岛 266580

  原发信息:《当代世界社会主义问题》第20173期

  内容提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总布局是中国共产党人在深入思考“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基础上,为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目标而形成的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顶层设计和战略布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总布局的生成有其独特的理论逻辑、时代逻辑、认识逻辑、实践逻辑和价值逻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总布局经历了从不全面到全面的发展过程,内容上体现为“一、二、三、四、五”的发展格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总布局在布局意识、布局组分、布局思维和布局路径上分别体现了从模糊到清晰、从单一到多元、从线性到非线性、从重点突破到全面推进等发展特征。

  关键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总布局/生成逻辑/历史进路/发展特征

  标题注释:2013年度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总布局的内在逻辑研究”(13BKS023);2015年度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资助“系统思维视阈下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总布局研究”(15CX04039B)。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共产党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基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和发展要求,坚持走自己的路,深入思考“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在“摸着石头过河”的基础上不断总结经验教训,逐渐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总布局的“顶层设计”。从其生成缘由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总布局的提出与发展是马克思主义全面生产的理论要求、是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和五大发展理念的实践需要、是对社会主要矛盾认识深化的必然逻辑、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客观要求、是满足人们需求实现人民幸福的价值追求;其发展历程经历了一个从不全面到全面、从“四个现代化”到“三个文明”再到“五位一体”的不断完善的过程,体现了我们布局意识从模糊到清晰、布局组分从单一到多元、布局思维从线性到非线性、布局路径从重点突破到全面推进的发展特征。

  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总布局的生成逻辑

  (一)马克思的社会全面生产理论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总布局生成的理论逻辑

  马克思在认识和分析人类社会时,总是以整体性的眼光审视社会历史发展,通过分析社会经济、政治、文化等诸多要素的综合作用来探究人类社会发展规律。他在对比分析人的生产和动物的生产的区别中,提出了“全面生产”理论,指出:“动物的生产是片面的,而人的生产是全面的”,“动物只生产自身,而人再生产整个自然界”①。后来,马克思、恩格斯又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把人的全面生产与世界历史的形成有机联系在一起,指出人们只有“同整个世界的生产(也同精神的生产)发生实际联系,才能获得利用全球的这种全面的生产(人们的创造)的能力”②。

  在马克思的视野里,全面生产实际上就是人类社会的生产和再生产,它是一种社会总生产,由物质生活资料、精神、社会关系、人口、生态环境的生产和再生产五种生产构成。在这个社会总生产体系中,五种生产具有各自不同的性质与功能,但又彼此依存和相互协调,任何一种生产都不可能脱离其他生产而单独存在。其中,物质生活资料的生产和再生产在整个社会总生产体系中处于核心地位,决定着其他四种生产和再生产的内容和形式,是其他生产和再生产能够得以延续下去的前提和基础,正像马克思所说,人类为了能够保证生存和不断繁衍,“第一个历史活动就是生产满足这些需要的资料,即生产物质生活本身,……是一切历史的基本条件”③。当然,其他四种生产和再生产对物质生活资料的生产和再生产也具有巨大的反作用。特别需要指出的是,所有的生产和再生产都处在一定的生态环境之中,这种生态环境既包括自然生态环境也包括社会生态环境,离开了生态环境或不能在与生态环境的相互交换中获取自身发展必需的物质、能量和信息,人类的生存就会变得日趋艰难,社会生产和再生产也很难持续下去。因此,生态环境的生产和再生产不仅是社会总生产的重要内容之一,而且是整个社会总生产得以顺利进行的基础和保障。

  社会发展实际上是五种社会生产和再生产矛盾运动的结果,而绝非依靠某一种生产就可实现的。物质生活资料的生产和再生产是推动社会发展和前进的最直接的动力,从短时期来看,也是最有效和最明显的;但从长期来看,如果其他方面的生产和再生产跟不上物质生活资料的生产和再生产,会导致整个社会总生产的结构体系失衡,进而影响整个社会的发展与进步,严重者可能会使社会失序乃至走向解体或崩溃。由是,在现实社会实践中,通过优先和重点发展经济来带动社会的发展是必要的,但绝不能把经济在社会发展中归根结底意义上的决定性作用泛化为经济能够决定一切,而忽视或抹杀其他方面的生产对社会发展所起的作用。对此,恩格斯曾经说过:“如果有人在这里加以歪曲,说经济因素是唯一决定性的因素,那么他就是把这个命题变成毫无内容的、抽象的、荒诞无稽的空话。”④因此,历史的发展是社会各种因素和力量在综合影响下“合力”作用的结果。

  马克思的社会全面生产理论,对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整体布局和战略安排具有重要的方法论意义,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总体布局生成的理论逻辑。当代中国社会是一个复杂有机整体,其中经济是最主要和起决定性作用的因素,也是推动社会发展最直接和最有效的方式,但仅靠经济并不能保持社会的全面发展和整体进步。改革开放近40年来,我们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在经济领域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时,社会建设的滞后和生态危机的日渐加剧已越来越制约整个社会的发展与前进。因此,发展应该是社会诸因素的综合和全面、协调发展,我们在健全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战略布局时,应注重其内容的全面、运行过程的协调,体现出发展的阶段性和连续性的统一。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