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英:凯文·凯利的自主技术论及其比较研究

2018-04-25 11:26 来源:《自然辩证法研究》 作者:王英

The Thought of Kevin Kelly on Autonomous of Technology

 

  作者简介:王英(1964- ),女,江西吉安人,哲学博士,河海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主要研究方向:科技社会学。南京 210098

  原发信息:《自然辩证法研究》第201710期

  内容提要:凯文·凯利是“互联网时代的精神教父”,同时也是技术哲学家,他通过其技术三部曲系统阐述了其乐观主义技术自主论思想。他认为,技术是人类生存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自然界六大元素之后的第七元素,是人和自然共同构建的人生环境。凯文·凯利对技术的自主性进行了详细的状态描述,对技术自主性的机理做了深入的分析,并提出了人与技术共同进退的协同之道。凯文·凯利认为,技术元素能够自我决定、自我发展,表现出其自主特性,并且通过具身性、自组织性、同步性和进步性来实现。虽然技术具有自主性,但他认为人可以通过对多样性技术的选择来实现人与技术的共同进退、协同发展,因此人类仍然具有自由和主动。他是一位继承了传统技术自主论遗产,又有时代创新的后技术自主论者。

  Kevin Kelly is a non trained philosopher of technology,he described his thought of technology autonomy in optimism by his trilogy of technology.He believes that technology is an important part of human survival,is the seventh element of nature after the six elements,and is the common environment of human and nature to build.Kevin Kelly has described the state of autonomy of technology in detail,analyzed the mechanism of autonomy of technology to do an in-depth and put forward the collaborative way of people and technology.Kevin Kelly believes that technium can self decision and self development,showing its own characteristics of autonomous,and achieve through the in-body,self organization,synchronization and progress.Although the technology has the autonomous,but he believes that people can realize collaborative development of people and technology based on diversity technology selection,so we still have freedom and initiative.

  关键词:凯文·凯利/技术自主论/技术元素/技术哲学/Kevin Kelly/technology autonomy/technium/philosophy of technology

  标题注释:江苏省社科基金项目(13ZHB004),河海大学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资助(2015B10614)(2017B31314)。

 

  随着大数据、互联网时代的来临,凯文·凯利的名字也随之传遍世界。凯文·凯利(Kevin Kelly,1952-)是美国自由撰稿人,“技术狂热分子乐园”《连线》杂志的创始人之一,以其技术三部曲《失控》[1]《技术想要什么》[2]和《必然》[3]而闻名,并因预言和鼓吹网络文化而被称为“互联网时代的精神教父”。

  然而,从技术哲学的视野看其三部曲,我们可以发现,凯文·凯利是一位真正的技术哲学家。他通过其技术三部曲系统提出了技术自主论主张:《失控》初步提出了技术自主论思想,并对技术的自主发展态势进行了初步描述;《技术想要什么》描述了技术的自主性发展状态,以亲身经历以及生物学、生态学隐喻,全面揭示了技术自主的形成机理,并提出了技术自主之后人与技术的相处之道;《必然》用互联网、人工智能等最新技术发展案例来再次回应了其技术自主论主张,是自主技术论的案例分析。他对技术的自主发展态势持一种乐观主义的态度,认为人与技术将协同进化,共同进退。

  一、失控:技术自主的状态描述

  凯文·凯利的技术自主论思想起源于其首部曲《失控》。在该书中,作者用生物进化、生态系统特别是当时刚刚兴起的复杂性科学视角,对当时刚露苗头的互联网络、人工生命、电子货币、智能游戏等新技术进行了生物特征及其进化机理分析,预言它们必将演化为影响人类命运的技术生态系统,未来的智能技术必将摆脱人类控制而进入失控状态,并由此大胆预言全人类的最终命运和结局。凯利从历史回顾中发现,我们的宇宙从无到有,从无生命到复杂生态系统,都经历过从无到有、从简单到复杂的生成、进化过程。他认为,作为人工物的技术,特别是当今的智能技术,也必将遵循从无到有,从简单到复杂的生成演化规律,最终将成为独立自主的技术生态系统。[1]《失控》一书虽然讲述了各种新出现或未来将出现的新技术,但从技术哲学的视野来看,凯利无非是在阐述其技术自主性思想。因此早在20多年前,凯利就已经提出了其技术自主论主张。

  在《技术想要什么》中,凯利更加清晰、全面地提出了其技术自主论。所谓技术自主论是指技术具有自主性。凯利给出的答案是:“如果某个实体表现出以下任何一种特性,它就具备自主性:自我修复、自我保护、自我维护(获取能源、排泄废物)、对目标的自我控制、自我改进。”[4]14-15技术自主性指的是技术具备了上述特征,不再被动地由人控制,能够自我组织、自我繁殖、自我进化等。凯利表示他接受这样一种观点:“经过1万年的缓慢发展和200年令人难于置信的复杂的与人类的剥离,技术元素日渐成熟,成为自己的主宰。”[4]14

  技术的自主性是如何产生和发展的?凯利以大尺度的技术史回顾了技术与人的相互关系,由此提出了技术元素概念,并推演出技术的自主性。技术究竟是什么?凯利认为现代的technology出自古希腊语techne,原意是巧妙地运用现有条件完成任务的能力,它包括艺术、技能、手艺。[4]8人本来与其他动物无异,并且在许多方面甚至不如其他动物,但是后来为什么战胜了其他动物而成为万物之王呢?原因就是人合理利用了技术,技术让我们克服了人类自身的不利,巧妙地运用技术条件提升了自己的生存能力。凯利回顾了人类早期的标志性技术,例如打磨石器、棍棒,特别是火的使用和语言的发明,这些关键性的技术让早期猿人克服了自身弱点。随后动物的驯化和植物的栽培让人类逐渐摆脱自然的控制,更加走向了自主。后来的一系列技术发明创造和技术革命,包括现在的互联网、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都是这些原始技术基础上的继续和发展。在人类的技术进步过程中,技术从木棒、石器等简单技术,逐渐发展为如今的复杂技术体系,形成了自身的技术王国。另一方面,人类也一路上被技术所驯化,我们祖先的牙齿、胃、毛发、腿脚、大脑等一切形状和功能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技术成了人类的重要组成部分。[4]38在这种人与技术的共同进化中,技术逐渐获得了人类的灵性和活力,“成了一种力量,一种生机勃勃的精灵”[4]41。一句话,技术从被动的静物逐渐获得了类生命特征,逐渐成了具有生命活力的新物种。

  凯利用技术元素(technium)这个自创的词汇来描述技术这个新物种及其类生命特征。凯利的技术元素含义很广,是表述其思想的重要概念。“技术元素不仅指硬件,而且包括文化、艺术、社会制度以及各类思想。它包含无形的事物,例如软件、法律和哲学概念。”[4]13在生物世界中,本来存在六大类生物,其中前三种都属于微生物,后三种依次为菌类、植物和动物。由于技术元素伴随语言、工具的诞生成为人类不可或缺的“伙伴”的同时,它仿佛有了自己的灵性,成了独立的生命体,因此,凯利认为,技术元素成了六大类生物之后的第七类生物,所有的技术元素共同构成了一个新生命王国,凯利将之称为“第七王国”。凯利认为,“第七王国”里的技术元素逐渐摆脱人类的控制,也就是凯利所说的“失控”,成为具有自主性的生命力量。

  凯利认为技术失控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从技术自身来说,技术系统自身在追求不断的进化完善。从人类发明简单的技术元素开始,技术元素就被赋予了生命活力,并具备自己的生命周期。从最初的木棒、石器、语言到符号、文本,再到印刷品、留声机、电视机;从刀斧、犁铧,到水车、磨盘,到手工纺织机、蒸汽机、轮船、火车和飞机,再到现在的电脑、互联网、人工智能等等,技术从简单到复杂,从单一技术到技术系统,就像生物世界一样,不断演化发展,形成相互依存、相互促进的复杂技术生态。技术元素的这种自我进化、自我完善成为一种难以阻挡的生命力量。这种技术元素还具有顽强的生命力,一旦被发明创造,几乎就不可能彻底被消灭,它总会以某种形式存活在人间,即使暂时消失也能够再次被发明创造出来。“技术以观念为基础,以文化为载体。它们被遗忘了,可以复活,还可以被记录下来。”[4]57作为人类观念、工具和方法的复合体,技术元素似乎具有更加旺盛的生命力,用凯利话说:“技术永存于世”[4]57。

  另一方面,从人类需求来说,人类越来越离不开技术的力量。热力学第二定律告诉我们,任何一个系统,如果不对外开放,不借助外力,将必然走向混沌,走向死寂。如果系统要走向有序并进步,就必须开放系统,借助外力,这种让系统走向有序和进步的力量,凯利称之为外熵[4]66,热力学和信息论称之为负熵。凯利认为,千万年来,人类之所以不断发展、进步,最为关键的是人类知道借助“技术元素”这个外熵。技术元素是人类脱离动物、成为高级灵长类动物的关键因素,是人之为人的根本原因。千万年来,技术元素一直伴随着人类脱离野蛮、走向文明。人类未来需要持续的发展,必然需要技术元素的不断支持,也就是说人类发展进步的需要必然推动技术的不断进步。人与技术的相互激励和共生,技术必然不断发展,成为一种自组织力量:“技术元素可以通过使其持续变动的特性反复叠加于自身,无限增强自己的威力。”[4]71-72因此,从人类发展与进步的需求来看,技术进步的脚步不可能停下,技术已经进入一种失控的状态。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