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莉/康睿灵:技术对自然生命的干预、改造与重塑

——基于一种内在性视角

2018-04-25 11:28 来源:《自然辩证法通讯》 作者:阎莉/康睿灵

  Technical Intervention,Transforming and Remolding of Natural Life:In an Internal Perspective

  作者简介:阎莉(1966- ),女,山西乡宁人,南京农业大学政治学院教授,研究方向为科学哲学,E-mail:yanli@njau.edu.cn;康睿灵(1991- ),女,江苏南京人,南京农业大学政治学院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技术哲学,E-mail:clyzte@126.com。南京 210095

  原发信息:《自然辩证法通讯》第20175期

  内容提要:现代技术愈是发展,技术之“思”就愈要面向活生生的自然。自然是一种内在性原则,自然状态下的生命展现为“生成”、“本性”及“存在”三重递进的内涵。技术的出现打开了自然生命的生成领域,基于分子生物学的基因工程技术进一步敞开自然生命的本性,而如今合成生物学的趋势则更是立足于存在重塑自然生命,技术由此展开对自然生命全面掠夺的进程。面对现代生物技术发展的蓬勃态势,我们必须存一份对生命的敬畏与深思,这是自然所给予的最为深刻的意义。

  With the rapid development of modern technology,we need to pay more attention to living nature when we reflect on technology.Nature is a principle of immanence,under which natural life is composed of three progressive parts:"generation","instinct" and "existence".Technology first opened the "generation" of natural life,then genetic engineering has uncovered its "instinct",and synthetic biology will finally force a radical reshaping on "existence" of natural life.Therefore,technology will begin the process of comprehensive exploitation on life.Faced with this situation,we must keep a reverence for life,which is the most profound significance nature gives us.

  关键词:内在性/基因工程技术/合成生物学/Immanence/Genetic engineering technology/Synthetic biology

  标题注释: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转基因作物产业化可持续发展研究(11&ZD172)”,南京农业大学政治学院“思·正”学术基金“转基因技术对生命的反自然特性研究”(SZJJ201501)。

 

  在前科学时代,“自然”是关乎存在的无所不包的内在性,是生命的最高原则。在自然的规制下,生命呈现出自足自在自成的样态,人为的技术活动在总体上亦符合自然生命的尺度。随着自然科学的兴起,生命自然意蕴的丰富性被逐层抽离。生命的对象化预设赋予技术活动以合理性,此种对生命的固化理解,成为反思生命与技术关系的樊篱。在生物技术飞速发展的背景下,唯有重返自然生命的原初境域,才能在更深层次上为生物技术的发展开拓广阔的思考空间。自然是一种内在性原则,生成、本性、存在是其内在性的三个维度,因而自然状态下的生命展现为递进的三重内涵。经由技术对自然生命的层层侵入,技术最终将立足于存在层面展开重塑生命的道路。

  一、基于内在性:自然生命的三重内涵

  如今提及“生命”,人们更多以生物学术语去解读生命的内涵,生命在生物技术的大框架下被祛魅成一种对象物,然而,这样的对象性思维却造成了生命意蕴的遮蔽。自古以来,生命都是以自然方式存在的现象,它因自给自足的神秘性而独立于人的认识与操作之外,正是自然特性赋予生命未被遮蔽的丰富内涵。因而,要重新开敞生命的丰富意蕴,必须对自然进行追根溯源的深思,将生命置于原初的自然语境中才能充分理解自然生命的本义。

  柯林伍德对早期希腊的自然做较普遍的定义,他认为,自然“意味着某种在一件事物之内或非常密切地属于它,作为其行为之根源的东西”。([1],p.53)首先,“在事物之内”表明内在性是自然最为基础的规定,任何事物的行为及其根源都要置于内在性之下进行诠释,作为事物行为活动最高抽象的生命亦是如此。内在性原则的强调,使得对生命的分析定位到每一个独立自由的个体,充分展现生命的独特性并使其基于一种“出自自身”的表达。道家哲学提倡,“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人地天道都以“自然”为运行规律,它以一种内在性的方式存在而不干涉个物运行。“在万物的系统里,由于价值判断的标准在个物自身,故不存在统一的标准……个物只要能够充分运作自己的‘自能’机能,就能保持自足的状态。”([2],p.33)万物以自身为价值坐标,万物的生命才能成其为生命,从而充分发挥其自能机制并达成生命的自然状态,这些都是内在性原则下所成就的规定意义。

  再者,“自然”是事物运动、行为的内在根源。根源作为本原或本性,乃事物的“根据”,古希腊哲学就是如此寻求事物根据的过程,其最终在亚里士多德那里被定型为“本质”。这里作为本质的自然不仅有根据的意义,亦有生成的意味,即自然并非是一成不变的东西,它表现为事物运动中内在本性的不断生成。“‘本性’的基本含义与其严格解释是具有这类动变渊源的事物所固有的‘怎是’;物质之被称为本性(自然)者就因为动变凭之得以进行;生长过程之被称为本性,就因为动变正由此发展。”([3],pp.1015a15-18)具体而言,生命在运动状态中要葆有自身本性,内在本性是生命与生俱来的属性而不受他者干预,是生命“本来如此”的依据;但与此同时,生命本性的体现亦离不开生成的过程,只有内在的自我生成才能使生命围绕自身本性进行自我规划从而成就自身本质。因而,在生命成就自身自然的过程中,“生成”与“本性”是必不可少且环环相扣的两个环节,生命的内在生成与生命的内在本性共同构成自然生命内涵的外延。自然生命通过生成与本性两个维度向外展示自身本质,通过一种具象的方式与他物打交道。

  然而,在最原初的领域中,自然并没有作为一种固定的、逻辑的“本质”而存在;相反地,自然的痕迹没有被人为逻辑所束缚,其展现为接连涌现着的世界图景。希腊词physis和拉丁词natura都是西方的“自然”概念,作为本质的“自然”是natura对自然的概定,而非physis。Physis的词根phyo意思是“产生”、“生长”、“涌现”,是“依靠自身的力量的出现”。([4],p.61)处于源头的晦暗不清的physis是一种纯粹的涌现,既非聚集地涌现着的“是”,亦非以运动方式涌现着的“存在”,而是最原初的涌动着的存在领域。在这样的存在领域中,生命表现为最纯粹的展现与勃发并有着先于一切的隐蔽力量,一切生命都在以自然而然的方式发生,无规定成规,亦无固定目的,整个世界都充满着强烈的生命之流。存在意义上的生命即生命的自在存在,是自然生命最根本的内涵,在生命体与外物打交道时,不时显露出它作为自然生命的最高的根据与意义。

  由此,“生成”、“本性”、“存在”层层深入,在内在性原则下共同构成自然生命的三重维度。“生成”是自然生命的最外层维度,其意味着潜在的、不确定的因素,是生命内在本性的不断显现。“本性”是自然生命的中间维度,其意味着一种界限,生命在生成自身本质的过程中葆有这样的本性,从属于物自体领域而不受外界影响。而“存在”是自然生命的最里层内核,生命的自在存在是生命过程最为牢固的依据。从生命的内在生成,到生命的内在本性,再到生命的自在存在,这递进的三个维度形成了一个完整的自然生命的内在领域,生命由此具有丰富的内在蕴含。然而,随着技术的出现及后续发展,自然生命的完整性受到破坏并被技术逐层侵入,尤其是现代生物技术,在改造自然生命的同时亦试图瓦解生命存在的合理性,进而展开重塑自然生命的道路。面对如此现状,我们唯有立足于内在性的视角,才能真正发现技术与生命关系的内在逻辑,从而做出对现代技术发展道路的应有思考。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