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晟:互联网通信技术影响下的群体组织与群体行为演化

2018-04-29 16:42 来源:《科学技术哲学研究》 作者:王晟

  The Evolution of Group Organization and Group Behaviour in the Influence of Internet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

  作者简介:王晟(1981- ),男,湖南洞口人,上海立信会计金融学院副教授。上海 201620;浙江大学经济学院博士后,研究方向为技术经济学,金融学。杭州 310058

  原发信息:《科学技术哲学研究》第20175期

  内容提要:互联网通信技术有望改变人与人的通讯模式。在互联网通信技术影响下,传统的等级式信息传播模式逐渐转变为扁平化的网状式信息传播模式;群体组织呈现出非正式化、去中心化、扁平化的特点;沉默螺旋理论所预言的“沉默少数派”不再沉默,公共舆论日益多元化;群体行为与群体中组织的“广场效应”与“群体极化”现象愈加明显,统治者更容易陷入“塔西佗陷阱”。

  Internet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 has changed the communication methods among peoples.Because of internet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the traditional and hierarchical information dissemination model has transformed gradually to the flattening network information dissemination model,and the group organization has been these characteristics of informal,flattening and decentralizing.Meantime,the silent minority predicted by the theory of "Spiral of Silence" may not keep silence,and there will be more diversified public opinions.The phenomenon of "square effect" and "group polarization" will more obvious in group organization and group behaviour,and the rulers are more vulnerable to "Tacitus trap".

   关键词:互联网/通信技术/群体组织/群体行为/internet/communication technology/group organization/group bebaviour

  标题注释: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面上资助项目(2013M531434),浙江省博士后科研项目择优资助(BSH1302094)。

  

   一、引言

  群体,这里指具有相对紧密关系的某些人类的共同体。与绝大多数动物不同,群体行动是人类社会的常态,群体组织构成了人类社会组织结构的基石。在人类历史中,各种人类群体层出不穷。例如,基于血缘、文化认同的民族,基于国籍认同的国民与国家,基于共同政治信仰和政治利益的政党,基于同一宗教信仰的宗教团体,基于同一职业的律师协会、会计师公会,基于共同兴趣、爱好的动漫协会、同性恋群体,基于共同居住地的村落、居民小区,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群体组织与群体行为的变化,是人类历史的重要部分,影响深远。在人类历史中,造纸、印刷术在西欧的引入与普及,降低了知识传播成本,改变了西欧世界的群体组织与群体行为,催生了西方世界的兴起。21世纪以来,互联网通信技术迅速迭代,移动电话、短信、电子邮件、即时通讯软件、博客、微博等一系列崭新的通讯方式,在普通民众与日常生活中大规模普及。与书信、报刊、电报、电话、电台、电视等传统通信技术相比,互联网通信技术具有一系列不同于传统通讯技术的信息传播特点,改变了人与人间的通讯模式与群体沟通模式,对人类社会的群体组织与群体行为影响深远。[1]

  二、互联网通信技术的信息传播特点

  (一)信息传播的网状化

  传统通信技术大都具有“等级式”信息传播的特点。在等级式信息传播模式下,往往存在一个专门产生信息的中心节点,信息通过中心节点,一级一级向下传播;下级节点的信息反馈,通过层级结构往上传播,逐层汇总至中心节点;信息的传播主要由顶层的中心节点控制,一般为上下级之间的信息传播,末端节点之间往往缺乏相互通讯的能力。

  囿于信息传播成本与社会制度约束,中央政府、权威媒体、领袖人物往往成为信息传递的中心节点,各种形式、各种层级的地方政府、通讯社、报刊、电台、电视台往往成为信息传递的一级节点、二级节点,普通民众则构成信息传递的末端节点。信息主要由作为中心节点的中央政府、权威媒体、领袖人物产生,通过一级节点、二级节点渐次传递给处在末端节点的普通民众。末端节点的普通民众之间,很少直接发生横向信息通讯,一般也不会成为信息产生源。

  

  图1 等级式的信息传播模式

  21世纪以来,各种类型的互联网通信技术显著降低了各级节点的通讯成本,信息的记录、存储、传播的边际成本几近为零,不同层级节点的通讯在技术上与经济上变得可行,信息传播逐渐呈现出网状式的特点。在网状式的信息传播模式下,信息的产生不再被中心节点所垄断,信息的产生不再被一级节点、二级节点所控制;作为末端节点的普通民众,也能成为信息输出源,信息供给者大幅度增加。最近几年,在国内外各种舆论事件中,普通民众使用互联网通信工具进行爆料、讨论、信息转发,大量普通网民成为信息的供给者与传播者,成为主导舆论走向的重要力量。[2]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