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续琨等:试论大科学工程的基本特征和社会功能

2018-04-29 16:47 来源:《山东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王续琨/张春博

Basic Characteristics and Social Functions of Big Scientific Engineering

  作者简介:王续琨(1943- ),男,辽宁大连人,大连理工大学公共管理与法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张春博(1985- ),男,河北沧州人,大连理工大学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研究所博士研究生。大连 116024

  原发信息:《山东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青岛)2017年第20174期 第1-8页

  内容提要:大科学工程是指建造用于重大科学研究项目的观测实验装置和验证重大科学理论—技术原理的物质装备的大型工程活动。大科学工程作为体现国家科学技术实力的一个重要标志,具有重大科学—技术创新性、“科学—技术—工程”整体关联性、多层次多部类跨学科综合性三个基本特征,在弘扬国威军威、振奋民族精神,催生新兴产业、带动企业创新,推动科学进步、促进技术创新,培育高端人才、传播科学技术等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Big science engineering refers to the large scale engineering activity aiming to construct the observation devices in the major scientific research and material equipment verifying important principles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As an important symbol of national capabilities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big science engineering has three basic features:great innovativeness in science and technology,entire relevance among the science,technology and engineering,and comprehensiveness including multi-level,multidivision and interdisciplinarity.In the meantime,big science engineering has played an irreplaceable role in promoting national and military prestige,inspiring national spirit,spawning new industries,driving enterprise innovation,boosting scientific progress,facilitating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cultivating high-end talents and disseminating science and technology.

  关键词:大科学工程/大科学计划/大科学/基本特征/科学社会功能/big science engineering/big science project/big science/basic feature/social function of science

 

  大科学工程是科学技术高度发展的综合体现,是彰显国家科学技术实力的一个重要标志。进入新世纪以来,“大科学工程”概念在中国学术期刊和相关政府部门文件中的出现频次越来越高,“大科学工程”正在成为一个有吸引力的研究热点。大科学工程的基本特征和社会功能,是大科学工程研究的两个元问题。本文基于对“大科学”“大科学工程”概念涵义的考察辨析,对上述两个问题略陈管见,与学界师友进行初步的交流。

  一、“大科学”与“大科学工程”概念的界定

  “大科学工程”概念是“大科学”概念的扩充和延展。1961年7月,美国核物理学家、橡树岭国家实验室负责人阿尔文·温伯格(Alvin Weinberg,1915-2006)在一篇文章中首次创用“大科学”(large-scale science,big science)概念,用于描述类似于美国“曼哈顿计划”这样的科学研究模式。他还列举了大型运载火箭、高能粒子加速器、高能核反应堆等实例,认为它们是“大科学”的纪念碑,是当今时代最显著的标志[1]。温伯格的文章引起英国科学史家、科学学家德里克·普赖斯(Derek J.de S.Price,1922-1983)的高度关注。1962年6月,普赖斯在美国布鲁克海文国家实验室做了四场运用计量方法探讨科学发展规律的系列讲演。1963年,他的这组讲演稿汇集出版,以《小科学,大科学》(little science,big science)作为书名。普赖斯指出:“不仅现代科学硬件如此光辉不朽,堪与埃及金字塔和欧洲中世纪大教堂相媲美,且用于科学事业人力物力的国家支出也骤然使科学成为国民经济的主要环节。现代科学的大规模性,面貌一新且强而有力,使人们以‘大科学’一词来美誉之。”[2]他在书中没有为“大科学”概念作出清晰的界定,只是从活动规模的角度将科学发展的历史过程区分为“小科学时代”和“大科学时代”。

  20世纪70年代末在中国大地涌起的改革开放大潮,为中国学术界带来了大量新的学术术语、新的科学学科。1981年,中国学术期刊上第一次出现以“大科学”作为篇名主题词的文献①。随着科学史、科学哲学、科学学等一系列新兴学科的广泛传播,“大科学”成为描述现代科学特征的一个常用术语。令人遗憾的是,学者们撰写的大量文章和学术著作几乎都没有为“大科学”做出定义式的解释。下面列出笔者由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出版的工具书中摘选的几个“大科学”定义。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