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艳红:需要原则主导还是应得原则主导

——对柯亨与德沃金关于分配平等问题争论的一种考察

2018-04-30 21:45 来源:《马克思主义与现实》 作者:齐艳红

The Controversy about Distributive Justice:Cohen and Dworkin

  作者简介:齐艳红,南开大学哲学院副教授

  原发信息:《马克思主义与现实》(京)2017年第20174期 第133-141页

  内容提要:柯亨与德沃金在运气平等主义理论内部的争论涉及分配正义原则之争。柯亨不仅批判地考察了德沃金从福利平等观导向资源平等观的理论根据,而且聚焦于德沃金资源平等观“拒绝补偿奢侈偏好”的直觉性例证,从而使争论与“原则立场问题”勾连起来。正是在这种意义上,柯亨与德沃金之间的“道德与市场关系”论辩暗含着深层的原则分歧:对市场机制的不疑假设以及两类运气的区分表明,德沃金在极力避免“传统应得”原则缺陷的同时仍然诉诸一种“敏于责任”的个人应得原则,然而柯亨却意识到了这种应得原则的有限性,力图通过援引马克思的“需要原则”对应得原则提出了批评。基于此,虽然柯亨部分地肯定了应得原则,但是构成柯亨的正义理论的主导原则是需要原则。根据马克思正义原则的历史性阐释,尽管柯亨对德沃金的批评有其合理性,但是柯亨的“缺陷”也显露无遗,他不仅没有清楚地阐明需要原则的内容,而且也未能对自己所肯定的两类分配正义原则的历史性关系进行澄清。

  关键词:分配正义/需要原则/应得原则/运气平等主义

  标题注释:本文为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青年基金项目“分析马克思主义关于唯物史观的阐释研究”[项目编号:15YJC720019]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在当代西方分配正义理论中,有关分配正义原则的论争无疑是一个关键性的问题。作为罗尔斯之后的分配正义理论,柯亨和德沃金的方案虽同属运气平等主义阵营①,但却具有显著的差异性,甚至可以说具有典型的对抗性。在如何理解柯亨与德沃金的分配正义理论的关系问题上,通常存在着两种认识:其一,柯亨作为运气平等主义的创建者,高度肯定了德沃金将选择、责任与平等观念加以结合的理论努力,由此二者的争论乃是“内部之争”②;其二,柯亨与德沃金在“奢侈偏好补偿问题”上的争论属于实践层面,似乎不涉及“原则问题”③。

  一、“奢侈偏好补偿”何以涉及原则问题

  作为“运气平等主义”的两个重要成员,在分配正义问题上,柯亨虽然对德沃金将选择、责任与平等的“结合”做出了肯定性的评判,但在这同一称谓之下的分歧可能才是更为根本性的。这不仅体现在柯亨与德沃金的争论既涉及概念又涉及理论立场的复杂性,而且更重要的是,柯亨的意图不在于一般性地处理“奢侈偏好补偿”的实践问题,而是致力于澄清平等主义正义的“原则立场问题”。

  柯亨与德沃金对当代平等主义分配正义的思考是从反思福利平等观的缺陷出发的。正是在此过程中,引发了二者有关“福利”概念的差异性理解,进而导致了围绕“奢侈偏好”问题的争论。

  德沃金讨论平等问题的意图是区分不同类型的平等观并确立以资源平等取代福利平等的分配框架。在他看来,抽象的福利平等要求对资源进行分配或转移,直至再也无法使人们在“福利方面”更平等,但是把“正义分配”理解为给予所有人以“平等的福利”具有内在困难。从具体层面上说,由于不同的“福利”概念可能对应着不同的观念,使得福利平等观被划归为三个理论版本:“成功”、“意识状态”以及“客观福利”。④“成功”理论的问题在于:“低估”了不同偏好在成功程度方面的“差别”,因而采用相同的标准加以衡量就是不可能的;“意识状态”理论的困难在于:如果基于某种感觉状态如快乐确立一种公平分配理论,那么这种理论必然颠覆或者超越感觉状态的狭隘限制,使得福利平等理论本身是立不住的;从客观角度看,福利就表现为“资源”,然而“客观的福利理论”由于无法恰当处理“作为目标的福利”与“作为手段的资源”之间的关系,必然会弃本逐末,以目的为手段。不仅如此,无限制的福利平等理论的“突出”问题还在于面临两个“反直觉的例证”:一个是“奢侈偏好”问题;一个是“残疾人”问题。根据上述任何一种福利平等理论,只有对某些具有奢侈偏好的人(如“香槟偏好”)提供“更多的”资源,才能使得其福利与其他人的福利达到大致相同的水平,但是这会出现“反直觉”的结果,即可能会导致对某种昂贵甚至奢侈偏好的“培养”。同样,如果福利平等理论主张给予那些“残疾人”与其他人相同的资源或福利,那么它根本无法实现“平等待人”的理念。因此,通过细致的区分和复杂的论证,德沃金从“总体上”否定了福利平等观,他说:“我打算支持一种更激进的批判:我们没有理由同意这些福利平等观中的任何一种是分配平等的理论,无论怎么说都是如此。”⑤

  德沃金提出了福利平等观的替代方案即资源平等观,这种平等观假定“在个人私有的无论什么资源方面的平等”,这里的资源既包括非人格性的资源,即物质的财富或收入,也包括人格性的资源,如生理条件或能力。实际上,德沃金借助于“市场经济形式”这一制度和分析手段所设计的资源平等理论必然面临“道德运气”问题。他首先假定一种平等的资源分配的标准是“妒忌检验:一旦分配完成,如果有任何居民宁愿选择别人分到的那份资源而不要自己那份,则资源的分配就是不平等的”⑥。但是德沃金认识到,任何一个简单而机械的原则都不可能“通过”嫉妒检验,因此必须引入“市场程序”,即拍卖。在完成拍卖之后,如果人们进行自主交易的话,嫉妒检验马上又会失效,因为人们的才能、禀赋、境遇不同,所以如何辨别不同的“道德运气”对于理解分配正义尤为关键。为此,德沃金引入了保险机制并区分了两类运气:“选项运气”与“原生运气”。选项运气是指一个“自觉的和经过计算的”赌博如何产生的问题,如刻意选择赌博而导致的不幸;而原生运气则是个“风险如何产生的问题”,如自然灾害造成的不幸。⑦德沃金关注的是,选项运气所导致的财富收入的不平等以及原生运气导致的结果,比如“残障”是否符合或破坏资源平等观?在资源平等理论中,主体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而不应该让其他人为他的行为负责。德沃金说:“我们的初始原则,即资源平等要求人们为他们的生活付出真实的代价,保护而不是谴责这种差别。”⑧为了应对原生运气可能导致的结果不平等,德沃金引入“虚拟的保险机制”,从而在理论上将一些原生运气转化为“选择运气”,进而拒绝对那些由选择运气所导致的不平等分配进行再分配的补偿。德沃金宣称:资源平等提供了分配平等的“最佳观点”,根据这种平等观,“自由的优先性”以“平等的名义”得到了保证。⑨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