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康德对“出自人类之爱而说谎的权利”的批评

2018-04-30 22:08 来源:《现代哲学》 作者:黄启祥

On Kant’s Criticism of the Right to Lie Out of Humanitarian Considerations

  作者简介:黄启祥,山东枣庄人,哲学博士,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暨中国诠释学研究中心副教授。(济南 250100)

  原发信息:《现代哲学》 第20175期

  内容提要:康德在《论出自人类之爱而说谎的所谓权利》一文中认为,说真话是一种形式义务,人们应该无条件地履行这个义务,不管由此导致什么后果。贡斯当和科尔斯戈德分别从法学层面和伦理学层面对这个观点进行批评,都认为康德所谓的不说谎义务在现实中缺少可行的条件,不可能得到普遍遵守,但是这并不能从理论上反驳康德的“应当不说谎”观点。康德的绝对不说谎义务的理论困难主要在于,未能真正直面不同道德义务之间的冲突,未能指出解决不同道德义务冲突的依据。

  关键词:康德/说谎/人类之爱/义务冲突

 

  康德在《论出自人类之爱而说谎的所谓权利》一文中认为,说真话是一种义务,人们应该无条件地履行这个义务,不管由此导致什么后果。如果一个被追杀的朋友藏在你家中,凶手问你,他是否在你家,即便这个时候,你对凶手说谎也是一种犯罪。①我对康德捍卫和论证不说谎义务的努力充满敬意,而且我们还可以通过其他哲学家的见解来支持康德的这个观点,因为康德并非唯一坚持这个观点的人,也不是第一个提出这个观点的人。奥古斯丁就认为“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说谎”②,也不主张为了拯救一个人的生命而说谎。斯宾诺莎也认为不能为了避免生命危险而说谎。③当然,我对康德的敬意以及他人的类似看法并不能表明康德的观点及其论证一定能够成立,他的这个看法在当时就引起了争议,而且直到今天对它的争议也没有停止。

  一、对康德的绝对不说谎义务的两种反驳

  首先明确一下康德所说的说谎或者诚实的含义,因为在这个问题上存在着一些误解。康德所谓的“说谎”是指“有意对另一个人做出不真的声明”④,一个人在不能回避用“是”或“否”来回答的场合,对应该用“是”来回答的问题,用“否”来回答。相应地,诚实就是尽自己所知说出实情。康德把谎言区分为法学意义上的谎言和伦理学意义上的谎言。他把直接损害一个人的权利的那种不实之词称为法学意义上的谎言⑤,例如为了使某人失去应得的东西而伪称和某人签订合同。单纯的伦理学意义上的谎言则没有侵犯他人的权利。

  对于康德的说真话义务,有两个重要的批评者。一个是与康德同时代的法国学者邦雅曼·贡斯当(Benjamin Constant),另一个是当代学者、哈佛大学教授克丽斯廷·科尔斯戈德(Christine M.Korsgaard)。贡斯当说:“说真话是一种义务,[但是]如果人们无条件地并且处处采纳这个道德原理,它就会使任何社会成为不可能。”⑥贡斯当之所以不赞同康德的绝对不说谎义务,是因为我们找不到这个义务借以实现的中间环节,即参与制定原则。在他看来,义务总是与权利相应的,我们对某人尽义务意味着他有权利让我们尽义务。我们之所以有义务遵守一个原则是因为我们平等地参与了这个原则的制定。说真话这个原则似乎并不是我们参与制定的,因此在现实生活中让每个人都遵守这个原则,显然是不可行的。

  科尔斯戈德对康德的批评可分为两个方面。首先,她认为康德的说真话义务可以得到康德的先天道德律令中的人性律令和目的王国律令的支持,但却不一定得到普遍立法律令的支持。因为,那个追杀你的朋友的凶手在向你询问你的朋友是否在你家时,他一定以为你不知道他是谁以及他要干什么。在这种情况下向他说谎是有效的,而且即使将这个行为准则普遍化,它仍然是有效的。其次,科尔斯戈德认为,康德关于不说谎义务的观点之所以引起争议是因为他的道德理论是一种“单层理论”(single-level theory),他没有区分理想的道德环境与非理想的道德环境,因而也没有区分理想的道德原则和非理想的道德原则。在科尔斯戈德看来,理想的道德原则为人们的日常生活以及长远的政治与道德生活提出了理想的行为准则,但是它们并非总是直接可行。它们的运用有一定的前提条件,即假定每个人都行为正义,假定历史的、经济的和自然的条件达到了理想的行为准则能够实行的程度。非理想的道德原则适用于存在着恶的非理想环境中,在这种环境中,我们应遵守的是具体条件下可行的原则而不是理想的原则。非理想的道德原则会为我们设定某些优先规则,这些优先规则是我们在紧急情况下应尽可能遵守的规则,它们使非理想情况下的行为可能产生的恶最小。科尔斯戈德并没有完全否认理想道德原则在现实生活中的作用,她认为即使在非理想的环境下,理想的道德原则对我们的行为仍然具有指导意义,它规定了我们追求的目标,使我们在确定优先准则时知道最重要的准则有什么特征,并指导我们采取最不让人反感的措施。⑦科尔斯戈德认为应该以这种“双层理论”(double-level theory)来修正康德的道德学说。康德的错误在于,把适用于理想世界的理论(即设想中的在“目的王国”应该如何行事的原则)完全贯彻于非理想的世界中,而道德本身有时允许甚至要求我们去做某些从理想的角度来看是错误的行为。在存在着恶的非理想环境下,我们可以放弃理想的道德原则,而遵守非理想的道德原则。绝对不说谎义务只有在理想世界中才可行,在充斥着恶的环境里说谎有时是必要的和允许的。

  科尔斯戈德的“双层理论”很有意思,但是在哲学史上并不新鲜。斯宾塞曾探讨过类似的问题,即绝对道德与相对道德。他说:“完满的人与不完满的社会是不可能共存的;如果他们共存,不会产生道德标准所希望的结果。”⑧“生活在非理想的人中间的理想的人不可能做出道德理论所要求的理想行为。在一个食人部落中,一个绝对正义与十分富于同情的人不可能依照自己的本性来生活和行动。生活在阴险奸诈与恣意妄行的人们中间,十分诚实和坦率者必定自取灭亡……一个社会的每一成员的行为要在某种程度上与他人的行为相适应。”⑨“因此很清楚,我们必须认为理想的人只存在于理想的社会状态……只有两者[理想的人与理想的社会状态]共存,绝对道德所要求的那种理想行为才可能存在,这些理想行为是相对道德来评价各种非义与恶的标准。”⑩威廉·詹姆斯也曾提出类似的观点:“在人人皆圣徒的环境里,圣徒的行为是最完美的;然而,必须补充一句:在圣徒稀少、多数人与圣徒正相反对的环境里,圣徒行为必然不合时宜。”(11)在詹姆斯看来,完善的行为是三要素之间的关系:行为者、行为对象、行为的受用者。这三个要素即意图、实施和受用,应该彼此适合。(12)

  科尔斯戈德与贡斯当对康德的批评有一个共同点,即都认为康德所谓的说真话义务在现实中缺少可行的条件,不可能在现实中得到普遍遵守。不过他们所举的理由不同,因为他们的批评分属两个不同的层面:贡斯当对康德的批评立足于法学的层面,科尔斯戈德则对康德的批评则立足于伦理学层面。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