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亚里士多德的“自愿理论”及其困境

——康德哲学视野下的一个审视

2018-04-30 22:11 来源:《浙江学刊》 作者:黄裕生

On Aristotle’s Theory of “Freewill” and Its Dilemma

 

  内容提要:伦理行为的一个最显著特征就是可以成为赞扬或谴责的对象,但是,一个行为之所以值得人们赞扬或者有理由被谴责,却是有前提的。亚里士多德敏锐地发现,这个前提就是这些行为是自愿的。亚里士多德有关自愿行为的讨论标志着希腊哲学在伦理领域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因为正是在这里,哲学在伦理领域开始认真关注意志问题,并且是朝向发现自由意志的方向关注意志问题。不过,由于未能真正发现、触及自由意志问题,亚里士多德有关自愿行为的讨论最终陷入了诸多困境,而未能为伦理行为的可评价性找到真正的根据。

  关键词:自愿/强迫/无知/自由意志

 

  

  如果说“选择”是苏格拉底—柏拉图在伦理实践领域达到的最深处,那么“自愿理论”则是希腊伦理学达到的最深处。正是在这里,亚里士多德几近触碰到了自由意志,虽然终究不无遗憾地与其失之交臂。下面我们就要来分析亚里士多德是如何滑过了自由意志。亚里士多德非常敏锐地发现,所有伦理行为都可以成为评价对象——它们都会受到赞扬或谴责,但是,一个行为之所以值得人们赞扬,或者,人们之所以有理由加以谴责,却是有前提的。

  “由于(伦理)德性总是与情感和行为相关,并且只有自愿的(akon/freiwillig)行为才受到赞扬和谴责,而非自愿的行为则获得原谅,有时甚至得到同情。所以,研究(伦理)德性的人就不能不讨论自愿和不自愿(der Freiwillige und Unfreiwillige)两个概念。这对于立法者在确定奖赏与惩罚时也是有用的。”①

  伦理德性(美德)总是展现在伦理行为之中,而每个伦理行为也总是展现着伦理德性或缺乏伦理德性。如果一个伦理行为展现出了某种伦理德性,那么它就会受到赞扬,相反,它就会受到谴责。但是,人们为什么会去赞扬一个体现出某种伦理德性的行为呢?又为什么去谴责缺乏某种德性的行为呢?这是亚里士多德非常敏锐洞察到的一个问题。正是这个问题把他引向了“自愿”问题。

  显然,一个有德性的行为并非仅仅因为它拥有德性而受到赞扬,也并非仅仅因为它没有德性而受到谴责。因为一个节制的行为如果是在鞭子逼迫下做出的,那么,这一行为虽然体现出节制这一美德,但是它却不值得人们赞扬。为什么?因为这不是行为主体抗拒住了诱惑而自己想这么做的。同样,一个勇士在与敌人对阵时被狂风卷入敌方,成了俘虏,人们并不谴责他懦弱投敌,因为这不是他自己选择的。这意味着,一个行为即便看起来有伦理德性或缺乏伦理德性,如果它不是出于自愿的选择,不是出于自主的决断,相反,是在被迫下进行的,那么我们就没有理由称赞它或谴责它。

  因此,如果说可褒贬性是一切伦理行为的一个基本特征,那么,一个伦理行为之所以是一个伦理行为,不仅在于它拥有德性或缺乏德性,而且在于它是一种自愿的行为。简单说,一个伦理行为之为一个伦理行为乃在于它是一种在自愿前提下展现出某种德性或缺乏德性的行为。如果说真正的伦理德性才值得赞扬,真正缺乏伦理德性才应当受到谴责,那么,我们甚至可以说,只有自愿行为才会拥有真正的伦理德性或缺乏真正的伦理德性。在这个意义上,伦理德性实际上只与自愿行为相关。这是亚里士多德的一个重要发现。

  既然一切伦理行为都具有可褒贬性,而且对伦理行为的褒贬评判对于确立、维护和改善伦理世界具有不可替代的意义,而这种褒贬评判的理由又只与自愿行为相关,那么也就意味着,伦理学研究不能不讨论自愿与不自愿之间的区别。而就一切立法都是确立褒贬和奖惩的规范而言,这种区别对于一切立法者来说也是至关重要的。

  那么,如何理解和规定自愿行为?直接从正面定义自愿行为显然有困难,所以,亚里士多德首先从讨论非自愿行为着手来讨论自愿行为。而所谓“非自愿的行为就是出于强迫或无知(Zwang oder Unwissenheit)而发生的。”②

  在亚里士多德看来,非自愿的行为有两种情况:行为是出于强迫而发生的,或者行为是出于无知而进行的。这里实际上隐含着对自愿行为一个理解:自愿行为是基于无强迫与有所知;或者说,只有摆脱强迫和无知的行为,才可能是自愿的行为。因此,自愿行为既要以能够自主决断、自主选择为前提,也要以必要的知识为前提。不过,这是亚里士多德在后面才展开出来的思想。

  我们首先讨论非自愿行为发生的第一种情况。既然非自愿行为的发生是出于强迫,那么就要澄清:何为受强迫的行为?

  “什么是受强迫的行为呢?总的来说,其原因在行为者之外且行为者对此无能为力的行为,就是被强迫的行为。”③

  这是一个关于被迫行为的严格定义:凡是行为的始因在行为者之外且不能被行为者所左右的行为,就是一种被迫的行为,或受强制的行为。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