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震:杜威对审美经验的身体重释及其美育指向

2018-04-30 22:34 来源:《美育学刊》 作者:李震

  Dewey's Reinterpretation of Aesthetic Experience and Its Implications for Aesthetic Education

  作者简介:李震,浙江师范大学 人文学院,浙江 金华 321004 李震(1976- ),男,江苏南京人,博士,浙江师范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主要从事美学和艺术人类学研究。

   原发信息:《美育学刊》第20175期

  内容提要:杜威改造了传统经验概念,认为经验就是生活。审美经验是一个经验发展到顶端出现的经验,也是生活经验之流中的突出部分。审美经验内含了身体维度,身体感觉经验具有工具性的价值。杜威的理论为美育提供了身体层面的实践指向。

  Dewey transformed the traditional concept of experience,maintaining that experience is life.Aesthetic experience is the culmination of experience as well as the prominent part of the stream of life experience.Aesthetic experience includes a physical dimension in that physical sensory experience has an instrumental value.Dewey's theory provides a practical aspect of physical practice for aesthetic education.

  关键词:审美经验/身体/美育/杜威/aesthetic experience/body/aesthetic education

  标题注释: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西方美育思想史》(15ZDB024)阶段性成果。

  

   一、对经验概念的改造

  杜威曾经总结过欧美哲学传统中经验概念的五个要义:(一)经验首先是一种认识事件,经验的意义主要在于它与认识的关系;(二)经验主要是一种精神性的东西,它促使内部经验是否符合外部世界的问题产生;(三)经验是对某物是什么的单纯记录和被动接受,经验的认识论价值在于其作为表象;(四)经验是离散状态的、简单个别的感觉要素的聚合,经验中不具备连续性;(五)由于经验以感觉来界定,所以它与思考或理性相对立。[1]可以说,杜威的总结触及了传统经验论的软肋。有鉴于此,杜威对经验概念进行了改造。

  在杜威看来,经验与自然相联系,自然代表着经验产生的周围环境,它源自于有机体与周围环境的相互作用。杜威认为,“经验是有机体与环境相互作用的结果、符号、回报”,[2]25相互作用的模式是“做”与“受”。“经验首先是一种经历的过程,一种经受某种事情的过程,一种遭受和激情,一种情感——在这些词的本义上——的过程,换句话说,经验不过就是同时的做和遭受。”[3]在杜威那里,经验具有基础性的地位,我们本身就生活在经验之中的,换句话说,我们作为有机体,为了适应环境,就得做出相应的反应,这就是所谓的“做”;而周围环境不断变化,也承受着来自有机体的作用,这就是所谓的“受”。打个比方,经验就像一池水,我们就像水里的鱼,鱼在水里游动,改变了水的状态,水也反作用于鱼,随时改变鱼的运动状态,鱼无论到哪里,都还是在水中,是池水的一部分,两者是互不分离,又相互作用,共同存在。“做”与“受”不断地相互作用,经验不断产生,只有这样才能推动整个人类社会向前发展。

  杜威在《经验与自然》中对经验有过这样的描述:

  经验是一个詹姆斯所谓的具有两套意义的字眼。好像它的同类语生活和历史一样,它不仅包括人们作些什么、遭遇些什么,他们追求些什么、爱些什么、相信和坚持什么,而且也包括人们是怎样活动和怎样受到反响的,他们怎样操作和遭遇,他们怎样渴望和享受,以及他们观看、信仰和想象的方式——简言之,能经验的过程。经验指开垦过的土地、种下的种子,收获的成果以及日夜、春秋、干湿、冷热等等变化,这些为人们所观察、畏惧、渴望的东西;它也指这个种植和收获、工作和愉快、希望、畏惧和计划。求助于魔术或化学、垂头丧气或欢欣鼓舞的人,它之所以具有“两套意义”,是由于它在其基本的统一中不承认在动作和材料、主观和客观之间有什么区别,但是认为在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中包含着它们两个方面。[4]8

  从这段话可以得出以下几点:第一,经验是原初性的,没有所谓的主客之分,主客体只是经验的两个方面;第二,经验既是名词性的,指向过去,又是动词性的,指向现在以及未来,包括正在做的过程及其结果;第三,经验不是主体对世界的一种反映,经验本身就是世界。这继承了威廉·詹姆斯的看法。詹姆斯曾说:“我把直接的生活之流叫做‘纯粹经验’,这种直接的生活之流供给我们后来的反思与其概念性的范畴以物质材料。”[5]可见,杜威所谓的“经验”无所不包,是组成宇宙世界的基础,杜威将其形容为我们所遭遇的物质世界以及精神世界,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所以,经验就代表着我们生活的世界。

  简言之,杜威赋予了经验以本体地位,指出“经验就是生活”,它源自于有机体与环境的一种相互作用,是过程与结果的统一,它强调情境的作用,具有动态性,指向未来的特点。这种对经验概念的彻底改造,克服了传统二元论的束缚,人在接触环境中,不再区分出主体、客体,而是相互作用,相互参与,相互影响。这种经验概念为重释审美经验铺平了道路。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