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咏吟:朱译黑格尔美学与现代中国文艺学建设

2018-04-30 22:35 来源:《文艺理论研究》 作者:李咏吟

  Zhu Guangqian's Translation of Hegel's Aesthetics and the Construction of Modern Chinese Literary Theory

  作者简介:李咏吟,哲学博士,浙江大学中文系教授,主要研究文艺美学,通讯地址:杭州天日山路148号浙江大学中文系,电子邮箱:ethics1963@126.com,杭州 310028

  原发信息:《文艺理论研究》(沪)2017年第20175期

  内容提要:朱译黑格尔《美学》是影响巨大的经典美学著作,它对现代中国文艺学形成了持久性影响。现代中国文艺学的若干重大理论主题,皆植根于朱译本的自由想象与批判性重建,但是,在对朱译本的异质性理解中,我们在一定程度上遮蔽了黑格尔美学的一些重要思想。因此,在朱译本与德文本的比照中重新理解黑格尔美学,这将极大地推进现代中国文艺学的理论建设,从而赋予黑格尔美学以新的思想内涵。

  As a classic work,Zhu Guangqian's translation of Hegel's Aesthetics has influenced Chinese literary theory profoundly.Many significant theoretical topics in Chinese literary theory are rooted in either imagination or a critical reconstruction of Zhu's translation.However,to some degree,Zhu's translation misses some thought of Hagel's aesthetics.Therefore,a comparative reading of Zhu's translation and Hagel's German texts is conducive to a better understanding of Hagel's aesthetics and,as a result,to the construction of literary theory in China.

  关键词:朱光潜/黑格尔/《美学》/现代中国文艺学/Zhu Guangqian/Hegel/Aesthetics/modern Chinese literary theory

   一、朱译黑格尔美学与现代文艺学的主体接受

  朱光潜翻译的黑格尔《美学》,在“信、达、雅”三方面为学界所认同,它直接奠定了黑格尔美学在现代中国文艺学建构过程中的重要地位。朱译黑格尔美学,大致经历了两个阶段:一是1950-1960年代,朱光潜一方面撰写《西方美学史》,另一方面翻译《美学》等经典著作。虽然1958年只出版了黑格尔《美学》第一卷,但黑格尔美学的基本观念与主要思想却深深影响了现代中国文艺学的理论探索;二是1979-1981年,朱译黑格尔《美学》第二卷与第三卷相继出版,这一经历艰难岁月的磨砺并最终得以全部出版的经典美学译著,直接滋润了因思想禁锢而饥饿的中国文艺美学界,从此,现代中国文艺学得以全面系统地研究黑格尔美学。①虽然1980年代以来中国文艺学广泛接受中西美学与文艺学思想的多元化影响,但是,黑格尔美学在多元化的中西文艺美学思想中仍然显示出经典地位。不过,自2000年代以来,在多元而自由的中西文艺思想系统中,黑格尔《美学》的地位似乎被低估,许多学者以为黑格尔美学的理论价值已经终结不再具有现代启示意义,显然,这是极其错误的看法。

  回顾1950年代以来的中国文艺学建设,朱译黑格尔《美学》在现代中国文艺学建设中发挥了特殊作用。1950-1980年代,在相对单一的文艺学思想历史格局中,黑格尔的哲学认识论与辩证法思想对文艺理论研究具有直接的启示作用,但是,黑格尔美学的价值并未得到充分的发掘。那时,除了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的文艺思想具有决定性影响之外,俄苏文艺学思想似乎比黑格尔美学具有更加重要,别林斯基、车尔尼雪夫斯基、杜波罗留波夫、卢那察尔斯基、普林汉诺夫等的文艺美学思想对中国文艺学的探索具有重要的启示。不过,无论是马克思的文艺美学思想,还是俄苏革命民主主义时期的文艺理论思想,都与黑格尔美学有着内在的联系,或者说,“黑格尔美学”成了理解马克思主义文艺思想最重要的中介。黑格尔文艺美学思想,通过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来源研究,通过俄罗斯民主主义时期的文学理论批评的来源研究,显示了特殊的思想价值。因此,黑格尔美学以直接或间接的方式,与马克思恩格斯美学以及俄苏革命民主主义的文艺理论一道,对现代中国文艺学形成重要影响。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