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方:西方伦理学范围之语义学考察

2018-04-30 23:51 来源:《湖南师范大学社会科学学报》 作者:杨方

   作者简介:杨方(1967-),本名杨君武,湖南邵东人,哲学博士,湖南师范大学哲学系教授。(湖南 长沙 410081)

  原发信息:《湖南师范大学社会科学学报》(长沙)2002年第01期

   内容提要:乍看之下不成问题的西方伦理学的范围,细想之下却是一个需要慎思的问题。“西方”和“伦理学”各自向人们的理解力呈示多种语义。“西方”在现代汉语中现有四义:地理西方、政治西方、经济西方和文化西方。而文化西方在西方历史的远古、中古、近代和现代所指不同。各个时期的文化西方所指涉的地域应当综合加以考虑。西方哲学家们对“伦理学”的理解是多式多样的,大体可归为四类:第一类可称为亚里斯多德式,属于道德规范论或德性论;第二类可称为芝诺—伊壁鸠鲁式,属于人生哲学;第三类可称为康德式,属于道德形上学;第四类可称为摩尔式,属于道德语言学。其中第一类理解占主导地位。这四类理解应当被兼顾。基于对“西方”和“伦理学”的语义分析,西方伦理学的范围严格地被界定。就范围而言,西方伦理学史不等于欧洲伦理学史,不限于西方哲学伦理学史,不同于西方道德史。

  关键词:西方伦理学/范围/语义分析/文化西方/伦理学对象

  

  

  乍看之下,西方伦理学的范围似乎不成问题,但细想之下,它还是一个问题,一个需要慎思的问题。有些惯用的概念,人们自以为很熟悉,其实不然。语义的复杂性远远超出了浅尝辄止的理解力的把握。“西方伦理学”就是这样一个概念。

  为了明晰地界定西方伦理学的范围,有必要对“西方伦理学”做一番语义分析。这一概念包含两个子概念:“西方”和“伦理学”,而这些子概念各自向人们的理解力呈示多种语义。

  一、对“西方”的语义分析

  在现代汉语中,“西方”目前有四义:地理上的西方、政治上的西方、经济上的西方和文化上的西方(以下分别简称为地理西方、政治西方、经济西方和文化西方)。随着时间的推移,“西方”可能丧失其某些语义(如政治西方或经济西方),但它可能获得某种新语义。

  地理西方是指相对于某个特定地点而言西边的一切地域。如相对于中国,中亚、西亚、欧洲、非洲、南北美洲等都是西方。在中国历史的某些朝代里,人们就称玉门关以西的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和地区为西域,包括现今的甘肃部分地区、新疆、中亚诸国、西亚诸国、东欧部分地区、北非部分地区等。

  政治西方是指在“社会主义”国家阵营西边的、实行“资本主义”制度的欧美国家。这种语义上的西方从意识形态角度限定了地理西方的范围。随世界政治格局的改变,政治西方所指亦变化。譬如,苏东剧变之后,政治西方似应向东推进,包括东欧各国和独联体各国。

  经济西方是指欧美亚太地区中实行市场经济制度的经济大国(当今主要是美、日、英、法、德、意、加等国)。这种语义上的西方受政治西方的界定影响,但二者实际所指并不重合。新闻报道中所谓“西方七国”就是指上述提及的七个经济大国。随着世界各主要国家的经济实力的变更,经济西方所指也将变化。

  文化西方在现代是指文化繁荣的欧洲国家和北美洲国家。显然,这是一种综合了文化的、地理的、政治的和经济的考虑的约定。既为约定,它完全可能随着时代的迁移而变化。不过,由于现代的中国学术界(还有其他一些东亚国家的学术界)普遍接受这种界定,我们也就姑且如此理解文化西方。论理,文化西方应当把欧洲和北美洲里各个文化繁荣国家都纳入其中,但在研究现代西方文化(如哲学)时,中国学者们往往只关注少数在文化领域里对世界影响较大的欧美国家,这或是因为学力不逮(语言障碍、资料匮乏、工程浩大等),或是因为以政治的或经济的考虑取代了文化的考虑。

  我们这里当然应从文化角度理解“西方”,因为西方伦理学属于文化范畴而非地理的、政治的或经济的范畴。

  然而,将“西方伦理学”中的“西方”确定为文化西方,并未彻底解决问题,因为文化西方经历过一个历史变迁过程,亦即文化西方在不同历史时期里所指不同。

  在远古或希腊罗马时期(前9世纪至5世纪末),文化西方指地中海沿岸地区和部分欧亚腹地、部分大西洋西岸地区(由于后两个地区仅仅受到先进文化的影响而并未产生先进的文化,因此在文化史中它们往往被忽略),以现今的希腊、意大利为主。这些地区或是希腊罗马文化的发祥地或是深受其影响之地。此期的文化西方是相对于文明较为发达的中国、印度而言的(埃及的、巴比伦的、波斯的、希伯莱的文明此时或早已衰落或正趋消亡)。在远古的不同阶段,文化西方所指又不尽相同。在希腊文明的早期和中期(前9~前4世纪),它指地中海东北方沿岸地区和部分北方沿岸地区。在希腊文明晚期或希腊化时期(前4~前1世纪),它指地中海东北方、北方、东方和东南方沿岸地区及部分亚洲腹地。在罗马帝国时期(1~5世纪),它指整个地中海沿岸地区和部分欧亚腹地、部分大西洋西岸地区。可见,远古的文化西方不限于欧洲的部分地区,还包括亚洲和非洲的部分地区。这种地理的复杂性与近代以来西方文化的全球影响有着某种深层次的关联。西方文化的源泉本来就是世界性的,其影响也必定是世界性的,正如一条吸纳千百细流的大河必能灌溉万方。

  在中古或基督教中世纪(5世纪末至16世纪末),文化西方指南欧、西欧、中欧和西亚部分地区、北非部分地区,主要包括现今的希腊、意大利、西班牙、法兰西、荷兰、英格兰、德意志等国。这些地区深受基督教文化影响。此期的文化西方是相对于文化兴盛的中国、印度、阿拉伯等东方帝国而言的。像在远古一样,文化西方在中古也不限于欧洲,还包括亚洲和非洲的部分地区。

  在近代(17世纪初至19世纪末),文化西方指整个欧洲的文化繁荣国家,主要有意大利、西班牙、法兰西、荷兰、英格兰、德意志、俄罗斯等。这些国家在不同的时代进入哲学、艺术或科学等的繁荣期。此期的文化西方还是相对于一直保持着文化兴盛气象的中国、印度、阿拉伯等东方帝国而言的。

  而在现代(20世纪初以来),文化西方指欧洲和北美洲的文化繁荣国家,主要有美国、德国、英国、法国、俄国等。尽管把现代的文化西方等同于被提及的这些国家是不确切的,但其文化在现代西方各国的文化中确实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因此以之为现代西方文化的代表是可行的。此期的文化西方是相对于东方各个文化发达的国家(如日本、中国、印度)而言的。

  就西方伦理学而言,我们不能局限于任何一个时期来理解文化西方,而应综合地考虑各个时期的文化西方所指涉的地域。由于现代的文化西方在地域上大于近代的,而中古的文化西方在地域上大于远古的,所以实际上只要综合考虑中古的和现代的文化西方。我们应当把文化西方理解为远古和中古的地中海沿岸文化繁荣地区和近代以来的欧美文化繁荣国家。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