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刘军:在布鲁塞尔踏寻马克思的足迹

2018-05-02 09:00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刘军

  2018年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纪念。记者在布鲁塞尔马克思主义大学亨利·威尔梅尔什先生的带领下,沿着马克思在布鲁塞尔生活和工作的街道和住所踏寻马克思的足迹。

  1.圣于贝尔长廊

  我们的“旅行”从市中心著名的圣于贝尔长廊开始。1847年,比利时36岁的建筑师格吕塞纳尔参考巴黎圣奥尔良拱廊设计了圣于贝尔长廊,750名工人历时15个月建成了这座当时欧洲最长的全封闭式长廊。圣于贝尔长廊由王后廊、国王廊和王子廊三部分组成,上覆拱形钢架,镶嵌玻璃,不仅宽敞明亮,而且透出浓郁的古典主义风格。这里汇聚着奢侈品商店、剧院、电影院、餐厅、咖啡厅,还有酒店和公寓等,年参观者达600多万人次。

  为什么选择这里作为“参观”的起点?威尔梅尔什说,马克思在这里亲眼看见了无产阶级所遭受的苦难,为他研究无产阶级和工人运动提供了第一手资料。马克思离开特里尔,原本过上了舒适、平静和收入颇丰的教授生活,但他选择了另一条道路。他一生生活在贫困中,是战友恩格斯时常给予他周济。

  1845年2月,马克思被法国当局驱逐出境,辗转来到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在布鲁塞尔生活了3年多时间,直到1848年初被比利时当局驱逐出境。在此期间,他目睹了圣于贝尔长廊的建设过程。当时的比利时是排在英国之后的世界第二大工业化国家。比利时国王为彰显其工业成就,让设计师选择钢铁和玻璃这两种最具代表性的工业化成果,打造出堪称世界“最美长廊之一”的圣于贝尔长廊,成为展现工业化成就的窗口。当时的长廊入口有警卫,穷人禁止入内。

  工业革命造就了大量无产阶级,他们聚居在大广场周边。塞纳河(与巴黎塞纳河音同)穿过市中心,河两岸建有工厂,垃圾遍地,污水横流,工人平均每周工作6天,日均工作12到14个小时,平均70人一间厕所,几代人拥挤在一两间住房内,人均寿命不超过40岁!而为了建长廊,当局将大批工人搬迁到郊区。马克思在布鲁塞尔的3年多内,发生过造成大量穷苦人死亡的食品疾病和3000多人死亡的霍乱大流行,这使马克思从圣于贝尔长廊的建设中感受到底层民众生活之艰辛。

  2.野树林街

  离长廊几分钟之外就是著名的圣米歇尔大教堂。教堂一侧有一座现代化的股票公司,这就是当时的野树林街。马克思甫抵布鲁塞尔就住在野树林街19号,并前后在这里住过三次。马克思在这里与恩格斯联袂撰写了《德意志意识形态》一书。在书中他们批判了费尔巴哈和青年黑格尔派,第一次系统阐述了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如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生产方式在社会生活中起决定作用、生产关系必须适合生产力的发展等,是马克思主义哲学成熟的重要标志。此外,《共产党宣言》也是在这里孕育产生的。

  在野树林大街发生过一个有趣的故事。1848年2月,随着法国大革命的爆发和马克思身边聚集了越来越多的德国进步人士、比利时共和派等,比利时当局担心马克思在比利时效仿法国掀起革命运动,决定将马克思驱逐出境。而此时马克思也决定将第一共产国际总部搬到巴黎,并已经起草了一份新的项目清单。当警察来到马克思房间向他索要证件时,马克思错将第一国际的“清单”递给了警察,清单最上面醒目地印着:“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马克思也因此马上被带到了警察局。

  从野树林大街转过一个街口就到了皇家公园。公园西侧的法律大街在19世纪就已经是比利时的政治中心,联邦和市级议会就在这里。19世纪中叶,议会为上层社会所占据,无产阶级的代表只占1%的席位,只有有钱人才能在议会发言,阐述他们的主张。而政府更是为资产阶级服务的,所有的政策和法律条文直接送达由钢铁、矿业、能源等大公司和企业组成的“工业总公司”。19世纪末,议会有了第一位工人议员,当时的国王雷奥波尔二世因为议会选出了工人议员,而从此拒绝出席议会会议,以表示对工人阶级代表的鄙视。20世纪80年代,“工业总公司”为一家跨国公司所收购。

  穿过皇家公园就来到皇家广场。19世纪,相对其他欧洲国家而言,比利时在当时是西方国家中“比较民主和自由的国家”,这也是马克思被法国当局驱逐后选择比利时作为流亡地的原因。自由党人在比利时政治生活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1830年爆发了比利时革命,比利时王国从此诞生。对于马克思来说,比利时革命意义重大。革命期间,马克思的许多同志就在布鲁塞尔,例如律师热特朗等。当时的比利时还是荷兰王国的一部分,针对底层民众的税收大幅攀升,民不聊生。由工人和无产者组成的革命者与荷兰军队在皇家公园和皇家广场发生激烈战斗,2000多名荷兰军人和1400多名比利时革命者死亡,革命者取得了胜利。威尔梅尔什认为,无产阶级取得了革命的胜利,却最终将政权交给了资产阶级政府,这是“无产阶级革命史上的一次沉痛的教训”。

  从皇宫广场前行,经过皇家美术馆就来到大萨布隆区,19世纪这里还是平民区。在大萨布隆街口一间普通民宅的二楼曾经居住过比利时革命家菲利普·日戈。1846年至1847年间,马克思和恩格斯曾在这里与日戈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共产主义小组,讨论共产主义运动的发展方向。正是基于在这里的各种讨论、争辩和研究,1847年,马克思撰写并发表了《哲学的贫困》,以批判普鲁东在1847年发表的《贫困的哲学》。这是马克思主义学说最早发表的文章。马克思主义新世界观与马克思主义经济科学的“决定性的东西”,都是通过这篇文章首次公之于世。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