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立群 强薇:“第二故乡”的思想成熟季

2018-05-03 17:24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许立群 强薇

  有人说,伦敦是马克思的“第二故乡”。从青壮年到老年、到病逝,马克思人生中的一大半时光是在英国度过的。客居伦敦的34年里,马克思“痛并快乐着”,在饱受失去亲人的痛苦和疾病折磨的同时,完成了不朽著作《资本论》第一卷,并成为众人追随的革命领袖和导师。

  1849年,31岁的马克思携家人来到英国。迪恩街28号是马克思在伦敦第一个真正的家。这是一栋狭小的四层楼房,距现在的“中国城”不远。楼房外墙上一块蓝色圆形标识牌提示人们,马克思曾于1851年至1856年居住于此。

  在迪恩街的5年多,是马克思人生中最艰难的时期。因营养不良、缺医少药,马克思的3个孩子先后夭折。痛不欲生的马克思在给恩格斯的信中深深自责:“真不该结婚生子。”他还心酸自嘲:“我猜大概没有人可以在这么缺钱的情况下,还写得出关于货币的文章吧。”

  在严酷的生存环境中,马克思以惊人的毅力,投身其信仰和追求的革命事业。大英博物馆的阅览室是令马克思最为愉悦的场所。1850年6月,马克思获得了大英博物馆的阅览证。此后的无数日子里,从早9时到晚7时,马克思都会端坐在书桌前,如饥似渴地阅读。有人统计,马克思在此阅读书籍1500多种,整理笔记100多本。

  马克思的伦敦生活,既是漫长的孤寂岁月,也是思想的成熟季节。1867年,《资本论》第一卷出版。这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上的重大事件,增强了无产阶级革命斗争的决心和信心,为无产阶级的革命斗争提供了理论武器。

  1883年3月14日,马克思在家中的安乐椅上长眠。3天后,马克思与妻子燕妮合葬于海格特公墓。1954年,在英国共产党及各国友人的捐助下,马克思墓移至公墓最醒目的位置。马克思的青铜头像坐落在一块巨大的花岗岩基座上,深邃的双眸炯炯有神,似乎洞穿世间万象。光滑的墓碑上镌刻着他的名言,“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以及《共产党宣言》的最后一句:“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伦敦克拉肯韦尔格林大街37号,是一栋外表毫不起眼的白色二层小楼,这里是追寻马克思的人们一定不会错过的精神殿堂——马克思纪念图书馆。

  19世纪末20世纪初,它曾是英国第一个社会主义出版社——20世纪出版社的所在地,马克思的女儿艾琳娜为欧洲社会主义运动撰写的许多文章就在这里出版。1902年,列宁到达伦敦时也曾住在这里,并在这里编辑印刷俄国社会民主党的《火星报》。1933年马克思逝世50周年之际,英国工党研究所发起成立了马克思纪念委员会,在这里建立了马克思纪念图书馆,作为工人的学校和教育中心。

  图书馆馆长约翰·卡洛介绍说,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英国各界开始重新思考和评价马克思以及《共产党宣言》《资本论》的价值和作用,《金融时报》还刊文建议人们从马克思著作中寻找危机产生的根源及解决方案。

  卡洛还透露,今年5月,图书馆将与中国社会科学院共同举办国际研讨会,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通过讲述中国故事向世人证明:马克思主义理论在今天依然葆有生机活力,依然是推动社会进步发展的源头活水”。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王肖)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