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韶兴:全面领导——马克思政党领导思想的核心要义

2018-05-03 21:3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韶兴

 

  【核心提示】理论来源于实践,并且必须经过实践的检验。这种由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构成的实践逻辑与理论逻辑相统一的历史活动,也就是理论掌握群众从而变成物质力量的政党思想领导过程。

  无产阶级政党是以实现人的全面解放和全面发展为奋斗目标的使命型政党。强烈的历史主体意识、以天下为先的责任担当和一切为了大多数人的价值定位,决定了它在改造旧世界、建设新世界的历史过程中天然地具有全面领导的价值诉求。

  政治领导是无产阶级政党全面领导的根本

  无产阶级政党的政治纲领集中反映工人阶级和其他劳苦大众的根本利益,体现着党的根本性质,承载党的指导思想、政治主张和奋斗目标,是党公开树立起来的一面旗帜。马克思恩格斯政党领导思想的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和内容,就是阐明了政党纲领在实现党的全面领导中的根本性作用。马克思强调:“制定一个原则性纲领,这就是在全世界面前树立起可供人们用来衡量党的运动水平的里程碑。”对内它可以统一思想,对外它可以号召和争取群众,将一切可以争取的革命力量积聚到党的周围以达到革命的目的。

  《共产党宣言》作为共产党人的第一个科学的理论和实践纲领,揭示了资本主义产生、发展和灭亡的规律,论证了共产主义到来的必然性,指明了无产阶级的历史地位和历史使命,分析了无产阶级所进行的斗争的性质、条件和目的。《共产党宣言》的问世,标志着无产阶级政党正式开启以新的政治目标、新的政治力量和新的政治活动影响人类社会政治发展的伟大征程。同时,马克思恩格斯还明确提出了制定党的纲领的具体原则和实践要求。他们指出,制定党的纲领必须遵循一定历史时期的物质生活条件,来规定党的目标和实现目标的行动路线;党的行动纲领“如果不同人们的实际需要相结合,即使它在理论上是基本正确的,那也毫无用处”;决不可以把党的最终目标变为空洞的口号,当作教条强加给每个党员,认为“一步实际运动比一打纲领更重要”;一定要把党的最终目标在本国具体化,把争取实现最终目标的斗争与实现当前条件所需要的政治行为和广大工人群众的实际要求密切地结合起来。

  马克思恩格斯还进一步指出,党的纲领必须朝着预先确定的方向发展,要在所经历的各个发展阶段上,始终代表着整个运动的利益,实现党的最低纲领和最高纲领的统一。无产阶级政党的政治领导就是在制定党的政治纲领中明确,在执行党的政治纲领中兑现的。

  思想领导是无产阶级政党全面领导的关键

  马克思恩格斯非常重视理论武装对于实现党的全面领导的重要作用,强调无产阶级政党的很大优点,就是有一个新的科学的世界观作为理论的基础。他们指出,正确的理论“不是以这个或那个世界改革家所发明或发现的思想、原则为根据的”,而是“现存的阶级斗争、我们眼前的历史运动的真实关系的一般表述”。

  马克思认为:“社会生活在本质上是实践的。凡是把理论引向神秘主义的神秘东西,都能在人的实践中以及对这种实践的理解中得到合理的解决。”因此,理论的方案需要通过实际经验的大量积累才能臻于完善。针对当时工人运动中个别领袖人物对马克思某些思想的教条化理解和运用,恩格斯反复强调:“马克思的整个世界观不是教义,而是方法。它提供的不是现成的教条,而是进一步研究的出发点和供这种研究使用的方法。”理论的目的在于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而通达这一目的的条件是理论武装群众。此即马克思所说,“批判的武器当然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物质力量只能用物质力量来摧毁;但是理论一经掌握群众,也会变成物质力量。理论只要说服人,就能掌握群众”,“无产阶级不把哲学变成现实,就不可能消灭自身”。

  马克思恩格斯从理论的角度回答群众所关心的问题,是理论掌握群众、从而变成物质力量的基本方式,同时也是理论发展的内在要求。理论来源于实践,并且必须经过实践的检验。这种由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构成的实践逻辑与理论逻辑相统一的历史活动,也就是理论掌握群众从而变成物质力量的政党思想领导过程。

  组织领导是无产阶级政党全面领导的保障

  马克思恩格斯认为,无产阶级政党领导的有效性有赖于民主而严密的政党组织体系。他们指出,“无产阶级在反对有产阶级联合力量的斗争中,只有把自身组织成为与有产阶级建立的一切旧政党不同的、相对立的政党,才能作为一个阶级来行动”。党的组织的成立本身必须是完全民主的,它的各委员会由选举产生并随时可以罢免。马克思在《国际工人协会共同章程》中明确宣布,“加入协会的一切团体和个人,承认真理、正义和道德是他们彼此间和对一切人的关系的基础,而不分肤色、信仰或民族”。协会强调,“没有无义务的权利,也没有无权利的义务”。每一支部应对接收的会员的品行负责。尽管第一国际章程没有明确使用“民主集中制”概念,但实际上贯穿着“民主集中制”的原则精神,是一种“大权集中,小权分散”式的民主集中制。

  马克思恩格斯认为,共产党组织的坚强有力有赖于严格的纪律和领导者权威。他们指出,党的团结和统一是实现党的组织领导的必要条件。“为了保证革命的成功,必须有思想和行动的统一”;而党的统一,特别是中央委员会的统一,是党的利益所在,应该高于一切。当然,马克思恩格斯在强调党的团结统一的同时,也指出党的团结统一是有原则的。这种高于团结一致的东西,就是体现无产阶级根本利益的根本原则。而正确开展严肃认真的党内斗争是达到党的团结的重要手段。第一国际时期,马克思恩格斯在批判巴枯宁的“支部自治”“自由联合”等观点时指出,如果没有集中的领导,没有权威,党就只能瓦解,而不可能成为坚强的统一组织,不可能有统一的行动。

  马克思指出:“每一个社会时代都需要有自己的大人物,如果没有这样的人物,它就要把他们创造出来。”恩格斯认为:“巴黎公社遭到灭亡,就是由于缺乏集中和权威。”历史经验能最清楚地说明需要权威。恩格斯进一步指出,“一方面是一定的权威,不管它是怎样形成的,另一方面是一定的服从,这两者都是我们不得不接受的”。马克思恩格斯一再强调,共产党员始终成为最坚定的共产主义者也是最勇敢的士兵,这是党组织坚强有力的全部根据所在,因而是实现党的全面领导的组织保障和力量源泉。他们认为,在共产党内“每个人都应该从普通一兵做起;要在党内担任负责的职务,仅仅有写作才能或理论知识,甚至二者全都具备,都是不够的,要担任领导职务还需要熟悉党的斗争条件,掌握这种斗争的方式,具备久经考验的耿耿忠心和坚强性格,最后还必须自愿地把自己列入战士的行列中”。

  马克思恩格斯关于政治领导、思想领导和组织领导相统一的思想,是无产阶级政党全面领导思想的核心内容和价值指向。正确认识和准确把握马克思恩格斯全面领导思想的科学内涵和实践要求,对于新时代坚持和完善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充分发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最大优势,具有重要现实意义。

  (作者系山东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教授)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