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惠仁:良序科学与良序社会

——基于罗尔斯“理想理论”的考察

2018-05-04 18:42 来源:《自然辩证法通讯》 作者:白惠仁

Well-ordered Science and Well-ordered Society:Based on the "Ideal Theory" of Rawls

 

  作者简介:白惠仁(1988- ),男,内蒙古巴彦淖尔人,哲学博士,西安交通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讲师,研究方向为知识正义与科学民主化,E-mail:hb2520@columbia.edu。西安 710049

  原发信息:《自然辩证法通讯》第20175期

  内容提要:“良序科学”理论借鉴罗尔斯的“良序社会”构想,提供了一个现代社会中科学研究的理想组织方式。然而,“良序科学”却超出了其作为“理想理论”的设定,试图直接指导科学政策的实践,这导致了其论证过程中的自我矛盾。“良序科学”与“良序社会”为审视现实的社会正义和科学探究提供了完善的“标准”,但都无法用来指导制度设计。

  "Well-ordered science" takes Rawls'"well-ordered society" as lessons,and provides an ideal way for the organization of scientific research.However,beyond the theoretical goal of "ideal theory",the "well-ordered science" tries to guide the practice of science policy directly,which leads to self-contradiction in its argument.Both "well-ordered science" and "well-ordered society" provide perfect "standard" for diagnosing of social justice and scientific inquire in reality,but they cannot direct the design of institution.

  关键词:良序科学/良序社会/理想理论/Well-ordered Science/Well-ordered society/Ideal theory

  标题注释: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青年项目“科学知识的分配正义问题研究”(项目编号:17CZX022)。

  

  一、“良序科学”作为科学的理想图景

  当代最重要的科学哲学家之一——基切尔(Philip Kitcher)提出了一个称为“良序科学”(Well-ordered Science)的科学研究的理想图景。“良序科学”理论提出了一个系统的科学民主化方案,将科学对真理的发现与研究议程和知识应用的民主决定结合起来,不仅从科学真理出发讨论了科学民主化的理由,而且从理想性角度提出了一个“理想协商”(ideal deliberation)的民主模式。[1]基切尔将理想的科学研究划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针对具体项目决定需要投入多少人力和财力资源;第二阶段是如何以最有效的方式来研究某个项目,并且在研究中排除掉某些可能的非道德的选项;第三阶段是决定各种研究成果如何应用。基切尔着重关注了第一和第三阶段,认为科学研究的这两个阶段应采取民主的决策方式,并为这两个阶段提供了一个理想的民主模式。基切尔的研究集中体现在《科学,真理与民主》(Science,Truth and Democracy,2001)这一专著当中,在十年后出版的《民主社会中的科学》(Science in a Democratic Society,2011)一书中他又进一步对“良序科学”理论做了拓展。

  在《民主社会中的科学》中,基切尔强化了“良序科学”作为一个理想模型的相关论证。基切尔认为我们应通过商谈形成关于价值的判断,但现实的商谈无法包含整个人类,因此基切尔仍诉诸于理想的商谈,他认为受支持的道德结论将产生于一个理想的对话,这一对话需要满足“互相承诺参与”这一条件,同时理想商谈将为现实对话指明方向。[2]同时,他将理想的科学拓展到人类社会的“公共知识体系”(public knowledge system),基切尔认为公共知识意味着一个社会的信息共享体,包括了社会和自然科学、艺术、文学、音乐等等。([2],p.85)他进一步指出知识的公共存储(public depository of knowledge)过程包含了四个我们至今仍要面对的问题:研究(Investigation),即应进行什么研究及怎么做;提交(Submission),即谁参与什么样的研究;认证(Certification),即什么样的知识主张应被接纳为可靠的知识;传送(Transmission),即这些知识如何传递给需要它的公民。([2],p.91)由此,基切尔将良序科学的应用宽度从研究议程的设定扩展到科学知识的认证、科学知识的社会应用及公共分配。

  在《科学,真理与民主》的文献注解中,基切尔明确提出:“良序科学的一般概念得益于约翰·罗尔斯《正义论》和‘一个伦理学的决策程序的概述’”。([1],p.211)他不仅在“良序科学”这个概念上直接借鉴了罗尔斯“良序社会”的设定,更重要的是引入了罗尔斯的政治哲学研究方式。在罗尔斯那里,“一个社会,当它不仅被设计得旨在推进它的成员的利益,而且也有效地接受一种公开的正义观调节时,它就是一个良序的社会。亦即,它是一个这样的社会,在那里:(1)每个人都接受、也知道别人接受同样的正义原则;(2)基本的社会制度普遍地满足、也普遍为人所知地满足这些原则。”[3]而对基切尔而言,对于完美的良序科学,要求必须有合适的制度治理一个社会的研究实践,保证科学研究在三个方面与理想协商者的判断相符。首先,在议程设置阶段,研究项目的资源分配是通过我们描述的理想协商过程选择的。其次,在进行研究的时候,所采用的方法在所有符合理想协商者集体选择的道德约束的方法中是最有效的。第三,在把研究成果转化为应用的时候,所遵循的政策是理想协商者在经过我们所描述的过程后推荐的。可以说,罗尔斯的良序社会是关于一个正义社会的理想,而基切尔的良序科学的构想是关于一个科学研究的理想。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