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葛兰西:文化政治的理论溯源与文化研究的葛兰西转向

2018-05-08 10:40 来源:《文艺理论研究》 作者:李艳丰

A Return to Gramsci:The Theoretical Origin of Cultural Politics and the Gramsici Shift of Cultural Studies

 

  

  作者简介:李艳丰,文学博士,山东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博士后,华南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文艺学,文化研究。通讯地址:广东广州大学城华南师范大学文学院(广州 510000)。

  原发信息:《文艺理论研究》第20175期

  内容提要:20世纪以来,马克思主义在西方经历了一次重要的话语转型,即从强调经济基础、物质结构对整个社会历史发展的决定性转向强调上层建筑和文化意识形态,从阶级政治转向文化政治,形成了以文化与意识形态分析为主导的文化政治话语形态。文化政治的理论与实践主要源自葛兰西。葛兰西对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辩证思考,对文化、政治、意识形态与领导权等问题的创造性阐释,直接影响了后葛兰西时代西方马克思主义的文化政治理论,推动了文化研究的“葛兰西转向”。本文在分析葛兰西文化与政治理论的基础上,从文化政治的语义内涵、理论方法与价值维度三个层面进一步思考西方文化研究的“葛兰西转向”问题。

  Since the 20[th] century,the Western Marxism underwent an important discourse transformation from the emphasis on economic foundation and the material structure to the superstructure and cultural ideology,from class politics to cultural politics,and ultimately established the discourse paradigm of cultural politics.The theory and practice of cultural politics come from Gramsci,whose dialectical thinking on the economic basis and superstructure,as well as interpretation of culture,politics,ideology and hegemony,directly affected cultural politics of western Marxism and promoted the Gramsci shift of cultural studies in the post-Gramsci era.Based on the analysis of Gramsci’s cultural and political theory,the paper further explores the Gramsci shift of the western cultural studies from three aspects of cultural politics:semantic connotation,theory and method,and value.

  关键词:文化政治/文化研究/领导权/葛兰西转向/cultural politics/cultural studies/hegemony/the Gramsci shift

  标题注释:本文为中国博士后基金第57批面上项目“理论反思与批评实践:文艺意识形态批评的文化政治维度”[项目编号:2015M570579]、广东省哲学社会科学“十二五”规划项目“从审美意识形态论到文化政治诗学”[项目编号:GD14CZW05]、广州市哲学社会科学发展“十二五”规划项目“文化政治诗学:理论与实践”[项目编号:15G23]阶段性成果。 This paper is funded by the General Program of Chinese Postdoctoral Fund (No.2015M570579),“the Twelfth Five-Year Plan” Project of Guangdong Philosophy and Social Sciences (No.GD14CZW05),and “the Twelfth Five-Year Plan” Project of Guangzhou Philosophy and Social Sciences (No.15G23).

 

  就西方文化语境而言,传统马克思主义向西方马克思主义转型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从强调经济基础、物质结构对整个社会历史发展的决定作用转向强调上层建筑和文化意识形态,从阶级政治转向文化政治。从卢卡奇、葛兰西、戈德曼、阿尔都塞,到英国新左派的文化研究,再到以拉克劳、墨菲为代表的后马克思主义,西方马克思主义逐步抛却经济政治与阶级革命的宏大叙事,转向上层建筑领域的文化革命,形成文化政治的理论与实践路径。西方马克思主义对文化与意识形态的重视,最终使社会政治革命与阶级斗争演变为知识界的文化批判、艺术批评、大众文化研究等学术行动,文化政治模式替代了阶级革命模式,知识界扛起“文化革命”的大旗,同资本主义制度展开漫长而艰难的“阵地战”。文化政治强调文化与意识形态领域的权力斗争,认为阶级解放的最终实现在于共同文化和集体意识的形成,这无疑是一种典型的改良主义政治,是西方马克思主义知识分子转向消极革命之后的政治抉择。

  文化政治如何发生,谁创建了文化政治的理论范式与话语结构?西方理论界普遍认为是葛兰西促成了文化政治的兴起。伊格尔顿说:“‘文化政治学’就此诞生。[……]大致说来,这就是意大利马克思主义者葛兰西所说的‘霸权’(Hegenory)”(《理论之后》46)。克里斯·巴克认为:“葛兰西使文明社会中的意识形态斗争和冲突成为文化政治的中心舞台”“1970年代和1980年代关于文化政治的讨论是在安东尼奥·葛兰西的词汇框架内形成的”(巴克431)。本文认同伊格尔顿和克里斯·巴克的观点,文化政治的主导词汇与核心理论主要源自葛兰西。葛兰西对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关系的辩证分析,对文化与意识形态的重新思考,对市民社会与领导权问题的研究,对大众文化与知识分子问题的探讨等,都直接或间接地影响了新左派文化研究、后结构主义以及后马克思主义的文化政治理论。本文主要结合葛兰西的文化理论,谈谈文化政治的理论缘起,并在此基础上,反思文化研究的葛兰西转向问题。

  在众多西方马克思主义理论家中,葛兰西的地位举足轻重。可以说正是葛兰西在西方资本主义世界重新激活了马克思主义传统,将马克思主义推向更为开放和多元的理论界域。由于葛兰西跳出了传统马克思主义的经济决定论与机械唯物论的桎梏,强调在具体的历史过程中辩证理解马克思主义,从以阶级分析为主导的政治经济学模式转向以权力分析为主导的文化政治学模式,从而使其理论与正统马克思主义理论有了很大不同。亚当森曾将葛兰西视为黑格尔式的马克思主义者(Adamson 5),他认为,葛兰西除了受正统马克思主义影响外,还吸收了马基雅维利、黑格尔、柏格森、克罗齐、拉布里奥拉以及卢卡奇、柯尔施等西方马克思主义的思想,这最终形成了葛兰西式的“开放的马克思主义”。阿尔都塞、威廉斯、霍尔、本尼特以及拉克劳、墨菲等人,都曾谈到葛兰西对自己的影响。作为西方马克思主义的主要奠基者与开创者之一,葛兰西成为西方文化知识界挥之不去的理论幽灵。将葛兰西的文化理论视为文化政治的滥觞,基本上成为西方文化研究界的共识。但是,很少有人梳理葛兰西文化理论与西方文化政治的渊源性关系。本文认为,要想真正弄清楚文化政治的语义内涵以及葛兰西的文化理论如何衍生出文化政治的理论范式,就必须回到葛兰西提出的整体性问题域之中,反思葛兰西的文化与政治理论。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