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好哲:马克思主义文化理论的当代境遇与挑战

2018-05-08 22:39 来源:《济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谭好哲

Contemporary Conditions and Challenges of Marxist Cultural Theory

  作者简介:谭好哲,文学博士,山东大学文艺美学研究中心教授,主要从事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与文艺美学研究。山东 济南 250100

  原发信息:《济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第20175期

  内容提要:当代文化研究需要马克思主义文化理论的指导,同时马克思主义文化理论研究也必须面向新的时代境遇,在新的历史形势之下、在应对现实挑战中求得自身的当代发展。在全球化的历史语境之下,马克思主义文化理论研究与时代的关系具有两个相互关联的方面:一是传统马克思主义文化理论的时代检验问题,特别表现在经典马克思主义以历史唯物主义为基础的意识形态论文化观念在现代哲学、史学与文学、艺术等领域所经受的理论冲击方面;二是马克思主义文化理论的时代创新问题,即在新的时代语境下丰富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文化理论问题。这两个方面,都给当代马克思主义文化理论研究带来巨大的理论挑战。前一方面的挑战关涉到传统马克思主义文化理论在当今时代是否依然具有话语有效性的问题,后一方面的挑战关涉到当代文化研究中话语主导权的争夺问题。就后一方面而言,当代马克思主义文化理论研究亟需对如下三个特别突出的问题给予时代性回答与解决:其一是政治多极化、文化多样化背景下的国际文化领导权之争与文化民族化问题,其二是传媒化、技术化、产业化背景下文化创造中精神价值的坚守问题,其三是文化现代性发展中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问题。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文化理论/当代境遇/挑战

  标题注释:本文是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重大课题攻关项目“马克思主义文化理论发展研究”(项目编号:11JZD003)的阶段性成果。

 

  20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经济社会日渐深入的改革与发展,文化问题在中国日渐凸显出来。文化及其由之引生的诸多问题,诸如低俗文化的泛滥及其所带来的崇高精神价值的缺失,民众文化生活的多样需求与文化环境、文化场所和文化市场的建设,传统文化的日渐消失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外来文化的大规模入侵与中国文化对外传播的严重不对称,等等,不仅成为民众日常生活中可以感受到的现象,也成为政府和社会主管部门着力开展的工作。这样一种现实状况,直接催生了中国学术界文化研究的高度热情。理论界对于文化问题的关注,从来没有像当今时代这样地普遍与执着。与此相联系,马克思主义文化观念和理论的研究也逐渐地多起来、活跃起来。这是一个令人鼓舞的局面。

  为使中国当代的社会主义文化建设和相应理论研究持有正确的发展方向,马克思主义理论观念和方法的指导是必不可少的。而要做到这一点,对于马克思主义文化理论的研究就应该走在前面。在这其中,一方面应该固本清源,对马克思主义文化理论的历史发展、基本内容、理论特征等等作出全面系统的学理化研究,另一方面应该致力创新,面向当代新的历史语境和历史机遇发展当代形态的马克思主义文化理论,以新的理论创造引领和指导当代文化实践,以使马克思主义文化理论获得现实的生命活力。然而,纵观中国当代马克思主义文化理论研究的状况,虽然说取得了不少理论成果和学术成就,但总体上来看还与中国当代文化以及世界文化的现实发展不很相称,不仅没有在世界范围内推出马克思主义文化理论的中国话语,甚至也落后于中国文化蓬勃发展的现实,因而对当代文化的解释能力与引领作用均有不足。以上不足,有我们自身理论创新能力方面的原因,而从研究角度来看也与中国当代学界对马克思主义文化理论的研究存在着的诸多理论认识上的偏误和倾向有关。具体而言,有两个偏误和倾向特别值得引起注意:一个偏误和倾向是对以往马克思主义文化理论的已有理论成就认识不足,有意无意地忽略和淡化它在当代文化研究中的理论价值和指导意义;一个偏误和倾向是教条化地对待已有的尤其是经典的马克思主义文化理论和观念,不懂得马克思主义文化理论的实践特性,不善于从应对文化发展的现实境遇和挑战中开展理论创新,在新的文化实践中为之注入新的思想内容与理论活力。这两种偏误和倾向都既不利于对马克思主义文化理论的研究和认识,也不利于在当代实践基础上的理论创新和发展。

  新时期以来,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时代进程,西方现代各种文艺作品、文化成果和思想文化理论被大量地引进、译介过来,这一方面极大地活跃了中国当代的文化生活和局面,加强了中国与世界各国的文化交流与精神沟通,对当代文化理论研究起到了一定的推进作用,但另一方面也使得一些错误的西方文化理论和观念找到了繁殖的场所,给当代中国学界造成了不少值得反思的思想误导与错乱。纵览学界相关研究论著便不难发现,不少学者在追新猎奇的外向选择与迎合中放弃了自己的理论判断和应有坚守,把某些西方现代文化理论和观念奉为圭臬,如数家珍,而对马克思主义的文化理论和观念则不甚了解,甚至不以为然。其实,马克思主义是有其科学的文化理论和观念的。对马克思主义而言,经济、政治与文化是人类社会组成的三个基本要素和层面,因而对它们的理论定向就相应构成了三个重要理论组成部分,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和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为主导的文化理论。文化理论从马克思主义创立之初便已存在,它以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为世界观和方法论基础,涵盖哲学、历史、文学、艺术、语言、宗教、教育等诸多精神文化领域,在将近200年的发展历程中,积淀下了极其丰厚的理论成果,提出了许多影响深远的观念学说,并且形成了集科学性与实践性于一体的理论特征。就基本观念而言,马克思主义文化理论既从历史唯物主义的社会结构理论确定了文化在整个社会结构中的上层建筑位置,从而科学地解决了文化的历史起源、内容来源和社会地位等问题,又以辩证唯物主义的理论阐明了文化对于社会经济、政治的反作用,特别是从社会实践的角度深刻揭示了文化的人化性质及其在民族精神价值的塑造、在人类自由与解放中的能动历史作用等等重大理论问题。比较而言,迄今尚无一种西方文化理论和学说具有马克思主义文化理论那样的科学解释能力与实践指导效力,其在文化理论研究和文化实践中的指导地位还是无可取代的。因此,对当代文化理论研究来说,马克思主义文化理论是应该认真学习与继承的一份宝贵理论遗产,无视其理论存在,是非历史主义的表现。而放弃它对当代文化理论研究的指导地位,也就放弃了文化理论研究中对“马克思主义”的主体坚守和对科学性的理论追求。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