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长墀:阿伦特政治现象学

2018-05-14 00:20 来源:《社会科学》 作者:郝长墀

  Arendt’s Political Phenomenology

  作者简介:郝长墀,武汉大学哲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克雷茨曼研究所所长(湖北 武汉 430072)

  原发信息:《社会科学》第201711期

   内容提要:尽管阿伦特很少称自己为现象学家,但她的政治哲学完全可以被解读为政治现象学:本文按照现象学的方式解读阿伦特的政治哲学中的“劳动、工作、行动”三个核心概念。首先论述阿伦特如何悬置以劳动和工作内涵为基本思想的传统西方政治哲学;其次,主要讨论政治空间和行动与人作为人的命题之间的关系;再次,分析了阿伦特如何以现象学的方式利用形而上学命题;最后,就政治现象学的三个基本问题总结了阿伦特的政治哲学思想。

  Even though Hannah Arendt seldom calls herself a phenomenologist,her work can be understood perfectly as a political phenomenological project which is centered around three key concepts,labor,work,and action.In the first part,I argue that it is through the suspension of labor and work that Arendt goes beyond traditional western political philosophy.In the second and third parts,I focus on discussions on the relation between political space and the meaning of man qua man.In the fourth part,I show in what way Arendt discovers phenomenological meanings in Aristotle's metaphysical propositions.Arendt makes a unique contribution both to political philosophy and phenomenology through her investigations of the meaning of man qua man in public space.

  关键词:劳动/工作/行动/言语/公共空间/Labor/Work/Action/Speech/Public Space

 

  现象学因其研究的领域或人类的经验种类不同而被划分为诸如认知现象学、存在论现象学、宗教现象学、艺术现象学、伦理现象学等分支。政治经验是人类最普遍、最突出的现象之一。研究政治经验的现象学就是政治现象学。政治现象学的核心问题是,在政治经验中,我们体验到的“对象”是什么,以及它是如何在我们的体验中显现出来。政治经验指的是人与人的某种关系,这种关系发生在公共空间。在公共空间中,我与他人之间的关系构成了政治经验的内容。

  在黑格尔哲学中,自我意识的实现是依赖于另外一个自我意识,是存在于自我意识之间构成的统一体。在家庭和国家之中,个体找到了他的普遍的本质特征。黑格尔说,“个体的真正内容和目标就是纯粹的和简单的统一,因此,个体的根本目标就在于过一种普遍的生活”。他的所有行为都以此为出发点和终点①。家庭和国家作为公共空间是个体实现自我的场所。

  与黑格尔相似,阿伦特(Hannah Arendt)也认为,个体不是原子式的存在,是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中,在公共的空间中,获得自身的本质性特征的。她说,“公共领域”“是为个体性准备的;它是人来表明自己真正是什么和不可替代性的唯一地方”②。黑格尔强调的是公共空间中的共性和普遍性,而阿伦特注重的是公共空间如何实现个体的独一无二性。

  阿伦特与黑格尔的根本分歧表现在他们在关于什么是真正的公共空间以及个体在其中如何显现自己的存在的问题上。本文将讨论阿伦特关于个体性如何在公共空间里显现自身。阿伦特的现象学核心问题是人作为人(men qua men)是如何显现的。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现象学问题。

  阿伦特很少称自己是现象学家③。她的论著中也很少出现现象学的术语。如何以现象学的方式来构建阿伦特的政治理论,或者说,如何让阿伦特文本自身中的政治现象学形态呈现出来,这是本文要做的基本工作。本文的第一部分首先论述阿伦特如何悬置非政治经验;第二部分讨论海德格尔与阿伦特的政治空间概念;第三部分讨论人如何在行动和语言中显现自身;第四部分分析阿伦特关于men qua men的现象学含义;最后,我将按照政治现象学的三个基本问题总结阿伦特的政治现象学。

  一、现象学悬置:劳动和工作

  阿伦特的政治理论思想可以说是围绕着三个主要概念展开的:劳动、工作、行动(言说)④。在阿伦特看来,人具有不同的活动,而只有行动才真正构成了人之为人的内容,行动才是真正的政治活动。为了说明这一点,阿伦特首先阐述劳动和工作为何是非政治性的,与人的本质特征没有关系。阿伦特在《什么是权威?》一文中认为,古希腊哲学家,特别是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把权威作为政治生活的核心概念之一,这是因为把政治活动与制造和技艺相混淆,或者说,用技艺替代政治活动造成的。我们的权威概念起源于柏拉图思想中的哲学与政治的冲突,而不是来自于人类事务的直接经验,特别是政治经验⑤。亚里士多德在论述权威的时候,采用的例子来自于“前政治经验”领域,特别是家庭私人领域和奴隶经济经验以及教育领域⑥。因此,在古希腊哲学中试图引入权威概念的时候,不是基于这么一个事实:“在古希腊的政治生活的领域,在直接的政治经验中是不可能意识到权威的”。后世人在提到权威概念的时候,用的典型例子也主要来自于“非政治经验”,来自于制造或技艺或私人家庭团体⑦。因此,家庭和经济领域是前政治或非政治领域,还没有进入到政治领域。为何它们是非政治或前政治领域呢?与权威概念紧密相关的哲学王、统治与被统治、教育等都不是真正的政治经验的内容。传统和主流的政治哲学思想至今仍然认识不到这一根本区分。对于劳动和工作概念的非政治性的分析属于现象学悬置的任务:消除我们对于政治经验的根本误解,从而面对直接的政治经验本身。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