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命运共同体与自由人联合体理论关系新论

2018-05-15 11:33 来源:《青海社会科学》 作者:桑建泉/陈锡喜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Community of Shared Future for Mankind and the Community of Free People

  作者简介:桑建泉,男,上海交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陈锡喜,上海交通大学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央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首席专家,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成员,教育部社会科学委员会学部委员。研究方向:马克思主义理论、意识形态问题。

  原发信息:《青海社会科学》第20176期

  内容提要: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关涉人类命运的共同体理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对社会发展趋向的时代展望,自由人联合体是对美好社会的终极追求,基本内涵的差异构成二者理论张力的存在根据。人类命运共同体对自由人联合体关怀人类命运核心议题、“问题意识”与改变世界思维逻辑,以现实利益为基通达路径的承继,成为彼此理论张力的基本呈现;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过渡型共同体本质、包容性时代内涵、相对具体的实践方略则构成二者理论张力的突出表现。人类命运共同体与自由人联合体理论张力的实践价值呈现为前者对当代中国和世界的意义,即人类命运共同体为中华民族复兴提供重要启示,为全球治理供给中国智慧,为审视人类解放贡献新视角。

  关键词:人类命运共同体/自由人联合体/理论张力

  标题注释:中央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重大项目“全面从严治党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2017YZD09),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重大课题攻关项目“高校思想政治理论教育课程体系建设研究”(16JZD041),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一般项目“马克思共享发展思想的时代意蕴与实现路径研究”(17BKS017)。

 

  1848年,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正式提出并阐发自由人联合体思想。将近170年后的今天,人类命运共同体作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不断得到丰富与发展。同样是关涉人类命运的共同体理论,马克思用“自由人联合体”表述人类社会关系的未来状态,习近平用“人类命运共同体”阐扬人类社会关系的当代关联。一场跨越两个世纪的对话,为我们体认当下世界提供了丰富启迪。那么,“自由人联合体”与“人类命运共同体”之间究竟存在怎样的理论关联呢?即是说,人类命运共同体是自由人联合体的“战略替代”,还是自由人联合体的“时代创新”?目前,学术界主要认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马克思“真正共同体”理论的当代证明,是“真正共同体”在现实条件下的替代方案,是“虚幻的共同体”向“真正的共同体”的转化过渡。①毋庸置疑,回答这一问题的关键在于厘清二者的理论张力。所谓张力,按照物理学的解释,指的是物体受到拉力作用时,其内部任一截面之两侧存在的相互牵引力。哲学上对这一概念的使用,主要指理论之间对立统一的有机联系。科学认识人类命运共同体与自由人联合体的理论张力,不仅关系到共产主义理想的当下审视,更关乎对人类命运共同体理论基础、创新意义与实践价值的科学把握。

  一、人类命运共同体与自由人联合体的基本内涵差异构成二者理论张力的存在根据

  人类命运共同体,是推动全球治理体系变革与促进国际格局完善的当代理念,是人类对社会发展趋向的时代展望。与之相应,自由人联合体则是共产主义社会中人类生活日常景象的实际描述,是人类对美好社会的终极追求。二者基本内涵的差异构成彼此理论张力存在的根据。

  (一)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内在意蕴

  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中国在21世纪这一充满新要素的时空场域中对人类未来发展趋向做出的哲学思考,是推动全球治理体系变革、促进国际格局完善的中国方案。当今国际,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深入发展,人类的利益共生点不断增加、基本共识区域日益拓展、命运交融程度持续加深,“人类社会是一个相互依存的共同体已经成为共识”[1]。在漫长的人类文明演进过程中,“明哲保身”的处世法则曾经屡试不爽,但环视当今国际,“独善其身”的思维模式与时下全球发展的趋势已经格格不入。人类命运共同体倡导共建共享,主张合作共赢,其中蕴含的系列理念与世界历史发展趋向有着深度契合。

  人类命运共同体关涉政治、安全、发展、文明、生态等五个领域的价值规范,内蕴丰富。政治维度,人类命运共同体强调国家间应秉持互相尊重的处世原则。其中,各国既要互相尊重主权独立与领土完整,也应互相尊重社会制度的自主选择权,更要互相尊重各自民众为幸福生活的努力付出与奋斗实践。安全维度,人类命运共同体强调各国应共同合作,携手应对人类面临的公共挑战。当前,除了少量的地区冲突、边界挑衅以外,恐怖主义、网络安全、传染疾病、难民危机、核危机等非传统问题给全球安全带来经常性威胁。相比于传统的热冲突模式,非传统安全问题的制造者往往利用手中的不对称权力制造全球性恐慌。此外,非传统安全在全球化时代极易引发难以预估的黑天鹅现象。鉴于安全问题的复杂性,各国只有共建安全格局,才能共享安全成果。发展维度,人类命运共同体强调各国应通力合作以构建繁荣世界。人类在前行中涌现出的各种问题,归根结底总跟发展失衡存在密切关联。对人类而言,实现持续发展才是高质量的发展,实现共同发展才是真正有意义的发展。文明维度,人类命运共同体强调各国应坚持交流互鉴。文明是人类智慧的结晶,不同文明之间无高低贵贱之分。文明的各支只有在交往中相互借鉴、取长补短,才能实现共同进步。生态维度,人类命运共同体强调各方应协力呵护地球家园。自然不仅为人类发展提供丰富原材料,而且为人类发展贡献实践空间,处理好现代化进程中的人与自然关系显得尤为迫切与重要。

  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关涉利益、合作、责任的不同价值意蕴,统筹中华民族命运共同体、人类命运共同体两个大局,正视和平发展与安全威胁、现存国际治理秩序与国际力量对比变化、全球化与逆全球化的深刻矛盾。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的提出,既有深厚的思想底蕴作为理论基础,又有长期的发展实践作为基本支撑。在思想层面,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以马克思主义理论逻辑为根本指导,以中国传统文化为思想根基,同时汲取人类共同价值等优秀思想资源。生产力发展的社会化趋势,使得人类发展史越来越成为一部世界史,使得共同体的发展趋向成为历史必然[2]。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是中国传统“和合”文化的当代彰显,是中国民族一直以来“求大同,存大异”开放包容心态的反映。在当代社会,人类命运共同体主张不同社会制度的国家求同存异,实现共同发展,是一种在尊重社会制度、意识形态、发展差异性的基础上,超越国家、种族、文明的界限,为关切人类前途命运而提出的全球治理观[3]。作为类存在,人有着共同的类别属性,在基本价值层面有着共同的价值取向。“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是全人类的共同价值”[4],是全人类的共同努力方向。在实践层面,中华民族长期以来的文明交流活动与传统安全战略夯实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历史底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的国际交往活动固牢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实践基座。自实现民族独立以来,中国就始终秉持“和平共处五项基本原则”,改革开放之后更是做出“和平与发展是时代主题”的战略判断,主动践行“和谐世界”的全球建设方案。得益于中国长期的生动发展实践,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的提出与阐扬成为逻辑必然。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