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嘉昕:战斗唯物主义与青年马克思

——重读《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的早期版本及其理论争论

2018-05-21 10:40 来源:《学术交流》 作者:周嘉昕

Militant Materialism and Young Marx:Rereading the Early Version of Manuscripts Economics and Philosophy in 1844 and Its Theoretical Debate

  作者简介:周嘉昕(1982- ),男,山东潍坊人,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暨哲学系副教授,博士,从事马克思主义哲学史,国外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南京 210023

  原发信息:《学术交流》第201710期

  内容提要:近年来,《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研究在文本和理论上都取得了显著进展。基于MEGA[2]逻辑顺序和写作顺序文本的比较分析、《巴黎笔记》研究以及这一手稿20世纪理论命运的回顾,提出了一个多方面都有所涉及的问题:如何理解梁赞诺夫和MEGA[1]对这部手稿的整理与出版工作。基于文献档案和历史细节,大致可以重构这一思想史叙事:包括《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德意志意识形态》在内的一批马克思恩格斯青年时期的作品,是梁赞诺夫领导下的莫斯科马克思恩格斯研究院,在列宁“战斗唯物主义”观念引领下,以唯物辩证法即马克思对黑格尔和费尔巴哈的批判运用为指向,回应第二国际以来马克思恩格斯早期思想研究中的不同倾向,整理编辑并发表在《马克思恩格斯文库》(俄文版)和MEGA[1]相关卷次中的。从西方“马克思学”人本主义“青年马克思”观点的形成、发展和衰落来看,理论阐发与文本考证之间呈现一种复杂微妙的关系。这就需要我们深化马克思主义思想史研究,将文本分析、思想史研究和理论探索有机结合起来。

  关键词:唯物辩证法/MEGA/梁赞诺夫/思想史

  标题注释:江苏省社科基金项目“《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的最新阐释及其当代价值研究”(16MLB006)。

 

  本文尝试论证的观点是:在《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历史考证版新版(简称MEGA[2])第一部分第2卷(1982年)出版之前,在世界范围内被普遍接受的《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以下简称《手稿》),即《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历史考证版(简称MEGA[1])第一部分第3卷(1932年)中收入的《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国民经济学批判,并关于黑格尔哲学的最后一章)》①,在文本编辑上受到了20世纪20年代苏俄(联)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的直接影响。这一手稿,与同时期内公开问世的《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德意志意识形态》《自然辩证法》《黑格尔<逻辑学>一书摘要》等,一道构成了“战斗唯物主义”,“从唯物主义的观点对黑格尔的辩证法组织系统的研究”[1]609的重要文献依据。相应地,笔者倾向于认为:包括《手稿》乃至《德意志意识形态》在内的马克思恩格斯早期文献的整理和出版,本身同苏俄(联)马克思主义哲学形成史的研究,以及唯物主义辩证法的阐释密切相关;推进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研究,需要进一步关注文本与理论之间的中间环节——马克思主义思想史研究。

  一、问题的提出:梁赞诺夫的定位之疑

  新世纪以来,随着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研究的推进,对于马克思恩格斯著作版本的历史考察也得到了学界越来越多的关注。对于《资本论》《形态》《手稿》等作品的版本及其源流的研究形成了具有一定学术反响的理论成果。研究的拓展也相应带来了新问题的提出。其中,如何把握定位MEGA[1]的文献编辑成果,因为MEGA[2]研究工作的进展而得到了进一步的凸显。这一点直接反映在《手稿》的编辑过程中。

  按照既有的理解,1932年《手稿》同时以两个版本问世。出处分别是大卫·梁赞诺夫主编的MEGA[1]第一部分第3卷,以及朗兹胡特和雅各布·迈耶尔编辑的《历史唯物主义。早期文选》[2]。《手稿》问世之后,西方学者基于该手稿图绘了一个不同于苏联马克思主义理论阐释的“青年马克思”形象。然而,令人略感不解的是:尽管以亨·德曼和马尔库塞等人为代表,西方学者对于“青年马克思”的最初建构得益于上述两个版本的马克思恩格斯早期著作,但在“青年马克思”讨论如火如荼的20世纪五六十年代,西方学者主要使用或推崇的版本却是梁赞诺夫负责的MEGA[1]。举例来说,巴特摩尔翻译的《经济学和哲学手稿》中——弗洛姆《马克思关于人的概念》一文即其导言,就专门强调:完整而精确的《手稿》版本最先是由梁赞诺夫准备,由马克思恩格斯研究院出版的,自己的译本即以MEGA[1]为参照。[3]考虑到,MEGA[1]版本本身构成了1982年MEGA[2]中《手稿》两个编辑方式问世之前,世界范围内广泛流行的《手稿》版本,这一点其实不难理解。例如,早期中文版本中由何思敬先生翻译的《经济学-哲学手稿》(1956)就是以MEGA[1]为参照的[4]5-6;而《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第一版第42卷中的《手稿》,在编排上也依照了MEGA[1]的方案,其最大的特征就是独立的“关于黑格尔的最后一章”——[对黑格尔辩证法和整个哲学的批判]。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