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辉:当代生成主义的“约纳斯转向”评述

2018-05-21 22:03 来源:《科学技术哲学研究》 作者:王建辉

Review of Contemporary Enactivism's Jonasian Turn

 

  作者简介:王建辉(1987- ),男,河北邢台人,哲学博士,西北农林科技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研究方向为认知科学哲学,心灵哲学。杨凌 712100

  原发信息:《科学技术哲学研究》第20176期

  内容提要:步入21世纪后,瓦雷拉等人所倡导的当代生成主义内部出现了所谓的“约纳斯转向”,研究主题也从人类的体验转向了非人类的体验,从积极方面而言,它改变了生成主义的发展进程,从理论上承认了生命和心灵之间某种深层次的连续性;但从消极方面而言,与约纳斯的生物学现象学一样,它也面临着拟人论谴责,这直接妨碍了它试图作为认知科学领域中一个新的研究范式的野心。马图拉纳的自创生理论可以帮助生成主义规避拟人论谴责,同时又可以满足它将认知科学与现象学相结合的理论诉求。

  After entering the 21[st] century,the so-called Jonasian tum has emerged within the contemporary enactivism advocated by Varela and others,and the research subject has shifted from human forms of experience to nonhuman forms of experience.On the positive side,it has changed the course of enactivism's development,which theoretically acknowledges some deep continuity between life and mind.But from the negative aspects,it also faces the condemnation of anthropomorphism just as philosophical biology of Jonas,which directly undermines its legitimate aim to become a new research paradigm in the field of cognitive science.Maturana's autopoietic theory can help the enactivism to avoid the condemnation of anthropomorphism,and it can also satisfy the theoretical demands of combining cognitive science with phenomenology.

  关键词:约纳斯/生成主义/自创生理论/马图拉纳/拟人论/Jonas/enactivism/autopoiesis/Maturana/anthropomorphism

  标题注释:西北农林科技大学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项目“马克思主义认识论与当代认知科学的互动研究”(2017RWYB21)。

 

  人类体验的本质是什么?非人类的体验形式存在吗?如果存在,非人类的体验形式和人类的体验形式之间的区别在哪里?这是当代认知科学及心灵哲学需要解决的几个关键问题,不论是瓦雷拉的生成主义方法还是马图拉纳的自创生理论都对此做出了解答,但是由于瓦雷拉的生成主义方法沉溺于约纳斯的生物学现象学之中,因此他不自觉地将拟人论谴责引入到了生成主义内部,这直接威胁到它作为认知科学领域中一个新的研究范式的合法地位,本文将尝试对拟人论谴责进行理论梳理,并指出与生成主义相比也许马图拉纳的自创生理论更适宜将认知科学与现象学结合起来。

  一、生成主义与拟人论谴责

  将现象学引入认知科学领域的原初动机在于试图运用一种探讨人类体验的严格方法来补充和完善科学的理论化进程[1]6,瓦雷拉等人倡导的生成主义在这一方面迈出了第一步。第一代生成主义(1990-2000)主要受梅洛—庞蒂身体现象学的影响,而第二代生成主义(2001-至今)则将约纳斯的生物学现象学作为思想轴心,基于这一点两者在研究主题方面也出现了差异,前者注重对人的体验的现象学分析,而后者则强调对生物(living beings)的体验的现象学分析。研究主题从特殊的人到普遍生物的转向,学术界一般称之为“约纳斯转向”,它给生成主义带来了两方面的影响:(1)从积极方面而言,它改变了生成主义的发展进程,从理论上承认了生命和心灵之间某种深层次的连续性;(2)从消极方面而言,与约纳斯的生物学现象学一样,它也面临着拟人论(anthropomorphism)谴责。所谓的拟人论指的是什么?为什么它从一开始就被看作是成问题的?粗略地讲,拟人论是将属于人类的特征归于非人类实体上的做法,例如,我们将长江流向大海这一物理现象看作长江为了实现自己的某种目的而奔向大海。尽管拟人论被广泛运用于诗歌、神话之中,但它在科学领域并不受欢迎,甚至任何的科学理论和研究框架都必须确保自己的理论假设和解释原则不受拟人论的控制。

  为什么说第二代生成主义不可避免地面临着拟人论谴责?我们可以从以下四个论点出发进行说明,如果生成主义者不能否定这四点中的任何一点,那么我们说它面临着拟人论谴责就是不容置疑的:(1)生成主义作为一种科学的研究框架,目的是要成为认知科学领域中的一个新的研究范式;(2)生成主义采纳了约纳斯的生物学现象学思想;(3)约纳斯的生物学现象学带有一种拟人论立场;(4)拟人论并不是一种在科学意义上有效的研究方案。众所周知,生成主义从一开始就是一种交叉学科(认知科学、现象学与佛教思想)的研究方案,从生成主义开始创立到它最近的发展形态,我们发现它并不将自身仅仅看作是对认知科学领域中生成问题的计算主义和表征主义模式的完善或补充,它一直抱有作为认知科学内部一种新的研究范式的野心,因此生成主义者决不会否认第一点。第二点也是无争议的,自从韦伯(A.Weber)和瓦雷拉开始,约纳斯的生物学现象学就一直被看作是理解生物系统的一条新线索,并且通过一系列重要著作,生成主义已经加深了它与约纳斯思想之间的关联。第三、第四点也是清楚的,我们在约纳斯的著作中可以找到相应的立场,虽然他注意到了科学和拟人论之间存在的深层次冲突,但他认为生物学现象学根本不需要担心科学加之其上的拟人论谴责。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