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视角:马克思正义观与古希腊正义观的哲学分析

2018-05-24 09:36 来源:《社会科学辑刊》 作者:张文喜

Philosophical Analysis on View of Justice between Marx and Ancient Greek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Language

  作者简介:张文喜,哲学博士,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 100872

  原发信息:《社会科学辑刊》第20175期

  内容提要:对正义问题的整体性思考,原本不是语言问题。但与过去不同的是,语言从未像现在这样渗透到关于正义问题的研究领域及方法和思想体系中。对“语言”一词的贬低以及人们对“语言”的信任,可以将马克思与古希腊人的正义观联系起来。我们或许会因此评估马克思正义观与古希腊正义观之间的差距。事实上,在现代性的抽象生存中,语言和文字已经成为暴力,并同化到资本家的剥削中,因此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的批判表面上看与价值和正义无关,但马克思对资本与劳动的分析,在本质上就是一种正义观。

  关键词:马克思/古希腊人/语言/正义

 

  一、从古希腊人到马克思

  通常人们认为,在消除了饥饿和贫困、建立起人口和资源之间更加合理的平衡并在控制战争威胁等方面取得胜利后,正义才能到来。但是人们似乎颠倒了关注的次序。人们看到,正义变成了以暴制暴。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存在本身为实现正义这一目标设了障碍,尤其在国际、国内对政治问题存在着双重甚至多重标准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谁在先谁在后?是一种普遍的正义法则还是给普遍的正义法则奠定基础的物质条件及其制度?两者都不是。巴门尼德没有告诉我们正义是否神圣;而柏拉图也只是在《理想国》里说,神没有疯狂和瞎胡闹的朋友,神也不会害怕敌人。但是对于人来说,正义是必需的。人类面临的问题是,正义并不全都是好的,相反,有时候我们只能得到坏的正义。在恩格斯谈及“法学社会主义”时,曾经抱怨说马克思与种种社会主义思潮间的斗争让坏的正义落在了人类的头上。为了不让这样奇怪的表达引起现代人的误解,我们有必要对马克思和古希腊作家之间的关系有所了解。

  了解马克思与古希腊作家之间的关系,并不意味着看看马克思读过的书就足够了。诚然,马克思读过很多古希腊作家的作品,如荷马、埃斯库罗斯、阿里斯托芬、欧里庇德斯、柏拉图、伊壁鸠鲁、亚里士多德、西塞罗等等。有人作过统计,马克思的私人藏书中,古希腊罗马作家的作品计89卷册;另外,还有很多现代人论述古代人的书卷。马克思很了解古希腊作家。在他的《博士论文》中引用亚里士多德就达33次之多。荷马、修昔底德等人的作品,对马克思来说甚至比他自己同时代的知名作家的作品更熟悉。他最喜欢的作家当推莎士比亚和埃斯库罗斯。马克思称莎士比亚和埃斯库罗斯是人类两个最伟大的戏剧天才,马克思每年都要重读一遍埃斯库罗斯的希腊原文作品。[1]

  我们不禁要问:马克思为什么对古希腊作家的作品充满兴趣?马克思对戏剧的钟爱是出于文学的兴趣还是为了作品的主题和精神?无论如何,前面讲的统计数字在总体上能够表明,马克思的心灵触及了古希腊精深的文化。这一触及意味着从古希腊正义观转变到马克思的正义观也有迹可循,尤其当它用政治经济学和政治哲学而非伦理学形式表示时更是如此。

  这就是我们今天要讨论马克思正义观时需要讨论古希腊正义观的主要原因。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