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宏宝:哲学与隐喻

——对哲学话语的思考

2018-05-22 10:11 来源:《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作者:牛宏宝

Philosophy and Metaphor:A Reflection on Philosophical Discourse

  作者简介:牛宏宝,男,陕西眉县人,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北京 100872

  原发信息:《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第20175期

  内容提要:哲学被认为是一个由冷推理构成的世界,但如果我们从语言的本性、哲学的修辞写作和哲学建构意义的运作机制进行分析,就会发现隐藏于哲学的冷推理之下的隐喻面孔。隐喻无疑对哲学是危险的,它诱惑理性出轨。但如果哲学没有隐喻,那将对哲学带来不可弥补的损害,因为那样的话它将既不可能讨论可能世界,也不能畅明人类对其可能道路的询问和自由实践的价值判断是如何深度介入到了哲学认识论的建构之中的。因此,对哲学话语中隐喻介入意义建构的揭示,将使我们突破规范哲学的单一的逻辑范式,形成一种在逻辑与隐喻思维张力关系中的哲学认识论新范式。

  Philosophy is considered as a world made up of cool reasoning.But if we make some deep analyses in the nature of language,and on the basis of the operative mechanism of the rhetoric writing and constructive meaning of philosophy,we will find its metaphorical face that is hidden in the cool reasoning of philosophy.Undoubtedly,metaphor is dangerous for philosophy,for it may tempt reason out of the ways.But if philosophy was without metaphor,it would be damaged irreparably,because in that case it would be impossible for human beings to discuss the possible world,open the ways that they could inquire their possible road for their future,or make it clear how the value judgments of practical freedom could involve in the construction of philosophical epistemology.Therefore,the revealing of the meaning construction of metaphor in philosophical discourse will enable us to break through the single logical paradigm of “normal philosophy”,and to form a new paradigm of philosophical epistemology which holds the tension between logic and metaphorical thinking.

  关键词:哲学/隐喻/表征/修辞/写作/认识论/philosophy/metaphor/representation/rhetoric/writing/epistemology

  标题注释:本文为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13AZX026)的阶段性成果。

 

  追问哲学与隐喻的关系,不仅是思考哲学文本中如何使用隐喻的问题,更在于思考哲学的表征问题。所谓哲学表征,就是哲学作为一种话语实践,其通过支配符号的配置、空间分布,以达成与世界的意义关系和其自身呈现意义的方式,并以此将自身与其他话语实践区别开来的方式。

  对哲学自身的表征问题的思考,意味着哲学对自身作为一种话语类型的自觉。这种自觉自哲学诞生之日起,就已经出现。老子对语言的怀疑,柏拉图为了确定的知识而对几何证明的诉求,都是对哲学表征问题的自觉。但对哲学表征问题的持续关注,在西方自苏格拉底、柏拉图开始,就一直聚集在哲学表述的逻辑证明之上,并把哲学论证的规范的形式化视为其客观性的唯一可能;同时把隐喻排斥在哲学之外,归入修辞学和诗学的领域。隐喻遂被当作哲学的敌人,是对理性逻辑的威胁。不过,此间夹杂着两种对立的态度:“对隐喻的研究有漫长的历史,贯穿其历史,隐喻与哲学之间有着一种既狂热、有时又轻薄但牢固的关系。哲学时而拒绝、时而拥抱隐喻。柏拉图自己就是一个隐喻大师,但他蔑视雄辩的华丽辞藻。亚里士多德,一个平淡的作者,在他的论诗学和修辞学著作中,却赋予隐喻以正当性。……洛克对形象语言的公开指责则为哲学中蔑视隐喻确定了腔调——理性主义者和经验主义者联合起来的姿态。只有那些与浪漫传统有关联的哲学家们关注于隐喻的重要性。”①与此同时,传统中国哲学却走着一条属于自己的、一种解释学的道路,隐喻在其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从哲学写作本身来看,有哲学史以来,没有一个哲学家不使用隐喻,且这些隐喻在大多数哲学家的哲学表征中起着重要的建构作用。老子的“道”隐喻,柏拉图的“洞穴隐喻”、笛卡尔的“光隐喻”、马克思的“幽灵隐喻”、海德格尔的“家隐喻”……都是些深具结构意义的隐喻。隐喻在哲学厅堂中扮演着非常重要但复杂的角色,具有多样面孔,有时是戴着面具的隐士,有时是形而上与形而下之间的桥梁,有时则是把经验的地气接入干瘪的概念内室的根须,有时是不同领域之间碰触的交际花……就此看来,哲学话语并非由纯粹的概念构成的“干货”,在干瘪的概念建筑的空隙,隐喻像风、雨、闪电和空气穿过,在其间布下花和苔藓、青草和荆棘、生命与死亡、欢歌和低沉的喃喃细语。诺瓦利斯把哲学界定为“归家”,自那以后,这个“归家”的哲学隐喻曾经图绘了许多哲学家的哲学之旅。只要哲学是“远行”与“归家”的旅程,那么哲学话语流淌的河床就不是理性的逻辑,而是隐喻。

  本文力图通过语言的本质、哲学写作和哲学话语的意义传达三个方面,阐释哲学在逻辑面孔之外的隐喻面孔,并据此对所谓的规范哲学进行认识论的反思。

  语言对于思想具有优先性和首要性。哲学表征中不可被减缩的隐喻,正是基于语言本身的源初隐喻性而被赋予的。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