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少华:作为虚拟自我的真实自我是否可能

2018-05-23 09:47 来源:《自然辩证法通讯》 作者:薛少华

Is It Possible That Virtual Self Can Be a Part of Real Self?

 

  作者简介:薛少华(1985- ),男,陕西渭南人,北京理工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科学技术与社会研究所讲师,研究方向为认知科学、心智哲学与人工智能哲学,E-mail:xueshaohua@bit.edu.cn。北京 100081

  原发信息:《自然辩证法通讯》第20176期

  内容提要:在心理学关于自我意识的实验中,视知觉一直是被试用来进行主观报告的核心实验指标之一。通过对检测自我意识的镜子反射实验的分析,吉布森的生态光学理论与常和曹(2017)的研究均在不同理论层次上证实了这个观点:视知觉对于自我意识的形成与塑造具有非常核心的作用。随着虚拟现实技术的出现,使用者的视知觉系统所接收的信息与其身体行动信息一起产生了数种不同的混合经验。处于虚拟环境中的虚拟化身成为了一种身处真实世界使用者的自我意识在虚拟世界中的体现和延伸,虚拟化身会对真实世界中使用者的自我觉知和在场产生非常强烈的影响。当使用者使用虚拟化身在虚拟世界中进行活动时,其真实自我也会被重新塑造。

  Visual perception has been one of core indicators for subject reporting in the psychological experiment of self-consciousness.By analyzing the mirror reflection test of self-consciousness,Gibson's ecological optics and the study of Chang and Tsao(2017)has proved this key point:visual perception has a very central role for formation and shaping self consciousness.With the advent of virtual reality technology,the information received by the observer's visual perception system has produced several different mixed experiences along with the body action information.The avatar is a projection and extension of the self-consciousness of the real world user in the virtual environment.When a perceiver uses his avatar to act in a virtual world,his real self will be remodeled.

  关键词:虚拟化身/混合经验/视知觉/虚拟现实  Avatar/Mixed experience/Visual perception/Virtual reality

  标题注释:北京理工大学青年教师基础科研项目“虚拟现实中行动与视觉认知研究”,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认知科学对哲学的挑战——心灵与认知哲学重大理论问题研究”(基金批准号11&ZD187)。

 

  自我意识(Self-consciousness)的定义与讨论是西方哲学的核心问题之一。自从笛卡尔、康德等古典哲学关于自我意识的论证,直至当今认知科学背景下的自我意识的研究,自我意识的论题域正在不断地进行扩充。在当前科技飞速发展的情况下,一些如虚拟现实(Vitual Reality)、增强现实(Augmented Reality)和混合现实(Mixed Reality)等新技术的出现,给使用者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知觉感受与心理体验,这些感受经验混合着使用者之前的生活经验和自我认知,这样一来在给自我意识的研究带来了新实验工具的同时,更给自我意识的研究带来了更为复杂的理论难题与挑战。由于身体的感知觉对于自我意识的塑造与改变可能会具有一些非常重要的作用,大多数改变或模拟现实的实验与娱乐设备就主要针对使用者的感知觉接收通道而开发。

  因此,要深入理解自我意识的论题,应首先去关注人或动物是如何认识那个能够承载自我意识的身体。因此,本文对于“自我意识”的探讨与使用,则主要倾向于对自我觉知(Self awareness)的理解。这是由于,相较于复杂的高阶认知,自我觉知是自我意识最基本和最核心的特性之一,它是使主体认识到自己与周围环境事物相区别和与他者相区别的能力。在对自我意识何以产生的研究与实验中,很多心理学者如鲍威尔(T.G.Bower)、[1]阿姆斯特丹(B.Amsterdam)、[2]詹姆斯·吉布森(J.J.Gibson)、[3]巴朗科亨(S.Baron-Cohen)、莱斯利(A.M.Leslie)和福瑞斯(U.Frith)、[4]埃琳诺·吉布森(E.J.Gibson)、[5]罗切特(P.Rochat)[6]和罗切特与罗切特(P.Rochat.,P.Rochat)[7]等人都聚焦“婴儿的自我觉知能力是如何产生的”这一问题,他们大都持有这样类似的观点:即视知觉对婴儿自我觉知的形成具有极其重要的塑造作用。举例来说,罗切特[8]通过镜子实验说明自我意识通过自身大脑神经发育与周围环境交互而逐渐形成。实现自我意识(Self consciousness)的基础,则是自我觉知(Self awareness),而自我觉知实际上在镜子反射实验中可能具有五个层次:

  处于0阶段:迷惑(Confusion)。这是对自我觉知完全无感的阶段,个体无法通过镜子反射实验,对周围环境与自身无法区别。举例来说,鸟类常常朝镜子里飞以至碰撞实际上即表达了这样的阶段,它们把镜子当做世界的一部分和延伸物,无法区分镜子与周围环境的不同。类似的表现还存在于狗、猫、羊或猴子等动物身上。

  处于1阶段:区别(Differentation)。处于该阶段的动物,可以感知到镜子与周围环境有一些区别。

  处于2阶段:情境化(Situation)。婴儿可以将镜子中的人与自己的动作联系在一起,仿佛自己的动作可以遥控镜中人的动作,此阶段形成了明确的自我觉知。

  处于3阶段:确证(Identification)。通过给小孩子头上贴纸片,来让他对着镜子确定位置去除纸片这样的任务,来确证被试能够认出镜子里面的那个人是“我自己”。

  处于4阶段:恒定(Permanence)。这个阶段的小孩子可以换上不同的衣服、鞋帽等外在装束,被试还能认出镜中那个人就是自己,说明被试已经具有一个恒定的自我:有些变量的改变并不能不变的自我。

  处于5阶段:自我意识(Self consciousness)。这个阶段的人可以使用各种心智功能和高阶认知,可以对自己做出评价和判断,也能对他人和社会做出相应的合理判断,并认识到自己所处的物理空间和社会层级。

  类似于这样探查自我意识的心理学实验范围相当广泛,但大多数实验的途径与方法还是通过被试的视知觉活动,来获取行为上的反应和主观的心理状态报告,再对自我意识的产生或存有进行推论,因此可以看出,大多关于自我意识的实验需要依赖于被试的视知觉经验。

  根据镜子反射实验上述五个阶段的检测标准,我们不难发现视知觉系统对于自我意识的产生与塑造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而且,在当前新技术的冲击下,虚拟现实、增强现实和混合现实等模拟技术会给使用者的视知觉带来新的视觉经验,尤其是第一人称视角的虚拟现实类游戏体验,可能会给使用者带来身临其境的感受。而这些计算机模拟出来的视觉经验对象,又会对使用者的自我意识产生哪些改变呢?基于此,我们需要先对视知觉进行考察。本文所讨论的问题主要有两个:

  1.视知觉系统在自我意识的塑造方面具有怎样的核心地位和重要作用?

  2.虚拟现实等新技术下的虚拟视知觉经验,是否也能对自我意识塑造产生相关影响?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