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山:朱熹《周易》研究得失论

2018-05-24 10:55 来源:《哲学研究》 作者:周山

  摘  要:宋代学者朱熹的易学研究不囿前人之见,认为孔子的《易传》是“孔子之易”,程颐的《易传》是“程氏之易”,均有别于“文王之易”。他不迷信权威,读易务循正经,所著易学著作,亦取名《周易本义》;在给学生讲易时,详析前贤解易之弊,要求先从读《周易》原典开始。他治学态度诚实,虽然对《周易》本义有着极其深刻的理解,但是面对学生提问,常作“不可晓”的回应。但他执着于《周易》本是占筮书、卦爻辞本为占筮所用的观念,在释读有些爻辞时难免为其牵累,反而有违文王本意。这是朱熹在《周易》研究中的一个失误。>>收起

  【作 者 】周山,上海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

  【出 处】《哲学研究》 2018年第3期60-66,共7页

  【关键词】朱熹 《周易》 本义 得失

  【基金项目】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招标项目“应用逻辑与逻辑应用研究”(编号14ZDB014)的阶段性成果。

 

  在中国学术史上,朱熹以理学家著称。然而在我看来,朱熹首先是一位易学家。他的易学著作虽然以《周易本义》称名,然而《朱子语类》中与学生详解《周易》卦辞爻辞的记录,更展示了他对《周易》的深刻理解。正是由于对《周易》的深刻理解,才使得他在理学研究上有非同寻常的建树。他写过两首读书有感的诗,都是在做学问的源头上有了感觉之后的心境披露。其中一首广为人知:“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另一首知者可能少一些,其味却更浓:“昨日江畔春水生,艨艟巨舰一毛轻;向来枉费推移力,今日中流自在行。”一个做学问的人在贯通源流之时的一种喜悦之心,跃然纸上。朱熹做学问的源头在哪里?在《周易》。为什么他在做学问时,有“艨艟巨舰一毛轻”那一种举重若轻的感觉?因为他从《周易》这部经典中获得了滔滔“春水”。《周易》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源头,这在常人脑子里往往只是一句人云亦云的套话,在一些学者脑子里也往往是一个内涵并不很丰富的概念。但是在朱熹这里,是已经将《周易》这一源头活水作为推进自己所有学问的第一动力,并由此获得了满心的喜悦,甚至到了“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 的境地。

  研读朱熹的易学著述后,在以下几个方面,给我留下了很深的感受。

  一、不迷信权威

  自从《周易》问世之后,第一次对《周易》作系统阐释的是《易传》(又称“十翼”)。《易传》作者是谁,自古以来均无确认,只是从文中的“子曰”,推论作者是孔子。《易传》之后继起的《周易》阐释者绝大多数是儒家一脉的学者,也便都将《易传》视为出自孔子之口的“圣人之言”;其尊崇的态度,与对待《周易》一般,对《易传》的阐述,绝无半点异议。

  继《易传》之后,对《周易》义理进行系统阐释而在易学史上最具影响者,莫过于魏晋时期王弼的《周易注》。虽然从小深研老子思想而少年即负盛名,成为魏晋玄学思潮的领军人物,然而在阐释《周易》的卦辞爻辞时,王弼仍宗奉孔子《易传》,以彖辞、象辞作为对卦辞爻辞释义的最权威的根据。正因为王弼能在《周易注》中尊奉孔学,所以,唐代的太宗皇帝钦命孔颖达疏解《周易》时,这位孔子的后裔独尊王弼,将《周易注》作为奉诏作疏的唯一模本:“专崇王注而众说皆废”。在孔颖达的《周易正义》一卦辞爻辞之后,即是王弼的注解,然后才是孔疏,孔疏基本上只是对王弼注解的展开,有时甚至再引述一遍王注。因为《周易正义》实际上只是王弼注解的复述与展开,所以该书虽然成为唐代科举时期的权威“统编教材”,在学术上却并无多少新的建树。

  宋代学者,多有易学著作,而以理学奠基人程颐的《程氏易传》最具影响力。继王弼之后,它将义理研究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并为宋明理学奠定了理论基础。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