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恩格斯对"真正的社会主义"的分析批判及其当代启示

2018-05-25 10:59 来源:《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 作者:李晓光

Marx and Engels's Analysis and Criticism of "Real Socialism" and Its Contemporary Enlightenment

 

  作者简介:李晓光,北京科技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原发信息:《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京)2017年第20176期 第36-43页

  内容提要:“真正的社会主义”是19世纪40年代在德国出现的一种社会思潮,德国落后的社会经济制度是其现实基础,德国“哲学”是其思想外壳。马克思、恩格斯不仅分析批判“真正的社会主义”的理论支柱,揭示其德国“哲学”前提;同时还剖析其小资产阶级的阶级实质,进而指出其症结及本质所在。马克思、恩格斯分析批判“真正的社会主义”的理论进路对于当今国内外关于什么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如何建设社会主义的相关讨论有着重要的理论启示与现实价值。

  关键词:马克思/恩格斯/“真正的社会主义”

  标题注释:【基金项目】本文系2016年度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一般项目“马克思恩格斯对错误社会思潮的分析批判及其当代价值研究”(项目编号:16BKS117)的阶段性成果。

 

  “真正的社会主义”是19世纪40年代在德国出现的一种社会思潮。在马克思、恩格斯看来,“真正的社会主义”“不过是无产阶级的共产主义和英国法国那些或多或少同它相近的党派在德国精神天国以及我们将要看到的德国情感天国中的变容而已”①。“他们把法国人的思想翻译成德意志意识形态家的语言,任意捏造共产主义和德意志意识形态之间的联系,这样就形成了所谓‘真正的社会主义’。”②但是,在当时,“‘真正的’社会主义像瘟疫一样流行起来了”③。

  与“真正的社会主义”在19世纪40年代的社会表现及影响类似,当代形形色色的社会主义也称自己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它们在社会生活中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那么,什么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如何辨析当代各式各样的社会主义思潮及其实质?回溯马克思、恩格斯在19世纪40年代分析批判“真正的社会主义”思潮的理论进路,对于今天在意识形态领域进行关于什么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如何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科学探究,有着重要的理论启示与现实价值。

  一、“真正的社会主义”是19世纪40年代独特的德国社会思潮

  马克思、恩格斯认为,作为在19世纪40年代“流行起来”的一种社会思潮,“真正的社会主义”是由德国的一些知识分子即“德国哲学家、半哲学家和美文学家”搞起来的。④它的影响表现在多个领域,“给一批青年德意志的美文学家、江湖医生和其他著作家打开了利用社会运动的大门。……‘真正的社会主义’就是最完备的社会文学运动”⑤。这场“运动”的主要代表人物有:莫泽斯·赫斯(Moses Hess)、卡尔·格律恩(Carl Grain)、海尔曼·泽米希(Hermann Zemich)、鲁道夫·马特伊(Rudolf Matei)、卡尔·倍克(Karl Baker)、海·克利盖(Hay Kriege)等。这些“真正的社会主义”者批判资本主义,宣扬“社会主义”思想,反对无产阶级革命运动。其中,青年黑格尔派的主要代表人物莫泽斯·赫斯是“真正的社会主义”理论的主要提出者,他的思想主要集中于《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人类的神圣历史》等著作中,他主编的《社会明鉴》是宣传“真正的社会主义”的重要阵地。⑥

  总体而言,“真正的社会主义”是不顾19世纪40年代德国经济社会现实基础而“披上一件用思辨的蛛丝织成的、绣满华丽辞藻的花朵和浸透甜情蜜意的甘露的外衣”⑦的德国社会思潮。

  (一)德国落后的社会经济制度是“真正的社会主义”产生的现实基础

  对于“真正的社会主义”产生的社会经济基础,马克思曾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中这样描述:“在法国和英国行将完结的事物,在德国现在才刚刚开始。这些国家在理论上激烈反对的、然而却又像戴着锁链一样不得不忍受的陈旧腐朽的制度,在德国却被当做美好未来的初升朝霞而受到欢迎,这个美好的未来好不容易才敢于从狡猾的理论向最无情的实践过渡。……那里,正涉及解决问题;这里,才涉及冲突。”⑧这也就是说,德国的社会经济制度较之同时期的英法要落后很多,在法国和英国意欲摆脱的社会制度,在德国却正准备张开双臂拥抱它;在法国和英国理论界正在反对的东西,在德国却打算把它运用于实践中。德国仿佛慢了几个节拍,在此刚开始流行的事物,在法国和英国却即将走向结束;在法国和英国正致力于解决社会矛盾和阶级冲突,在德国才初露端倪。因此,德国社会也就没有暴露出如法国和英国那样明显的阶级矛盾,只存在大量的中间人群。因此,试图代表大量中间人群意志的社会思潮应运而生。

  马克思、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进一步揭示道:“由于德国实际存在的各种关系,不可避免地形成了这个中间派别,不可避免地产生了想把共产主义和流行观念调和起来的企图。同样不可避免的是:许多曾以哲学为出发点的德国共产主义者,正是经过这样的过渡而走向了并且继续走向共产主义,而其他那些不能摆脱意识形态羁绊的人则宣传这种‘真正的社会主义’,直到寿终正寝。”⑨“中间派别”思想势必企图调和、折中各种流行观念和说法,以迎合德国大量的中间人群,这正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得以在德国产生并流行起来的社会现实基础。

  (二)德国“哲学”是“真正的社会主义”的思想外壳

  作为中间派别思想和意志的代言人,可以通过什么样的、易于为德国人所接受的形式来表征舶来的法国思想呢?这就是让德国人引以为傲的德国思想体系,即德国“哲学”。一如马克思、恩格斯犀利地指出的,“德国著作家的唯一工作,就是把新的法国的思想同他们的旧的哲学信仰调和起来,或者毋宁说,就是从他们的哲学观点出发去掌握法国的思想”,“这种在法国人的论述下面塞进自己哲学词句的做法,他们称之为‘行动的哲学’、‘真正的社会主义’、‘德国的社会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的哲学论证’,等等”。⑩

  就这样,由于19世纪40年代的德国缺乏英法的社会经济基础,德国的“真正的社会主义”就以德国的思想体系为根基,借用德国的“哲学”作为表征的外壳,简单而拙劣地复制法国的思想。虽然“法国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文献是在居于统治地位的资产阶级的压迫下产生的,并且是同这种统治做斗争的文字表现,这种文献被搬到德国的时候,那里的资产阶级才刚刚开始进行反对封建专制制度的斗争”(11),但是,正如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所揭示的,“真正的社会主义”者采用这样的做法:“他们在法国的原著下面写上自己的哲学胡说。例如,他们在法国人对货币关系的批判下面写上‘人的本质的外化’,在法国人对资产阶级国家的批判下面写上所谓‘抽象普遍物的统治的扬弃’等等”,于是,“法国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文献就这样被完全阉割了”。(12)因为“在这种著作从法国搬到德国的时候,法国的生活条件却没有同时搬过去”,最终的结果是,“在德国的条件下,法国的文献完全失去了直接实践的意义,而只具有纯粹文献的形式。它必然表现为关于真正的社会、关于实现人的本质的无谓思辨”。(13)“真正的社会主义”一如其他的德国思想体系,在纯粹精神的、思辨的文献中进行关于人的问题的阐述。由于其探讨抛开现实的社会根基,结果只能是徒具无谓形式的无意义的空论,而毫无实际的应用价值。因此,“声称以‘科学’为基础的‘真正的社会主义’,本身首先就是一种秘传的科学;它的理论著作只供那些熟知‘思维着的精神’的奥秘的人阅读”(14)。

  总之,作为19世纪40年代独特的德国社会思潮,“真正的社会主义”一方面忽视了当时德国经济社会现实条件,另一方面以德国的思想体系为根基,使德国的“哲学”成为其借以表征的外壳,并对法国的思想进行了简单而拙劣的复制。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