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征:德勒兹与影像的第四隐喻

2018-05-29 10:0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薛征

  美国学者查尔斯·阿尔特曼总结了影像理论史上关于银幕的三个重要隐喻:窗口、画框和镜子。阿尔特曼认为,三个隐喻分别代表了对于影像的三种不同理解。窗口隐喻关注影像与现实之间的关系,画框隐喻关注影像的内部构成,镜子隐喻则关注影像与观影主体之间的关系。在阿尔特曼看来,直到20世纪60年代,虽然窗口隐喻和画框隐喻的争论在影像理论领域依然有着重要影响,但影像理论的基本对立已经不再是写实主义与形式主义的对立,而变成经典电影叙事同现代电影叙事的对立。

  德勒兹所面对的正是影像理论的这一处境。麦茨在第一电影符号学中引入了索绪尔的语言学理论,在第二电影符号学中借鉴了拉康的精神分析学思想。在前者中,麦茨将影像化约为语言;在后者中,麦茨又将电影类比为梦。德勒兹同时反对这两者并指出,麦茨将影像类比为语言,事实上是用陈述替代了影像。德勒兹认为,影像既非语言又非言语,而是一种心智材料,这种心智材料通过与思维的结合而发生作用。电影具有某种语言的可陈述性,语言可以通过意义单元的操作,从电影这一精神装置中提取语言陈述,但这种语言陈述与影像本身依然是异质的。电影是一种在非语言意义上形成的质料,语言可以陈述影像但不能就此替代影像。

  德勒兹讨论的不是符号的能指和所指,而是符号的类别和影像的维度。美国符号学家皮尔斯将影像划分为三个维度:第一维度的影像只涉及自身;第二维度的影像只通过他物涉及自身;第三维度的影像只通过与其他事物之间建立关系涉及自身。德勒兹借用皮尔斯的这一划分,将情感影像归入影像的第一维度,将动作影像归入影像的第二维度,将心智影像归入影像的第三维度。此外,德勒兹还将动作影像中的感知影像称为一种零度影像。在德勒兹看来,影像的维度会不断增加,而影像维度的每一次增加都会给电影本身带来重要变化。这是德勒兹对于麦茨的第一电影符号学的否定。

  德勒兹区分了运动影像和时间影像,认为运动影像基本对应于经典电影,而时间影像基本对应于现代电影。如果说叙事是经典电影的主要表现方式,白日梦是其主要效果,那么在现代电影这里,叙事则开始变得破碎和零散,白日梦状态也开始被不断打破。麦茨的理论在理解经典好莱坞电影方面尚有其效用,然而二战后的欧洲现代电影很大程度上就是在不断打破这种梦境和幻觉。现代电影不再像经典电影那样追求无缝剪辑,而是恰恰相反,即不断拉大这种缝隙,使其变得触目惊心。电影也不再仅仅是观众逃避现实的一种手段,而是召唤观看者与其一起思考。这是德勒兹对于麦茨的第二电影符号学的否定。

  德勒兹以皮尔斯的符号学改写了麦茨对于影像的索绪尔符号学式的解读;以柏格森和尼采的生命哲学更新了麦茨对于电影机制和观影情境的精神分析式描述。在理论的改写与更新之外,德勒兹还试图在电影史中找到更为坚实的基础。德勒兹以二战后的意大利新现实主义作为时间影像开始的标志。在德勒兹看来,正是由于战争使人的感知方式发生了巨大变化,从而产生了对于一种新的影像类型的要求。经典电影的连贯影像、理性分切、整体的节奏与和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现代电影的脱节影像、非理性分切以及独立影像的再接。两种电影叙事代表了两种感知世界的方式。通过这种对比,德勒兹在理论上回应了经典电影与现代电影在叙事方面的明显差异。

  在此基础上,德勒兹创造了晶体影像这一概念。晶体影像的根本特征就是不可辨识性和不可确定性。在晶体影像中,真实与想象之间的界限变得模糊,现实与潜在之间彼此交换。无论是窗口隐喻、画框隐喻还是镜子隐喻,某种意义上都是一种平面的表达,德勒兹的晶体隐喻则将影像问题立体化。晶体既是镜子又是种子,既在各个面向上不断映射,又在环境中如根茎般不断生成。对于德勒兹来说,无论是谈论哲学、文学、艺术还是电影,其目的都是一样的,都是为了在其中发现差异、游牧、逃逸和生成。在这一意义上,德勒兹的晶体隐喻可以看作其根茎、褶皱等概念在影像领域的延伸。通过晶体影像这一概念,德勒兹将影像问题褶皱化和根茎化了。

  正如阿尔特曼指出的,窗口隐喻和画框隐喻都忽视了观影主体。镜子隐喻通过将观影情境和拉康的镜像阶段进行类比,进而将观影主体的问题纳入到影像理论的考察之中。德勒兹则在此基础上将观影主体的创造性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在德勒兹看来,正是观影主体与影像的相遇,使主体生命中的生成得以可能。生命本身就是不断肯定和生成,这是德勒兹在尼采哲学中得到的教益和启示。主体与影像的相遇使观影主体的感知方式和存在方式发生了相应的改变,这种相遇成为主体生命中的一个事件。当观众在电影院中观看一部电影的时候,他所面临的是一次生成的契机。

  对于德勒兹来说,电影的意义就在于不断生产出差异性、多样性和异质性,最终成为一种生成的艺术。德勒兹的理论建基于二战后大师辈出的电影作者时代,正是在这些现代电影作者的实践中,德勒兹找到了自身理论的落脚点。德勒兹认为,电影与哲学的关系,就是影像与概念的关系。德勒兹以其独特的概念创造方式介入电影,将电影作为其概念驰骋的场域,在窗口隐喻、画框隐喻和镜子隐喻之外提出了晶体隐喻,以此实现了自己所说的“对于柏拉图主义的颠倒”。正是在晶体影像的基础上,德勒兹建立了一种独特的电影哲学,奠定了自身在影像理论史上的重要地位。

  (作者单位:苏州大学传媒学院)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