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华军:科学理论的结构与形而上学

2018-05-31 00:06 来源:《科学技术哲学研究》 作者:刘华军

Structure of Scientific Theory and Metaphysics

 

  作者简介:刘华军(1971- ),男,江苏连云港人,哲学博士,贵州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研究方向为科学哲学。贵阳 550025

  原发信息:《科学技术哲学研究》第20176期

  内容提要:科学结构实在论没有处理好形而上学论题。第一,结构实在论作“本质”与“结构”二分,从“本质”的坏之中区分出“结构”的好,错误理解和使用所谓“指称的因果论”。第二,以“结构”的客观性否定反实在论对于客观性的消解,可是“没有关系者的关系”又如何才能说明结构的客观性。没有客观性,结构的实在性又如何保证。第三,ESR与OSR是个体及其内在性讨论的两个进路。内在特性不可知将会导致形而上学与认识论之间出现裂隙。当追问个体内在特性,OSR须以不充分决定性命题否定个体内在性。相反,若承认结构关系与因果关系能够互换,则要承认个体的内在性。第四,OSR把结构作为本体论,却无法回答“空的结构如何起到解释原因的作用?”

  Structural realism of science could not deal with the metaphysical thesis well.Firstly,structure realism which distinguishes "structure" from "essence",misunderstands and misuses the so-called "causal theory of reference".Secondly,how can we explain the objectivity of the structure without relationship of relata? And how the nature of the structure is guaranteed without objectivity? Thirdly,inaccessibility of intrinsic character will lead to a gap between metaphysics and epistemology.OSR must negate the individual internality by underdetermination.But you must recognize individuality if you insist that causality can be replaced by structures.Fourth,OSR takes the structure as ontology,but it can't answer "how can the empty structure play a role in explaining?"

  关键词:结构实在论/本体论/形而上学/内在性/因果关系  structural realism/ontology/metaphysics/individual internality/causality

  标题注释:贵州大学人文一般项目“马克思主义自然哲学研究”(GDYB2014001)。

 

  结构实在论论争的焦点是“结构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出现”。认识论的结构实在论(epistemic structural realism,以下简写为ESR)和本体的结构实在论(ontic structural realism,以下简写为OSR)提出以理论内部结构的连续性,来解决科学变化引发的问题,以结构主义视角探索维护科学实在论。

  把结构作为一种认识论论纲,无论是宏观还是微观,随着认识层级不断深入,构成结构的实体将无处藏身,结构与结构方法都将失去意义。结构实在论将无法应对不可知论的解读,而现代物理学与宇宙学需要实在论作为支撑,否则发展将失去方向。既然结构实在论承认结构的本体论地位,也不否定基本本体的存在,所以要想处理好个体、性质与关系之间的关系,就不能仅将性质赋予个体或者只是用个体之关系来解释性质,需要在某种普遍性预设之下解读结构的性质。因而,理解实在论与反实在论纷争需要加入形而上学视角。

  一、理论需要表征

  结构实在论认为,菲涅耳所提供的数学方程被麦克斯韦保留,菲涅耳光学理论与麦克斯韦电磁理论存在结构上的连续性。“纯粹在数学层面,旧理论与新理论假定(用方程解释术语)非常一致。”[1]如果说数学反映变量之间的结构关系,那么从菲涅耳到麦克斯韦理论的结构关系没有改变。连续性隐含在科学理论内容自身所具有的结构性阐述之中。理论连续在于理论术语的结构关系,而不是理论术语的内容。相反,理论实体的内容是通过理论的结构来认识。

  理论内容可以用拉姆西语句(Ramsey sentence)来表达。以逻辑术语表达非逻辑术语,在带有新的变量的语句中替换理论术语,表达理论的变化。理论将去除描述实体的本质部分,而只留下描述结构的部分。在拉姆西语句应用于不可观测实体时,不允许有实体(substanctial)谓词。

  拉姆西语句将遇到两个问题,其一,理论内容的某一部分在理论变化中被保留下来,这部分用结构关系来表达,结构-内容这种说法并不准确。[2]正常情况下部分相互间不一致,并且得不到所有可观察结果。部分若无穷尽,理想相关将塌缩于经验相关,拉姆西语句的效应将降低。[3]其二,拉姆西语句只能使用逻辑和观察术语,不能告知任何不可观测的世界。这也是拉姆西语句遭到纽曼(Newman)反对的基本理由。[4]显然,把结构归因于理论的数学结构,那么势必面对拉姆西语句在结构实在论中的困境。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