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忠桥:马克思认为“正义是人民的鸦片”吗?

——答林进平

2018-06-05 10:12 来源:《社会科学战线》 作者:段忠桥

  Does Marx Believe that "Justice Is Opium to People?" An Answer to Lin Jinping

  作者简介:段忠桥,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研究方向:政治哲学。北京 100872

  原发信息:《社会科学战线》第201711期

  内容提要:本文作者在2015年发表于《哲学研究》的一篇论文中提出,“历史唯物主义与马克思的正义观念在内容上互不涉及、在来源上互不相干、在观点上互不否定”。对此,林进平在《中国人民大学学报》2017年第3期发表了一篇题为《从宗教批判的视角看马克思对正义的批判——兼与段忠桥先生商榷》的论文,文中一方面批评本文作者的观点“不论是在立论的文本依据,还是在论证上都难以成立”,另一方面提出了一种新观点,即马克思之所以批判、拒斥正义,是因为他“把正义视如宗教”,认为“正义是人民的鸦片”。本文认为林进平的批评是基于偷换概念;他的新观点是基于主观臆断,因而它们都难以成立。

  关键词:正义/宗教/偷换概念/主观臆断

 

  近十几年来,在我国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历史唯物主义与马克思正义观的关系成了一个既引起人们普遍关注又引起颇多争论的问题。对于这一问题,我在《哲学研究》2015年第7期发表的一篇题为《历史唯物主义与马克思的正义观念》(以下简称《观念》)的文章中提出,“历史唯物主义与马克思的正义观念在内容上互不涉及、在来源上互不相干、在观点上互不否定”。①对于我的这一见解,一些学者提出了不同意见,中共中央编译局研究员林进平在《中国人民大学学报》2017年第3期发表了一篇题为《从宗教批判的视角看马克思对正义的批判——兼与段忠桥先生商榷》(以下简称《商榷》)的文章,文章的前一部分批评我的观点“不论是在立论的文本依据,还是在论证上都难以成立”,文章的后一部分提出并论证了他的一种新观点,认为马克思之所以批判、拒斥正义,是因为他“把正义视如宗教”,认为“正义是人民的鸦片”②。本人非常赞赏林进平的勇于开展学术批评的做法,但对他的批评和他的新观点却难以接受,因为其推断是基于偷换了概念,其新观点是基于主观臆断。

  林进平在提出他的批评之前,先引用了我的《观念》一文的“摘要”:“依据马克思、恩格斯本人认可的相关论述,历史唯物主义是一种实证性的科学理论;马克思涉及正义问题的论述大体上可分为两类:一类是从历史唯物主义出发对各种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的正义主张的批评,另一类则隐含在对资本主义剥削的谴责和对社会主义按劳分配的批评中。马克思的正义观念,指的只是隐含在第二类论述中的马克思对什么是正义的、什么是不正义的看法。马克思实际上持有两种不同的分配正义观念:一种是涉及资本主义剥削的正义观念,即资本主义剥削的不正义,说到底是因为资本家无偿占有了本应属于工人的剩余产品,另一种是涉及社会主义按劳分配弊病的正义观念,即由非选择的偶然因素所导致的人们实际所得的不平等是不正义的。历史唯物主义与马克思的正义观念在内容上互不涉及、在来源上互不相干、在观点上互不否定。”③在他看来,我的这篇论文提出了一种有别于学界的观点,但我的论证却不足以令人信服,因为我不在“‘显性论述’而在‘隐性论述’中发现‘马克思的正义观’”④,故此,我“发现的‘马克思的正义观’缺乏依据”⑤。在我看来,林进平的这些批评不能成立,因为他在批评中讲的“马克思的正义观”,根本不是我在《观念》中讲的“马克思的正义观念”。

  在回应林进平的批评之前,我先谈谈我是如何提出与使用“马克思的正义观”和“马克思的正义观念”这两个概念的。我是在发表在《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13年第9期的一篇题为《马克思正义观的三个根本性问题》的论文中提出“马克思的正义观”的。我在这篇论文中指出:“我这里使用‘马克思的正义观’而不使用‘马克思的正义理论’的提法,是因为在我看来,马克思对正义问题没做过全面系统的阐释,而只有一些散见于不同时期论著、针对不同问题的相关论述”⑥。这些话表明,我是用“马克思的正义观”泛指马克思在其相关论述中涉及正义问题的各种看法。我还进而指出:“仔细研读一下马克思以及恩格斯的著作我们不难发现,他们有关正义的论述大多与分配方式相关,因而,我们对马克思正义观的探讨,应集中在他的分配正义观上”⑦。我提出“马克思的正义观念”则是在2015年发表的《观念》一文中。我在这篇论文中提出,“根据笔者对马克思著作的研读,他在创立历史唯物主义以后涉及正义的论述并不多,而且这些论述大多与分配问题相关”,⑧而马克思涉及分配正义问题的论述大体上可分为两类,“一类是从历史唯物主义出发对各种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的正义主张的批评,另一类则隐含在对资本主义剥削的谴责和对社会主义按劳分配的批评中,我这里讲的‘马克思的正义观念’,指的只是隐含在第二类论述中的马克思对什么是正义的、什么是不正义的看法”⑨。以上表明,我提出“马克思的正义观”在前,提出“马克思的正义观念”在后;我用“马克思的正义观”泛指包括分配正义观在内的“马克思在其相关论述中涉及正义问题的各种看法”,我用“马克思的正义观念”特指“隐含在对资本主义剥削的谴责和对社会主义按劳分配的批评中”的马克思对什么是正义的、什么是不正义的看法。说得再具体一点就是,马克思认为资本主义剥削是不正义的,社会主义按劳分配的两个弊病也是不正义的。

  那么林进平在批评中讲的“马克思的正义观”意指什么?让我们看看他的相关论述。在引用我的《观念》一文的“摘要”之后,他紧接着讲了两段话。第一段话:“段先生认为马克思关于正义问题的论述有两类:‘一类是从历史唯物主义出发对各种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的正义主张的批评,另一类则隐含在对资本主义剥削的谴责和对社会主义按劳分配的批评中。’对于前者,马克思有着明确的论述,也被很多学者认为是透露出‘马克思的正义观’或‘马克思主义正义观’的‘显性论述’;后者则是需要段先生独特的破解技巧才能为我们所知晓、被段先生认为隐藏有‘马克思的正义观’的‘隐性论述’。段先生认为‘马克思的正义观’不存在于‘显性论述’之中,而存在于‘隐性论述’之中”。第二段话:“段先生的这一‘论断’不免给人们留下了这样的存疑:‘马克思的正义观’为何不是存在于‘显性论述’之中,而偏偏是存在于‘隐性论述’之中?难道是因为‘显性论述’缺乏‘可信的文本依据’?”⑩林进平在这两段话中先后四次使用“马克思的正义观”,他讲的“马克思的正义观”与我讲的“马克思的正义观念”是同一概念吗?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