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森林:回归自然:马克思与尼采的共同旨趣

2018-06-06 11:18 来源:《学术月刊》 作者:刘森林

Return to Nature:The Common Purport of Marx and Nietzsche

 

  作者简介:刘森林,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教授。山东 济南 250100

  原发信息:《学术月刊》第201710期

  内容提要:本是推崇人之主体性地位的现代性,因为主体的内在性特别需要外在体现而成就了“自然”的至高地位。马克思和尼采都不同意康德关于自由与自然的二分对立思想,肯定自然的基础性,把人首先视为是自然存在。虽然马克思的着重点不在人的自然性方面,但仍然肯定自然对于自由的优先性。尼采更是强调自然是最大的理性,是人最大、最根本的现实。尼采着重的是第一自然,马克思着重的是社会历史运行中新塑造的第二自然;尼采的自然进程之方向是永恒轮回,马克思的历史观念指向的是不断进步。但他们推崇的生产力和强力意志,都是客观、自然的存在,并且都指向自然和社会的统一,也都意味着一种生成着、发展着的行动和过程,甚至是可以用科学描述的自然历史过程。虽然各自推崇的“自然”其着重点、内涵、运行方向等各不相同,但回归自然是他们各自哲学的共同点。

  关键词:自然/生产力/强力意志/马克思/尼采

  标题注释:本文为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历史唯物主义的现实观研究”(15AZX002)的阶段性成果。

 

  一、凸显“人”的现代性反而成就了“自然”

  自从自由与自然的矛盾被康德视为四个二律悖反之一、自由在实践哲学中更受推崇以来,自然与自由的矛盾就凸显着现代性的矛盾与危机。德国唯心论从主体性入手试图找到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案,但难言成功。如吉莱斯皮所论,“现代性有两个目标:使人掌控和拥有自然,以及使人的自由成为可能”①。人们常常把前者视为后者实现的前提。按照主体性哲学的思路,求自由导致的自由与自然的矛盾,原本不是问题,因为自然的被认识、被把握、被利用和被改造正是通向自由的道路,两者是一回事。但在黑格尔—马克思—卢卡奇的路向中,依赖于自然对人的约束减少的自由王国建构之路并不平坦:第一自然还未被征服,社会历史自身营造出来的“第二自然”又横在主体面前逼迫主体就范。设想“自然”退却的“自由”之路导致的却是“自然”地位的日益凸显。在现代思想对神、人、自然三者的位置和关系进行了重新排定和解释后,取代“神”日益取得核心地位的“人”,由于其奥秘在于内在性,而内在性如无客观证成就是空泛的,它势必十分依赖的证成就只能是对本来低于自己的“自然”的掌控和改造。结果,越需要这种证成,就越凸显了“自然”的重要地位,从而使得“人”只得了空名,实际取得核心重要地位的反而是“自然”。于是,原来以趋“神”为目标的“人”,祛魅后却不断趋向“自然”。人身上趋向、靠近自然的那些特性得以日益凸显,使得人与“自然”不断切近和统一。于是,新的现代形而上学越来越重视自然,“赋予自然以存在者层次上的优先性,使注意力偏离了人或神的优越性问题,但并没有消除它”②。如汤因比所说,“自然是17世纪人类自我神化的奖赏;人建立的对于自然的有效统治表明他已把自己抬举为真神;他通过证明自己是技术——这是个希腊词,指一种使自然屈服于人的花招——背后的主人,表明自己的神性”③。于是,自然科学最受关注,人类学次之,神学已不被视为科学了。

  中国的改革开放以自己特有的形式拥戴这种现代思想。实践唯物主义推崇的主体性,很快就转化为对作为改造自然的能力的“生产力”的大力推崇。这种推崇也很快就导致了对有助于提高生产力、效率的那些学科、部门地位的迅速提升。伴随着实践唯物主义理论逻辑中“自然”地位的低下悄悄得以发展的社会世俗化,把原来的神圣理想消解了之后,通过理想主义式微、人文精神大讨论等过渡,逐渐把“自然”抬上了越来越重要的位置。作为自然的人(身体、欲望)跟作为理想的人、人文精神的人相比,日益受到推崇和重视。生态环境问题的凸显进一步推进和强化了这一点。这一切都使得一直处于现代性关注之核心的现代性与自然性的关系,在中国的关注度大为提升。马克思与尼采都是现代性批判的大家,总结、反思他们在这个问题上的观点,自然极为重要。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