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怡:从第24届世界哲学大会主题看当代中国的哲学研究现状

2018-06-06 11:19 来源:《探索与争鸣》 作者:江怡

An Observation of the Current Situation of Philosophical Research in Contemporary China from the Themes of the 24th World Philosophy Conference

  作者简介:江怡,北京师范大学哲学学院教授,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教育部高等学校哲学教学指导委员会秘书长,中国现代外国哲学学会名誉理事长,第24届世界哲学大会项目委员会委员、中国组委会学术委员会委员。北京 100875

  原发信息:《探索与争鸣》第201711期

  内容提要:第24届世界哲学大会的主题“学以成人”在中国哲学界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也部分反映了中国哲学研究的局限性。对这个主题涵义的不同解读,直接关系到如何理解中国哲学研究在世界哲学研究中的位置。当代西方哲学的变化促使我们重新思考当代中国的哲学研究。反思中国哲学研究的现状,找到解决所存在困难的出路,最终将推进中国哲学的研究。

  关键词:“学以成人”/世界哲学大会/当代哲学变化/当代中国哲学研究

 

  第24届世界哲学大会将于2018年8月在北京举行。此次大会的主题是“学以成人”。这个看上去很具有儒家思想风格的主题自发布之后,在国内哲学界就引起了不小的反响。很多人认为,这个主题符合儒家思想传统,加之本届大会在中国举行,因而使得这个主题更容易被解释为此次世界哲学大会将以中国传统哲学为核心。更有甚者,这个主题还被解读为中国传统文化在当代世界哲学文化中开始占据主导地位,等等。由于笔者全程参与了此次世界哲学大会的申办、筹备和日程安排等工作,因此,我希望能够通过对此次世界大会主题的解读,说明这个主题的真正涵义,由此解释当代哲学语境中对这个主题的理解,并对当下中国的哲学研究现状做出一些分析。

  解读“学以成人”的涵义

  在“第24届世界哲学大会”的致辞中,国际哲学团体联合会主席德莫特·莫兰对本届大会的主题做了如此的阐释:“世界文化、全球化以及作为世界公民的我们在努力实现我们共同的人性的过程中所遭遇的各种各样的生存和环境的挑战”。他希望,本届大会向着跨文化的理解迈出重要的一步。大会中国组委会主席、北京大学党委书记林建华和校长郝平在致辞中也表示,围绕这个主题,全世界的哲学家们可以展开多种维度的关于人的思考。他们说,“当代世界,伴随着科学和技术的进步,人类在享受各种便利的同时,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和危机。文明之间的冲突、国家之间的冲突、人和社会之间的紧张、人与人之间的紧张以及个体生命内部的紧张,需要哲学家的智慧来加以化解。没有谁能够提供一个简单而现成的答案,但是理性的思考和对话可以让我们创造一个更好的世界,成就一个更适合这个时代的生命。”这些话可以说是很好地表达了本届大会主题的基本理念。大会的学术委员会主任、北京大学杜维明先生在大会启动仪式上致辞指出,“哲学不仅是理性思辨、自我反思,追求真理和意义的学问,也是学做人的学问。‘学以成人’是理论和实践的结合,是认知,也是行为。个人不是孤立的个体,是一个网络的中心点,也是另一个中心点的组成部分。学做人,必然牵涉他者,如家庭、群体、民族、社会、国家、宇宙。从生物人到文化人、文明人、政治人、经济人、生态人,等等,包括各种人物角色的转换,人始终处在转化和被转化,塑造和被塑造的变化过程之中。”这向我们表明了本次大会主题的现实意义。

  虽然以上学者们都对本届大会主题给予了充分说明,但在他们的说明中却依然存在着不同的维度。从以上的阅读和在启动仪式上不同学者的阐释中,我们大致可以读出以下内容。

  第一,“学以成人”是回应时代问题的挑战。的确,当代哲学的重要任务就是要回答时代向我们提出的严峻问题。以社会的变化和时代的更新说明哲学的时代使命,这似乎也成为哲学研究的题中之意。这听上去很高大上的内容,却总是使人感到不解和不安。不解在于,“学以成人”原本是用于说明个人成长和发展的根据和理由,也是个人进入成熟的过程和途径。把这个关乎个人成长的说明,解释为对社会和时代问题的回应,这似乎抬高了这个命题的原本含义。当然,我们也可以这样解释:因为个人的成长是与社会的发展密切相关的,所以,用这个关乎个人成长的命题去阐述时代问题的挑战,似乎也无可厚非。然而,我们不要忘记,无论是《论语》中讨论“学而”和“成人”,还是《荀子》中的“劝学”论述,孔子和荀子都把“学以成人”的思想解释为个人的道德修养,最终达到“积以成圣”的目的。显然,即使是在中国传统哲学中,“学以成人”强调的是个人的道德操守,突出的是德性能力的培养,这与社会发展和时代变化之间的距离相去千里。杨国荣曾指出,“学”在宽泛意义上既涉及外部对象,又与人相关,“成人”则指成就人自身。狭义之“学”主要与知识的掌握和积累相联系,以“成人”为指向的广义之“学”则以知与行的统一为其内容。这一视域中的“学以成人”相应地意味着:在知与行的展开过程中成就人自身,其中既涉及本体与工夫的关系,也关乎性与习的互动。[1]这些都无法被解释为该命题是对时代问题的回应。更准确地说,这个命题与时代变化无关,而只是与个人的道德养成有关。

  第二,“学以成人”是哲学家应尽的社会责任。如果说这个命题只是与个人的道德生活有关,那么我们是否可以进一步地解释,由于个人的道德生活是与社会时代变化密切相关的,因此,道德养成也应当与社会和时代有关,因为我们都知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道理。所以,“学以成人”就自然地被解释为哲学家应尽的社会责任。然而,这种把道德理想与社会责任混为一谈的做法,实在无法合理地解释这个命题的含义。我们知道,社会责任是社会对个人的义务要求,而不是个人对社会的道德准则。没有尽到责任,并不意味着没有符合准则,而只是没有履行义务而已。因此,对责任的要求不能代替道德的目的,同样,道德上的准则也不能取代社会的责任。这两者的关系应当是一目了然的。但是,把“学以成人”这样一个道德准则解释为哲学家应尽的社会责任,显然就是混淆了这两者的关系。进一步地说,如果把“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作为这种混淆的理由,这可以说明“学以成人”这个命题本身的含义,但却没有真正理解这个命题作为本届世界哲学大会主题的用意。固然,我们可以把哲学家应尽的社会责任理解为本届大会的主旨,但这显然并非“学以成人”这个命题所表达的用意。换句话说,把“学以成人”解释为哲学家应尽的社会责任,这是削弱了这个主题的深刻内涵,把一种道德准则降低为一种义务要求,也违背了“学以成人”这个命题的最初意义。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