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昕桐:马克思现实性概念的本体论意蕴

——现实的“劳动—经济—实践”结构

2018-06-07 10:31 来源:《江海学刊》 作者:李昕桐

The Ontological Connotation of Marx's Realistic Concept

  作者简介:李昕桐,1978年生,哲学博士,黑龙江大学哲学学院副教授。

  原发信息:《江海学刊》第20176期

  内容提要:马克思的现实观经历了从“批判的社会—政治”现实观到“劳动—经济—实践”现实观的转变。马克思不断地实现社会实践逻辑,并在经济学视域中反思现实:现实是人在经济过程中的实践活动,现实是一种实践结构,尤其是“劳动—经济—实践”结构。现实的“劳动—经济—实践”结构具有历史性维度和社会性维度。在马克思现实性概念中内含本体论意蕴。

  关键词:现实/劳动—经济—实践结构/本体论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项目“马克思的现实观及其对国家治理的启示研究”(项目号:17BZX028),中共中央编译局委托项目“新现象学视域下的马克思感性活动思想研究”(项目号:15SQWT10),黑龙江省哲学社会科学研究专项项目“马克思感性活动思想中的身体现实性研究”(项目号:16ZXD04)的阶段性成果,黑龙江大学专项基金(基地研究一般项目)“身体现象学视域下的马克思‘现实观’研究”(项目号:HDJDY201610)资助。

 

  现实问题是哲学中的旧问题。“现实性”概念内涵丰富,古希腊时期、基督教神学时期、现代自然科学时期的“现实性”概念的意义不断演化,“现实性”有不同的哲学定位,就有不同的哲学观点。在德国唯心主义阶段“现实性”问题成为思想家们关注的热点,几乎成为哲学为之努力的目标。黑格尔在思辨唯心主义框架下尝试着思想的“绝对”根据,在“纯粹的”哲学中确立起思辨的“现实性”概念,其“现实”是理性的自我活动的展开过程,“凡是现实的都是合理的,凡是合理的都是现实的”①。费尔巴哈评价道:“思辨哲学的本质无非是上帝的理性和想象的本质。”②马克思继承了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思想,对黑格尔哲学思想的头足倒置进行了批判。正如他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第十一条中提出的,“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③。在关于黑格尔和费尔巴哈现实观的扬弃中,马克思逐步确立了自己的现实观,这种现实观是对“现实”新的理解。这种理解首先来自于对黑格尔哲学的思考,“本质与实存的统一”④。“现实事物的表现就是现实事物本身”⑤,“现实性在其展开过程中表明为必然性”⑥。现实是事物的实质作为扬弃自身而发展,是事物本质自我实现的过程,这就是现实性的过程意义、历史意义。在费尔巴哈的理解中,现实是感性的,是对象性的,人和自然只有在感性对象性之中才能成为现实的人和现实的世界。

  马克思的现实观经历了早期通过对抗唯心主义得出的“直观的、实际的原初体验”的理解,对社会政治进行批评,这就是“批判的社会—政治”现实观;到后来理解实践是主体活动通达现实的唯一途径,并在经济学视域中反思现实的实践现,即现实是人在经济过程中的实践活动,现实是一种实践结构,尤其是“劳动—经济—实践”结构。

  现实的“劳动—经济—实践”结构的内涵

  马克思的思想从德国唯心主义开始,发源于青年黑格尔派运动,在哲学上致力于“批判”,这种批判从对宗教意识的批判开始,经历了对德国唯心主义思辨哲学的批判,以及对国家和社会的政治批判⑦。在对黑格尔法哲学的批判阶段,马克思依据社会批判视角的定位提出问题,并在政治实践的框架下批判黑格尔的思辨哲学,在现实性上对黑格尔哲学进行“颠倒”,即家庭和市民社会决定国家。马克思早期“批判的社会—政治”现实观是建立在对黑格尔思辨哲学的批判基础之上的。从1843年《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对黑格尔法哲学的批判,到1843年《论犹太人问题》对宗教的批判,再到1843~1844年《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以及1845年《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马克思不断地实现社会实践逻辑,在这个过程中完成了从“批判的社会—政治”现实观到“实践”现实观的转变。

  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中对“现实性”概念的新理解在马克思进一步的思想转变中起到关键作用。马克思在宗教批判中对社会的、国家的、人的实现意义进行反思,就是实践维度中真正的人的世界的实现。马克思真正的世界观包含着一个完整的现实性概念,这个新的现实性概念不再涉及形而上学本体论思考,而是人学意义的现实,人的现实。现实是“活动”的人的现实,确切地说,是从事实践活动的人的现实,所以是具有社会—历史实践意义的现实,这种现实观具有社会—历史—实践的本体论意蕴。

  但这种现实观需要一个确定性的表述。现实的核心内涵是实践,是人的实践活动,而实践的基本范畴是劳动,实践是通过劳动确定的经济领域的实现。所以说,现实是劳动—经济—实践的现实,是人学视域的“劳动—经济—实践”结构。

  第一,现实的核心是实践。

  马克思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进一步证明《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对现实性概念的新理解,只是对费尔巴哈的人本学宗教批判进行了更加深刻的反思。马克思从对天国的批判转到对尘世的批判,从对宗教的批判转到对法的批判,从对神学的批判转到对政治的批判,并将这种批判延伸到人学维度——即人的生活现实性的塑造—实践。人的本质应该是社会逻辑的实现以及这种实现的革命性结果。在这里,马克思表达这种革命性承诺的反思,即实践观,这是关于人类解放的、人的存在意义的。马克思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明确地将实践作为新世界观的主导原则。新世界观的唯物主义立足于这样的实践现:“从前的一切唯物主义(包括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的主要缺点是:对对象、现实、感性,只是从客体的或者直观的形式去理解,而不是把它们当作感性的人的活动,当作实践去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