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敏浩:牟宗三对刘宗周思想的衡定

——以“归显于密”为中心的检讨

2018-06-12 21:48 来源:《云南大学学报》第3期 作者:黄敏浩

  作者简介:黄敏浩,男,香港科技大学人文学部副教授。

  摘要:当代新儒家的牟宗三以“归显于密”衡定明儒刘宗周(1578-1645)的思想。这里检讨其说,认为第一步归显于密之“摄知归意”或可引生意知回环互说以致显密混淆的问题。吾人或可补充之以“从已发归于未发”之说,使其意义得以确定。至于第二步归显于密,牟宗三以“以心著性”来规定之。吾人则认为“以心著性”可有歧义。“以心著性”实可有“尽心成性”及“尽心即性”之二解。刘宗周之所谓心形著性,应该是在把性体之外在客观义和形式义简别开之前提下去理解,方得还原其心性论之真实。在此意义下,刘宗周的思想便应是一“尽心即性”而非“尽心成性”之系统,而可以归属广义的王学。

  关键词:牟宗三;刘宗周;归显于密;以心著性

    来源:《云南大学学报》2018年第3期

  一、引言

  在现代的宋明理学研究中,当代新儒家的牟宗三的研究成果可谓重要。他认为从哲学的立场而言,宋明理学可以九位宋明儒者的思想为骨干,而作为宋明理学殿军的刘宗周(蕺山,1578-1645)的思想便是其中之一。牟宗三认为刘宗周的思想可以“以心著性,归显于密”来综括。所谓“以心著性,归显于密”,当中“归显于密”的含义实较“以心著性”为丰富,“以心著性”实可含摄于“归显于密”的意义之中(详见下文)。于是,我们可以方便地说,牟宗三以“归显于密”为刘宗周思想的要旨。

  本文的目的便是以“归显于密”为中心来检讨牟宗三对刘宗周思想的衡定。本文认为,牟宗三分“归显于密”为两步,以两步“归显于密”定位刘宗周的思想,确有洞见。然而,他的第一步“归显于密”需要吾人进一步的说明,第二步“归显于密”则须作一些调整,如此,“归显于密”的含义方能尽刘宗周思想之实。

  二、“归显于密”的含义

  首先,须知“归显于密”是牟宗三自创的词语,藉以表示刘宗周针对阳明学“玄虚而荡”及“情识而肆”的流弊而更端别起、另开一新学路的特色。其意是以阳明学为显教,蕺山学为密教,“归显于密”便是从王阳明的显教归至刘宗周之密教。就在阳明的显教的对照下,刘宗周的密教便更能显现其特征。

  从显至密,牟宗三又分作两步。试看他如何说此两步“归显于密”:

此更端别起,重开一新学路者,即是“归显于密”,即,将心学之显教归于慎独之密教是也。《大学》《中庸》俱言慎独。依刘蕺山,《大学》之言慎独是从心体说,《中庸》之言慎独是从性体说。依此而有心宗性宗之分。从心体言慎独,则独字所指之体即好善恶恶之“意”是也。“意蕴于心,非心之所发也。”是以意与念不同。“意之好恶一机而互见”,好善即恶恶,反之亦然,故互见,虽有好恶,而实为一机,此显意为超越层。“念之好恶两在而异情”,有善有恶为两在,两在即异情,此显念为感性层。故“意根最微,诚体本天。” 蕴于心,渊然有定向者,即意也。“诚”就意之实言,故意根即诚体……此诚体之好善恶恶之中即藏有知善知恶之良知,此即意之不可欺。故“知藏于意,非意所起。”此即第一步先将良知之显教归于“意根最微”之密教也。然意与知俱属于心,而心则在自觉活动范围内,刘蕺山所谓“心本人者也。”自觉必有超自觉者以为其体,此即“隐乎微乎穆穆不已者乎”之性体。刘蕺山云:“性本天者也”。“天非人不尽,性非心不体。” 尽者充尽而实现之之谓,体者体验体现而体证之之谓。“天非人不尽” 者,意即天若离开人能即无以充尽而实现之者。“性非心不体”者,意即性体若离开心体即无以体验体现而体证之者。体证之即所以彰著之。是则心与性之关系乃是一形著之关系,亦是一自觉与超自觉之关系。自形著关系言,则性体之具体而真实的内容与意义尽在心体中见,心体即足以彰著之。若非然者,则性体即只有客观而形式的意义,其具体而真实的意义不可见。是以在形著关系中,性体要逐步主观化,内在化。然在自觉与超自觉之关系中,则心体之主观活动亦步步要融摄于超越之性体中,而得其客观之贞定——通过其形著作用而性体内在化主观化即是心体之超越化与客观化,即因此而得其客观之贞定,既可堵住其“情识而肆”,亦可堵住其“虚玄而荡”。此是第二步将心体之显教复摄归于性体之密教也。经过以上两步归显于密,最后仍可心性是一。

这一大段话比较详细地展示了两步归显于密的含义,故不惮烦录之。其意谓第一步归显于密是先将良知之显教归于意根之密教,第二步复将意根良知之属于心体之显教归于性体之密教。如果我们把重点放在刘宗周的密教之义,便会看到第一步归显于密之重点在其意或意根之概念,第二步之重点则在其性体之概念。牟宗三则分称二者为内在之密超越之密

致良知是由道问学而内转,而诚意之教则复就致良知之内而益内之。所谓归显于密也。归显于密,就心体而言,是使良知之虚用有收煞,此为“内在之密”,就性体言,则由良知与意所见之心体直透于性体,此为“超越之密”。内在之密是内摄,超越之密是上提。内摄而上提,则永绝荡肆之弊。

换言之,从虚显之良知内摄至深微之意根,是内在之密;复从内在之良知意根(心体)上透至超越之性体,是超越之密。透过这两步收摄与上提,便可堵绝阳明学玄虚而荡情识而肆的流弊。于是,意根与性体便成为刘宗周思想之有别于阳明而为其特异之处者。但须注意,在刘宗周的思想中,意根与性体并非不同层次的概念。刘宗周言慎独,独指独体,意根即独体,性体也是独体,二者其实是一。依牟宗三,意根与性体都是超越而内在的独体,只是就其内在一面强调之而言意根,就其超越一面强调之而言性体,故说最后仍可心性是一

     以上是对归显于密的一个扼要的说明,以下即对其含义(尤其是第一段引文)作一检讨。让我们从第一步归显于密说起。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