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塑古希腊"自由"观念:马克思政治哲学的初始语境

2018-06-15 22:20 来源:《人文杂志》 作者:臧峰宇

Re-Construct the Idea of Freedom in Ancient Greece:The Initial Context of Marx's Political Philosophy

  作者简介:臧峰宇,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姚颖,中共中央编译局马列部。

  原发信息:《人文杂志》第201711期

  内容提要:马克思的《博士论文》以及为此撰写的《关于伊壁鸠鲁哲学的笔记》是一项别具一格的古典学研究,这项研究以肯定伊壁鸠鲁原子偏斜理论的方式重塑古希腊的“自由”观念,呈现了马克思政治哲学的初始语境。研读这两篇古典学研究文本可见,古希腊的自由精神在作为现代政治哲人的马克思身上得到丰沛的体现,而深受古典学教益的马克思实现了古典精神与现代精神的语境转换。他对普罗米修斯形象的赞颂表明,为了摆脱必然性中的不幸,必须有勇气运用理智,以启蒙的精神自觉反抗不义的统治者,让启蒙的自由之光引导人民,在去蔽的过程中确认实现自由的思想的自我主张。

  关键词:古希腊哲学/自由/自我意识/伊壁鸠鲁/德谟克利特

  标题注释:中国人民大学明德青年学者计划暨中央高校专项资金资助项目“当代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重大问题:对话与研究”(13XNJ048)。

  1839年底,马克思专注于研究海尔梅斯主义。想让马克思到波恩大学任教的鲍威尔督促他尽快完成在柏林大学的最后一次考试,并告诉他申请博士学位和各种学术职务的手续,①为此马克思集中精力撰写以《德谟克利特的自然哲学和伊壁鸠鲁的自然哲学的差别》为题的博士论文,这篇论文是在中学时代和大学时代受到古典学教育的他受青年黑格尔派影响通观全部希腊哲学并详细阐述伊壁鸠鲁派、斯多亚派和怀疑派的研究计划的开端。尽管这项研究计划后来并未成行,但这篇博士论文和为此撰写的《关于伊壁鸠鲁哲学的笔记》(简称《笔记》)呈现了青年马克思古典学研究的基本思路。通过分析马克思所受的古典学教育与他对普罗米修斯形象的现代演绎,深入解读《笔记》和《德谟克利特的自然哲学和伊壁鸠鲁的自然哲学的差别》(简称《博士论文》),可在马克思政治哲学的初始语境中理解他的自由观念。

  一、马克思所受的古典学教育与《关于伊壁鸠鲁哲学的笔记》

  马克思在少年时代就接受古典学教育,并产生研究古希腊哲学的浓厚兴趣。在特里尔高中读书时,“他沉浸在西塞罗、塔西佗、贺拉斯、柏拉图、修昔底德、荷马和索福克勒斯等人的著作中。”②他的希腊语和拉丁文成绩很好,其拉丁语作文《奥古斯都的元首政治应不应当算是罗马历史上最幸福的时代?》可谓比较奥古斯都统治时期与之前两个历史时期的社会道德与文化状况的佳作。在他的毕业证书上赫然表明:“卡尔·马克思能很好地翻译和解释古典作品中最艰深的地方,特别是那些与其说难在文词的晦涩、无宁说难在内容和思想的逻辑关系的地方”。③可见,马克思在少年时代就已经展现出了古典学研究的学术潜质,这种潜质在他的大学时代的课余阅读、翻译和写作中得到了更丰富的反映。

  在波恩大学读书的马克思听了韦尔凯尔讲的希腊罗马神话、施勒格尔讲的荷马研究以及普罗帕修斯的哀歌,他参加了致力于复兴希腊美学的文学团体“邦纳诗人”,还在大学期间“翻译了塔西佗的《日耳曼尼亚志》和奥维狄乌斯的《哀歌》”。④转学到柏林大学后,马克思与鲍威尔等青年黑格尔派成员热烈讨论了古典精神与现代状况的差别,他们所强调的自我意识哲学在一定程度上源自怀疑派、伊壁鸠鲁派和斯多亚派。这时他广泛涉猎古希腊和古罗马哲人的经典文本,也关注同时代思想家撰写的研究古典学的新著,进而对这两类文本进行比较解读。正是这一时期的阅读、翻译和研究经历使他确定了博士论文的选题,这无疑是一项别具一格的古典学研究。

  伊壁鸠鲁哲学是马克思博士论文的主要研究对象,他为此撰写了七本预备性笔记,⑤在其中精要阐释了卢克莱修、普卢塔克、西塞罗、伽桑狄、塞涅卡等古希腊哲学家的相关论述,形成了朝向自由的哲学观念。在第一笔记本中,马克思摘录和评论了第欧根尼对伊壁鸠鲁的评论。在第欧根尼看来,伊壁鸠鲁“偶然发现了德谟克利特的著作,他便献身于哲学了”,“他把德谟克利特关于原子的学说和亚里士提卜关于快乐的学说当作他自己的学说加以宣扬。”⑥马克思注意到伊壁鸠鲁为原子加入“内在必然性”,使“观念的东西和必然的东西”存在于“外在的想象的形式”中,这种外在的想象形式“只有与具体的东西相冲突时”,才“陷入矛盾的观念性”。⑦因而将其视为“最为精细”地以“表象”为哲学的可靠依据的哲学家,正是这位哲学家“最彻底的”“完成古代哲学”。⑧他赞赏伊壁鸠鲁没有近代固有的偏见,其朴素的哲学及内在的辩证原则“证明世界和思想是某种可想象的,可能的东西”,其论据是“自为存在的可能性”,“这可能性在自然界的表现是原子,他在精神上的表现则为偶然和任意。”⑨马克思指出原子“脱离直线的偏斜”的规律,并以卢克莱修的看法佐证,这时他已触及伊壁鸠鲁原子偏斜论的实质问题。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