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述森:恩格斯晚年思想:三个层面的理解

2018-06-19 00:37 来源:《东岳论丛》 作者:李述森/关娜

Engels's Thought in His Later Years:An Understanding on Three Levels

 

  作者简介:李述森(1963-),男,山东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中心研究员,法学博士;关娜(1983-),女,山东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法学博士(济南 250002)。

  原发信息:《东岳论丛》第201712期

  内容提要:恩格斯在其生命的最后十余年间,对急剧变化了的资本主义世界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面临的新形势、新任务,进行了详尽的考察和分析,形成了一系列新思想、新论断,极大地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理论学说。本文认为对于恩格斯晚年思想,可以从三个层面去把握和解析:在关于资本主义这一宏观层面的问题上,恩格斯晚年的思想发生了一定程度的改变;在关于无产阶级实现自身解放的途径和方法这一较为中观和微观层面的问题上,恩格斯晚年的思想发生了非常重大的转变;最后,从历史长程来看,恩格斯晚年思想仍具有某种过渡性的特征,并没有完全定型。

  关键词:恩格斯/晚年思想/三个层面/过渡性

 

  马克思逝世后,作为马克思主义另一创始人的恩格斯独自承担起了指导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理论与实践的任务。在其生命的最后十余年间,整个资本主义世界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形势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因而给自己确定的重要任务之一,就是重新认识变化了的世界,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遇到的新情况、新问题,及时进行理论上的总结与创新,丰富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理论学说,更好地指导各国社会民主党的理论与实践活动。关于恩格斯晚年的思想变化,迄今学界已从各个方面进行了深入的研究,本文拟从三个层面,再次尝试对恩格斯晚年思想变化的性质、深度与特点,进行一番解读。

  一、在关于资本主义这一宏观层面问题的认识上,恩格斯晚年的思想发生了一定程度的改变

  资本主义问题,在整个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可以这么说,马克思、恩格斯一生中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剖析资本主义的内在机理和发展规律,以便为无产阶级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实现自身解放提供思想理论上的指导。关于资本主义,恩格斯同马克思一样,在很长的历史时期里,一直持以下基本观点:

  1.资本主义是一种不道德的制度,一种雇佣奴隶制;劳动和资本是完全对立的;无产阶级的状况将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而日益恶化。

  恩格斯在青年时代就到了工业革命时期的英国。当时英国的资本主义还处于极为野蛮的发展阶段,社会保障制度没有建立起来,贫富分化极为严重,工人阶级的处境悲惨。恩格斯主要就是从这一时期的英国形成对资本主义的看法的。

  恩格斯在其早期著作《国民经济学批判大纲》中,即开始这样描绘资本主义制度:工厂制度是一种现代奴隶制度,就其无人性和残酷性来说不亚于古代的奴隶制①。资本主义私有制造成商业,而商业就是每个人都贱买贵卖、互相欺诈、导致互不信任和采取不道德的手段达到不道德的目的②。在此一时期的其他文章里,恩格斯也是竭力表达这样一种思想:现代社会人已经不再是人的奴隶,而是物的奴隶,人的关系完全颠倒了;现代生意世界的奴役是一种完善的、发达的和普遍的出卖,比封建时代的农奴制更不合乎人性、更无所不包;它必然要在自身内部崩溃并让位给合乎人性、合乎理性的制度③。无论减少开支还是使用机器、降低工人的费用,“不管怎样,总是工人吃亏;可见,只有以英国工人的死亡作为代价才能挽救英国!这就是机器进步、资本积累以及由此而产生的国内外竞争给英国造成的状况和必然结果。”④

  在此后的很长历史时期里,恩格斯对资本主义制度的上述认识一直没有太大的变化。例如及至1881年代初,在他写的《雇佣劳动制度》一文中,还是对资本主义进行这样的界定的:“只要社会还分成两个对立的阶级,即一方是资本家,全部生产资料——土地、原料、机器的垄断者,另一方是劳动者,被剥夺了生产资料的所有权、除了自己的劳动以外一无所有的工人;只要这种社会组织存在,工资规律就依然是万能的,并且每天要重新锻造锁链,把工人变成他自己所生产但却被资本家所垄断的产品的奴隶。”⑤“英国工联已经同这一规律斗争将近60年——而结果怎样呢?它有没有把工人阶级从资本——工人阶级亲手生产的产品——的奴役下解放出来呢?它有没有使哪怕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人上升到高于雇佣奴隶的地位,成为他们自己的生产资料即他们在生产中需要的原料、工具和机器的所有者,从而也成为他们自己的劳动产品的所有者呢?大家很清楚,它不仅没有做到这一点,而且也从来没有试图这样做。”⑥

  2.资本主义就是生产无政府状态,是人与人之间的战争,存在着不可克服的内在矛盾和危机。

  在1845年的爱北斐特演说中,恩格斯曾这样概括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特点:“我们生活在一个自由竞争的世界里……每一个人都在单枪匹马地冒着风险工作,每一个人都在竭力使自己发财致富,根本不理会别人在干些什么。这样就谈不上合理的组织,谈不上分工……各个资本家同其他一切资本家进行斗争,各个工人同其他一切工人进行斗争;所有的资本家反对所有的工人,而工人群众也必然要反对资本家集团。这种一切人反对一切人的战争,这种到处都很混乱、到处都在剥削的现象就是现代资本主义社会的实质。”⑦而这样一种看法在其1847年写就的《共产主义原理》一书中,得到了更为系统的阐述:“大工业创造了像蒸汽机和其他机器那样的手段,使工业生产在短时间内用不多的费用便能无限地增加起来。由于生产变得这样容易,这种大工业必然产生的自由竞争很快就达到十分剧烈的程度。大批资本家投身于工业,生产很快就超过了消费。结果,生产出来的商品卖不出去,所谓商业危机就到来了。工厂只好关门,厂主破产,工人挨饿。到处出现了极度贫困的现象。过了一段时间,过剩的商品卖光了,工厂重新开工,工资提高,生意也渐渐地比以往兴旺起来。但这是不会长久的,因为很快又会生产出过多的商品,新的危机又会到来,这种新危机的过程和前次危机完全相同。”⑧

  到1888年,恩格斯大体上还是持与上述类似的立场的:“这种发展的速度越快,也就会越快、越充分地实现其不可避免的后果:社会分裂为两个阶级——一面是资本家,一面是雇佣工人;一边是世袭的富有,另一边是世袭的贫困;供过于求,市场无法吸收日益增加的大量的工业品;不断重复出现周期——繁荣、生产过剩、危机、恐慌、慢性萧条、贸易逐渐复苏,这种复苏并不是持续好转的先兆,而是新的生产过剩和危机的先兆;一句话,生产力发展到了这种程度,以致生产力与其赖以发展起来的社会制度不能相容,使这种制度成了生产力不能忍受的桎梏;唯一可能的出路,就是实行社会革命,把社会生产力从过时的社会制度的桎梏下解放出来,把真正的生产者、广大人民群众从雇佣奴役状态中解放出来。”⑨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