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卫平:新时代建设“伟大工程”的新路径

2018-06-20 00:37 来源:《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学报》 作者:齐卫平

  The New Paths for Building the "Great Project" of the New Era

  作者简介:齐卫平(1953- ),男,浙江慈溪人,华东师范大学政治学系终身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为当代中国政治制度和政党制度。上海 200241

  原发信息:《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学报》2018年第20181期 第15-22页

  内容提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建设“伟大工程”一定要有新气象新作为。必须以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为根本,在加强党的全面领导中推进新时代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深入发展。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取向,使人民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更充实、更有保障、更可持续。必须坚持以政治建设为统领,目的是要使我们党始终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坚强领导核心,成为世界上最强的政党。必须以协调推进“四个伟大”为使命,将全面从严治党进行到底,勇于实现伟大梦想的责任担当,以进行伟大斗争为必由路径,在推进伟大事业中取得优异的执政业绩。

  关键词:新时代/党的建设/伟大工程/新作为

  标题注释:本文系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规划“研究阐释党的十九大精神”系列课题“‘四个伟大’与新时代中国共产党历史使命”(项目编号:2018XAA034)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确立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我们党必须长期坚持的指导思想,是党的十九大的历史性决策和最重要贡献。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这个最新成果,为新时代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提供了强大思想武器。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们党一定要有新气象新作为。”[1]P49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必须与新时代的节奏合拍。新气象必须有新作为,有新作为才会有新气象。

  一、新时代建设“伟大工程”必须以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为根本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阐述了新时代党的建设总要求,开宗明义就提出“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这既是对我们党一贯思想的坚守,又是十八大以来全面从严治党实践经验的总结。

  在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发展历程上,“坚持共产党的领导”不是挂在嘴上的说辞,而是真真实实的存在。纵观党的奋斗历程,“领导”的话语贯彻其发展壮大的全过程。历史地看,1925年1月召开的中共四大最先提出无产阶级革命领导权问题,表明党已经树立起领导中国革命的意识。20世纪40年代初毛泽东阐述新旧民主主义革命的区别,首先就是以领导权的不同作为第一个要素。1948年中共发布“五一口号”公布建立新中国的基本纲领,得到各民主党派广泛响应,筹备新政治协商会议纳入党的领导之下。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毛泽东明确指出中国共产党是社会主义事业的领导核心。社会主义建设条件下,长期执政的制度安排确定了党的领导地位。改革开放初,邓小平毫不含糊地提出必须始终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党的领导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项。邓小平说:“没有这‘四个坚持’,特别是党的领导,什么事情也搞不好,会出问题。出问题就不是小问题”,“四个坚持集中表现在党的领导”,“党的领导是个优势”[2]P1336。40年改革开放深入发展之所以取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卓著成就,正是因为坚定不移地坚持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历史实践让近代以来久经磨难的中华民族深深地懂得,实现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历史性飞跃,整个过程都离不开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党的领导地位不是自封的,也不是一劳永逸的。它既历史地形成,又必须与时俱进地不断创新发展。就坚持党的领导而言,一方面,中国社会主义政治制度明确规定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执政地位,体现了中国人民对其作为领导党和执政党的政治认同。另一方面,我们党以国家和社会取得巨大发展和进步的执政业绩显示出胜任领导责任的能力,回应中国人民对党的信任。党的领导方式逐渐改进,党的领导水平不断提高,领导地位日益巩固,这是当代中国政治发展的基本面。然而,坚持和加强党的领导并不因此而可以高枕无忧、太平无事。新时代常怀忧党之心、恪尽兴党之责,必须清醒地认识坚持和加强党的领导面临的挑战和风险。

  首先,各种敌对势力和错误思潮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发难。40年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探索始终伴随着各种怀疑、诘责等等的干扰,其中一个焦点就是要不要坚持党的领导,敌对势力和错误思潮的主要指向就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无论是主张搞多党制、鼓吹自由民主主义,倡导民主社会主义,还是渲染历史虚无主义、抹黑中国共产党历史,背后的企图都是反对和取消党的领导。因此,党的领导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这样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中国发展会不会改旗易帜,实质问题就是党会不会丧失领导地位。是否坚定不移地坚持党的领导,直接关系到举什么旗、走什么路的问题。

  其次,党的领导在实践中存在着弱化、虚化、淡化、边缘化的问题。从现实看,虽然历届党中央都不断重申和反复强调坚持党的领导,但由于实行市场经济体制、社会结构和资源配置方式变化、行政体制改革、多样化发展态势增长等各种复杂情况,把党的领导泛化、表面化、形式化的现象也相应出现,有些表现还比较严重。2016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国有企业党的建设工作会议上发表讲话,就严肃指出了国有企业不同程度存在党的领导党的建设弱化、虚化、淡化、边缘化的问题,强调必须把坚持党的领导和加强党的建设作为国有企业的“根”和“魂”。这样提出和认识问题显然不是只对国有企业党建有意义,党的领导被弱化、虚化、淡化和边缘化问题,必须引起高度重视。

  再者,不实不正不廉作风在严重影响党执政形象的同时,也严重危害了党的领导地位。领导体现权威,形成权威的一个要素就是领导者的威信。从政治机理说,实现领导需要多方面的条件支撑,比较重要的一是掌握权力资源,二是形成运作机制。这是两个硬条件,缺少了就难以实现领导。威信是软条件,在强调坚持党的领导时往往被忽视。其实,领导者不管是组织还是个人,自身威信都十分重要。现实政治中,领导职位高低一定程度上可以体现权力大小,但不能代表威信高低。坚持党的领导当然需要硬条件,但不能缺少软条件的支撑。因权力在握和机制规定形成的领导和被领导关系是被动的、勉强的,党的领导建立在高度威信基础上,才能使群众接受领导成为出于内心的自觉。必须看到,在长期实践中,党内存在的不实不正不廉作风既破坏了党的形象,也降低了党的威信。担负领导职责的组织和个人自身都不过硬,群众怎么可能真心实意地服从你的领导呢?反思党的领导泛化、表面化、形式化的原因,很大程度上与不实不正不廉作风造成党的威信降低有关。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将坚持党的领导加以突出的强调,提出了一系列极其重要的观点。他强调“全面从严治党,核心是加强党的领导”,在我国发展面临国际环境和国内情况复杂严峻的形势下,“我们要赢得优势、赢得主动、赢得未来,就必须把党建设得更加有力,使我们党能够团结带领人民有力应对重大挑战、抵御重大风险、克服重大阻力、解决重大问题”[3]P19。2014年9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成立6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特征。2016年1月29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会议认为,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最本质特征”和“最大优势”是两个崭新的论断,突出了党的领导价值含量。之所以说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特征,是因为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直接决定和体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性质。坚持党的领导与搞社会主义根本上是一致的。动摇党的领导,社会主义本质就难以体现出来,放弃党的领导,中国就不成其为社会主义。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保持和体现社会主义本质的根本保证。之所以说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是因为党的领导能够最大限度地激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各种制度的功能,能够最大限度地整合全社会的人、财、物各种资源,能够统筹国际国内两个大局,能够协调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和生态文明建设的关系,能够化解矛盾保证社会和谐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内在活力依靠党的领导优势而释放出强大能量。历史证明,在中国搞社会主义建设,削弱、动摇和否定党的领导,将犯颠覆性的错误。处于政治多极化、经济全球化、信息网络化的时代,新情况新问题不断涌现,历史遗留问题和现实发展矛盾交织,社会结构、阶层构成、经济成分、政治诉求、价值取向、行为准则等等,都随着改革开放的向前推进而发生重大变化。深刻的变革尤其需要树立社会的主心骨,党的领导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实践所必须。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党要团结带领人民进行伟大斗争、推进伟大事业、实现伟大梦想,必须毫不动摇坚持和完善党的领导,毫不动摇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把党建设得更加坚强有力”[1]P49。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坚持党的领导必须覆盖党政军民学各个领域,必须包括东西南北中全方位,不断增强党的领导意识、加强党的领导制度建设、提高党的领导本领、推进领导体制改革、实现党的领导力,在加强党的全面领导中推进新时代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深入发展。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