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圣鹏:马克思恩格斯的经济文明思想探析

2018-06-20 09:51 来源:《人文杂志》 作者:戴圣鹏

  [摘 要] 经济文明是人类社会的生产力发展到一定历史阶段的产物,是人类文明的最为重要、最为根本表现形式,也是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等其他一切文明形式形成的物质基础,是人类社会进入文明时代的重要标志。经济文明的产生与形成,和生产工具的不断进步,和生产力的不断增长,和社会分工的不断发展,和商品生产与商品交换的出现,都有着最为紧密的联系。不同于天然产品的人工产品的出现以及由此而产生的商品生产与商品交换,是经济文明形成的重要标志,也是衡量经济文明进步与否的主要尺度。在马克思的历史观与文明观看来,经济文明是人真正依据自身的意识、能力与经济利益诉求并按照自然规律、社会历史规律与美的原理来从事生产活动与交往活动的行为及其产物。有什么样的经济文明发展状况,就有什么样的人类文明发展形态。经济文明最为重要的表现有三个方面,即劳动产品的人工化、生产方式的社会化,以及人的生产活动与自然关系的和谐统一与健康发展。

  [关键词] 马克思;经济文明;人工产品;生产活动;商品生产与商品交换

  [作家简介]戴圣鹏,男,华中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为马克思哲学、黑格尔哲学与马克思主义文明观。

  [原文]发表于《人文杂志》2018年第5期

  [项目] 本论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马克思恩格斯的文明观及其实践价值研究”(项目编号:14CZX007)阶段性成果。

 

  在马克思的历史观与文明观的理论框架与思维逻辑中,文明的诞生离不开生产力的发展,并与商品生产和商品交换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同时也与私有制的产生以及国家的起源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更拓展一步地讲,文明的诞生与人们对物质利益或物质财富的追逐与私人占有是分不开的。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恩格斯有过这样一个论述:“最卑下的利益——无耻的贪欲、狂暴的享受、卑劣的名利欲、对公共财产的自私自利的掠夺——揭开了新的、文明的阶级社会。” 从恩格斯对新的、文明的阶级社会,也即文明时代是如何揭开其历史帷幕的思想来看,文明的诞生与个人对经济利益或物质财富的私人占有是分不开的,没有个人对经济利益或物质财富的追逐,就不会有文明的诞生。正是个人对经济利益或物质财富的追逐与社会自私自利的欲望的兴起,才促使了文明的诞生。因此,马克思恩格斯对人类文明的理解与把握,更注重的是经济的视角。

  一、马克思的历史观与文明观中有没有经济文明思想

  在此,我们不得不承认,“经济文明”一词并没有在马克思恩格斯的著作当中直接使用过。但这并不能否定在马克思的历史观与文明观的思想中没有经济文明思想。众所周知,在马克思恩格斯的著作中是使用过“政治文明” 这一概念的。因此,这里就有一个疑问:在马克思的历史观与文明观的理论框架与思维逻辑中,文明是否只存在政治意义上的文明形式呢?对于这样的一个疑惑,答案是毋庸置疑的,即不可能只存在政治意义上的文明概念或文明形式。就算是对卢梭那样的文明悲观论者而言,文明也不可能只是政治意义上的。卢梭之所以对人类文明持悲观看法,主要是从物质或经济的角度来把握文明及其发展,并把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以及社会的一切恶的症结归结为人类文明的发展,认为是工业文明或物质文明的过度发展导致社会风气的败坏和人与人之间后天的不平等。因此,从经济的角度来理解与把握文明,在马克思之前的思想家中就存在过。此外,我们也知道,卢梭的文明思想对马克思的文明观的形成是有影响的,并在一定程度上构成了马克思文明观理论的重要思想来源。由此可见,马克思对文明的理解不可能是局限于政治意义上的理解。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马克思对文明的理解与把握,无论是对文明诞生的理解与把握,还是对文明演讲的理解与把握,经济的角度是其研究文明的重要视角或主要视角。

  经济文明这一概念虽不是马克思恩格斯首先提出来的,也不曾在其著作中使用过,但从马克思恩格斯对文明的经济解读与历史把握来看,很难否定其文明观的理论逻辑中不存在着较为丰富的经济文明思想。要剖析马克思恩格斯的文明观是否存在着经济文明思想,最为主要的是要知晓马克思恩格斯是如何理解与把握文明的。在马克思恩格斯看来,文明与社会生产力有着直接的关系,例如,马克思在论述文明的进步时,就曾把文明的进步,等同于社会生产力的增长。 既然文明的进步可以等同于社会生产力的增长,那么在马克思恩格斯的文明观中,文明的实质指的可能就是社会生产力。这也是对马克思恩格斯是否存在着经济文明思想的一个最具说服力的证明。当然,光具这一点还不足以解答全部的疑惑。对于马克思恩格斯是否存在经济文明思想,我们还可以从他们对文明时代与野蛮时代在经济上的本质区别来加以说明。在马克思恩格斯看来,野蛮时代与文明时代在生产和消费的性质与方式上有着根本的不同。“文明时代是社会发展到这样一个阶段,在这个阶段上,分工,由分工而产生的个人之间的交换,以及把这两者结合起来的商品生产,得到了充分的发展,完全改变了先前的整个社会。” 而“先前的一切社会发展阶段上的生产在本质上是共同的生产,同样,消费也是在较大或较小的共产制共同体内部直接分配产品。” 先前的一切社会发展阶段或说先前的整个社会(包括人类社会的蒙昧时代与野蛮时代)之所以会发生完全地改变,究其原因就在于社会的生产方式、生产目的与性质以及社会分工都发生了本质性的变革:社会的生产方式再也不是狭隘的共产制共同体内部的共同生产而是商品生产,生产的目的也不是为了直接消费,而是为了获得交换价值。一种不同于过去一切时代的新的经济发展方式(经济文明)开始出现在历史的大舞台上。因此,从以上分析来看,我们是可以较为清晰地看到马克思恩格斯有一个经济文明思想的。

  此外,马克思恩格斯对文明的理解与把握,主要集中体现在他们对文明时代的理解与把握上。而马克思恩格斯对文明时代的理解与把握又主要是从经济的角度来分析的,在他们看来,文明时代有着不同于过去一切历史时代的经济特征,这些经济特征彰显了人类文明并在事实上印证了经济文明的存在。这些经济特征表现为:“(1)出现了金属货币,从而出现了货币资本、利息和高利贷;(2)出现了作为生产者之间的中间阶级的商人;(3)出现了土地私有制和抵押;(4)出现了作为占统治地位的生产形式的奴隶劳动。” 文明时代的这四个经济特征,既是文明在经济上的表现形式,也是文明在经济领域内存在的标志。这也在某种意义上表明经济文明这种文明形式是有其表现形式的。

  最后,对于马克思的历史观与文明观中是否存在经济文明思想,我们还可以做一个反向的逻辑推理。在马克思的历史观与文明观的理论逻辑与思维理路中,政治文明在他们的历史观与文明观中是存在的,并且作为一个现实的概念使用过。既然在他们的头脑中存在着一个政治文明概念,也就可能存在着一个与之相对应的经济文明概念,就像男人与女人作为一对相对立的概念存在一样。从思维逻辑的角度讲,如果存在一个经济文明的概念的话,那么政治文明作为一个概念的存在更具有其逻辑推理上的合理性。从唯物主义历史观的基本原理的角度讲,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有什么样的经济基础,就必然会有什么样的政治上层建筑与之相适应,同样,有什么样的经济基础,也必然会有什么样的政治文明与之相适应,进一步地话讲,有什么样的政治文明,应该也存在着决定这种政治文明的经济文明。在马克思主义文明观看来,政治文明的发展与进步从根本上来讲也是由经济基础来决定,如果其经济基础是非文明意义上的,建立在其基础上的政治也必然是非文明的。由此可见,如果没有经济文明的存在,我们很难说会有政治文明这种文明形式。从归根结底的意义上讲,政治文明的产生与政治文明的进步,都取决于社会生产力的增长或说文明的进步。马克思恩格斯之所以把专偶制家庭看作是文明诞生的重要标志,一个最为根本的原因就在于:在马克思恩格斯看来,专偶制家庭是文明时代的基本经济单位,也是原始社会解体的主要标志。总而言之,在马克思的历史观与文明观的思维理路中,文明的进步,集中表现为社会生产力的增长,也表现为经济文明的进步。经济文明是人类社会从野蛮时代走向文明时代的象征,经济文明的不断发展与进步,也是人类政治文明不断发展与进步的主要推动力。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