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亚文:习近平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新认知新境界

2018-06-21 10:56 来源:《山东社会科学》 作者:左亚文

Xi Jinping's New Understanding of Traditional Chinese Culture

  作者简介:左亚文(1956- ),男,湖北通城人,哲学博士,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中国实践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主要从事马克思主义发展史和哲学原理的研究。湖北 武汉 430072

  原发信息:《山东社会科学》第20181期

  内容提要:改革开放近四十年来,我们党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知经历了一个不断提升、不断进步最终臻于理性的过程。自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如何传承和发展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许多重要讲话,把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知提高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这不仅为我们正确地评价和对待中国传统文化提供了基本的方法论原则,而且为创新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和建设文化强国指明了方向。

  关键词:习近平/传统文化/新认知/新境界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逻辑建构研究”(项目编号:12AKS002)的阶段性成果,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中国实践协同创新中心理论成果。

 

  自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对如何传承和发展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发表了许多重要讲话。综观这些讲话的精神,可以说它把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知提高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这不仅为我们正确地评价和对待中国传统文化提供了基本的方法论原则,而且为创新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和建设文化强国指明了方向。

  一、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党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知

  改革开放近四十年来,我们党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知经历了一个不断提升、不断进步最终臻于理性的过程。对于这个过程,我们可以大致划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从1978至2001年,即从十一届三中全会到十六大之前。在这一阶段,虽然我们进行了文化领域的拨乱反正工作,文化教育事业获得了很大的发展;但是,从总体来看,我们党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知所坚持的是毛泽东在《新民主主义论》中所阐明的基本观点。

  1940年初,毛泽东在《新民主主义论》中,从“一定的文化(当作观念形态的文化)是一定社会的政治和经济的反映”①这一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出发,断定当时中国占统治地位文化的根本性质是“封建文化”,属于“中华民族旧文化”的范畴。他说:“自周秦以来,中国是一个封建社会,其政治是封建的政治,其经济是封建的经济。而为这种政治和经济之反映的占统治地位的文化,则是封建的文化。”②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毛泽东尽管认为“从孔夫子到孙中山,我们应当给以总结,承继这一份珍贵的遗产”,尽管其为我们党确立了“剔除其封建性的糟粕,吸收其民主性的精华”③的基本原则;但是,对于这种“精华”和“糟粕”的辨别和判断,在当时的条件下还不可能得出具体的结论。

  新中国成立之后一直到改革开放的前20年,我们党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看法在根本上并未超出毛泽东为我们确立的基本原则。因此,在2001年前我们党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看法有两个特点:

  一是在党的十二大、十三大、十四大的报告中,并没有专门论述文化建设的部分。这一方面说明了当时我们党所面临的主要任务是集中精力进行经济建设,以改变国家极端贫穷落后的面貌,因而文化建设还没有提到重要的议事日程;另一方面也反映了我们党对文化建设特别是传统文化建设的认知未能提升到应有的高度。

  二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态度一般只是抽象提到“我们要继承和发扬中华民族优良的思想文化传统”(党的十四大报告)或“批判继承历史传统”(1986年《中共中央关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指导方针》)或“继承和发扬民族的优秀文化传统”(1996年《中共中央关于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若干重要问题的决议》)。

  第二个阶段,从2002至2012年,即从十六大到十八大。在这一阶段,伴随着我国改革和现代化建设的深化,推进文化体制的改革,实现中华文化的大繁荣大发展的任务被提到重要议事日程,与此相应,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评价实现了重大突破。

  这一阶段我们党举行了三次党的代表大会,每一次大会不仅把文化建设摆在相当突出的位置,而且在对传统文化的认知上都有新的进展。

  2002年党的十六大在文化建设上有两个明显的变化。一是党的政治报告中专门有一部分论述“文化建设和文化体制改革”,而且自此之后形成一个惯例,即每一届党的代表大会其政治报告都要专辟文化建设的部分,对其重要性及其基本方针作出具体阐述。

  二是对中国传统文化开始作出了崭新的评价。党的十六大报告指出:“民族精神是一个民族赖以生存和发展的精神支撑。一个民族,没有振奋的精神和高尚的品格,不可能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在五千多年的发展中,中华民族形成了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团结统一、爱好和平、勤劳勇敢、自强不息的伟大民族精神。我们党领导人民在长期实践中不断结合时代和社会的发展要求,丰富着这个民族精神。面对世界范围各种思想文化的相互激荡,必须把弘扬和培育民族精神作为文化建设极为重要的任务,纳入国民教育全过程,纳入精神文明建设全过程,使全体人民保持昂扬向上的精神状态。”并且强调:“中华文明博大精深、源远流长,为人类文明进步作出了巨大贡献。在当代中国人民的伟大奋斗中,必将迎来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的新高潮,创造出更加灿烂的先进文化。”④在我们党的历史上,这是第一次对我国的传统文化作出如此高度的评判,其创新意义是非同寻常的。

  首先,对民族精神进行了集中的提炼。根据黑格尔论述,民族精神是贯穿于一个民族生存和发展过程中起支配和指导作用的一种精神源泉和力量。在其《历史哲学》中,黑格尔明确指出:“每一个阶段都和任何其他阶段不同,所以都有它的一定的特殊的原则。在历史当中,这种原则便是‘精神’的特性——一种特别的‘民族精神’。民族精神便是在这种特性的限度内,具体地现出来,表示它的意识和意志的每一方面——它整个的现实。民族的宗教、民族的政体、民族的伦理、民族的立法、民族的风俗、甚至民族的科学、艺术和机械的技术,都具有民族精神的标记。这些特殊的特质要从那个共同的特质——即一个民族特殊的原则来了解,就像反过来要从历史上记载的事实细节来找出那种特殊性共同的东西一样。”⑤在黑格尔看来,民族精神并不是一种僵死的化石,而是一股不断膨胀着的洪流。因此,在不同的历史阶段,这种民族精神又具体化为特定的时代精神。无论是民族精神还是时代精神,尽管在其发展中存在着传承和变革的关系,但其基本的核心精神却是一以贯之的。党的十六大报告第一次对我国的民族精神进行了高度的概括,将其凝练为“一个核心”和“十六个字”,这本身就是一个创举。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