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振华:试论次协调逻辑的哲学意义及应用

2018-06-21 14:29 来源:《天津大学学报:社科版》 作者:张振华

  Philosophical Significance and Application of ParacosistentLogic

  ZHANG Zhen-hua (College of Philosophy and Public Administration,LiaoningUniversity,Shenyang 110036,China)

  内容提要:亚里士多德的矛盾律和经典的否定概念,历来被认为是逻辑学中不可动摇的支柱。可是,次协调逻辑在逻辑上首次以严谨的态度动摇了矛盾律的绝对地位,相应地从根本上改变了否定词的原有概念,从而形成了新的非经典逻辑体系。这种非经典逻辑体系以新的视角、新的途径、新的方式和方法,为人们处理各种矛盾提供了经典逻辑远不及的、具有辩证意味的“亦此亦彼”的逻辑模式和洞察力。因此,次协调逻辑的产生和发展具有深远的哲学意义和实用价值。

  Aristotle's law of contradiction and the classical negativeconcept have always been considered as an unshake,able pillarof logic Paracosistent logic,however,for the first time in logichistory,challenged the law of contradiction and correspondinglytransformed the negative concept,and therefore formed a newnonclassical logic system.The nonclassical logic provides a newangle of view and a more dialectical way for people to solvevarious contradictions.Therefore,the emergence and developmentof paracosistent logic has very profound philosophicalsignificance and practical value.

  关键词:经典逻辑/次协调逻辑/矛盾律/非此即彼/亦此亦彼/classical logic/paracosistent logic/the law of contradiction/either this or that/both this and that

 

  亚里士多德传统逻辑之后至今,“禁止矛盾”(矛盾律)一直是人们心目中至高无上的原则,而次协调逻辑却显得“宽宏大量”,认为,矛盾律的限制应当放宽些,因为完全排除矛盾往往是不切实际的幻想。当然,完全不要协调性也就不成其为逻辑。因此,真理不在任何一个极端上,而在两者之间。于是,“在矛盾中求协调”,自然是一种最佳选择。这种协调性与非协调性的中间产物叫做“次协调”性,并由此构造了次协调逻辑体系。从逻辑哲学观点看,次协调逻辑是一种非经典逻辑,因为它通过修改经典逻辑的否定词,使有意义、有价值的矛盾进入形式系统,否认矛盾律的普遍有效性。次协调逻辑的产生和发展不仅在现代科学技术和理论领域内显示了它的重要作用,而且在理论上亦产生了对经典传统逻辑的反传统性。这些特性导致了人们对逻辑科学的全新理解,使次协调逻辑具有深远的哲学意义和巨大的应用潜力。

  一

  几千年来,人们在思维活动,特别是科学研究领域中所追求和可望的是精确、无矛盾,这种思想来源于经典逻辑关于否定词的解释。在经典逻辑中使用是否定词概念一直是“非此即彼”的模式,即A真,非A假,并且A假,非A真。这种“非此即彼”的模式充分体现了作为整个经典逻辑基石的矛盾律的基本思想。在经典逻辑中,矛盾律的表述是:在同一思维过程中,一思维形式不能既是A又是非A,用符号表示即是:-(P∧-P),而P∧-P则作为永假命题或矛盾命题加以排除。因此,必须有如下推论:P和-P不能同时为真;P和-P至少有一假。这些结论在以真、假二值为基础的经典逻辑中确实成立。人们便把它看成是自亚里士多德以来人类知识的思维形式、方法与规律的可靠基础,也是精确思维方法形成的逻辑根基。但是,经典逻辑的这个特性一方面规定了其自身,为其赢得了值得尊重的地位;另一方面又成为它的局限性所在,它与人类知识的增长、思维的进步和探索客观世界的需要发生矛盾,变得捉襟见肘,望之兴叹。

  在远古时代,人类还不懂得什么是精确思维。人们对于现实世界的数量关系和空间形式只有非常模糊的认识,客观世界在他们的头脑中呈现为一片混沌不清的图景。人类在漫长的实践过程中逐渐地形成了数和形的概念,有了对数量关系和空间形式的初步知识,从而,开始学会了精确思维,这是人类认识能力的一大飞跃。运用这种初步的精确的数学方法,古代人在农业、天文、建筑、手工艺品等方面都创造了许多辉煌业绩,精确方法得到逐步完善。在近代,以牛顿力学为核心的经典科学是精确数学方法发展和应用的必然结果,同时,无矛盾性、精确性也被推崇为经典科学方法的核心。19世纪是精确科学方法飞速发展的时期。天文、力学、物理、化学等理论自然科学先后在不同程度上走向定量化、数学化,形成一个被称为“精密科学”的学科群。20世纪以来,精确数学及其应用,以更大的规模和速度发展着。在理论自然科学中创建了相对论、量子力学、分子生物学等;在科学技术中创建了原子能、电子计算机和空间技术等。随着精确科学方法的不断成功,使人们对精确方法的盲目崇拜日甚一日。人们愈益相信,一切都应当精确化,且能够精确化。毋庸置疑,这种强调精确化的方法、观点,在科学技术发展史上起过极大的作用,成为一种推动科学进步的强有力的内在因素。但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惟一标准。任何理论上的片面性和绝对化,迟早会在实践中因暴露其错误而得到纠正。

  精确方法的逻辑基础是传统的二值逻辑,它要求对每个命题作出要么真、要么假的明确断定,不允许矛盾存在,只允许作出非此即彼的断言。这种“非此即彼”的否定模式,对于处理那些清晰概念和命题的领域是合适的,但是把它看成适用于一切领域,特别是处理模糊概念和命题时,理论上将导致逻辑悖论,使精确方法失效。著名的秃头悖论就是一例。在日常生活中,对某人是否秃头容易作出判断。但是,如果给秃和不秃下精确定义,却难乎其难。按照传统逻辑,有两种方案可供选择:1.确定一个作为界限的头发根数n[,0],n即实际的头发根数,规定n<n[,0]时为秃头,n>n[,0]时为不秃。但一发之差便分秃或不秃,这有悖于常识,这样的n[,0]实际上并不存在;2.承认一发之差不改变秃或不秃,这似乎合乎常识。从常识看,都是真命题。命题A:“一发皆无(n=0)者是秃头”;命题a:“比秃头多一根头发者还是秃头”;命题B:“比非秃头少一根头发者还是非秃头”;命题b:“满头乌发者(例如n=1000000)是非秃头”。显然都是真命题。但是,若从命题A和a出发,按传统逻辑的推理规则作连锁推理,可以得出显然为假的命题C:“满头乌发者是秃头”;从命题B和b出发,又可以推出显然为假的命题D:“一发皆无者是非秃头”。这就导致了悖论。除此之外,在科学研究领域中也是如此。例如,关于光的本质,历来有两种对立学说,即“微粒说”与“波动说”。在近代物理学中,这两种学说争论了近两个世纪。然而到了现代,爱因斯坦在普郎克等科学家的工作基础上,则指出光既具有波动性,又具有粒子性。传统逻辑的“非此即彼”的局限性在这里暴露无遗。

  秃头悖论是古希腊学者早就发现的逻辑矛盾。但在那个时代,这种悖论对科学技术的发展产生不了什么影响。在现代社会中,科学研究和生产活动的深度和广度都极大地发展了,企图运用“非此即彼”的模式对人们的思维活动进行精确无误的测量描述、毫无遗漏的把握、确定无疑的控制,就更难做到。大量的模糊性问题摆在人们面前要求作出处理,从理论上克服这些悖论的问题不容许再回避。但是,在传统逻辑框架内不能解决上述类似问题时,就要勇于突破传统逻辑的框架,建立一种适于描述和处理矛盾的新的逻辑模式。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