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龙:可能世界是什么?

2018-06-21 14:32 来源:《哲学动态》 作者:张家龙

  一、莱布尼茨的可能世界理论

  莱布尼茨最先提出了“可能世界”这个概念。他说:“世界是可能的事物组合,现实世界就是由所有存在的可能事物所形成的组合(一个最丰富的组合)。可能事物有不同的组合,有的组合比别的组合更加完美。因此,有许多的可能世界,每一由可能事物所形成的组合就是一个可能世界。”“我们的整个世界可以成为不同的样子,时间、空间与物质可以具有完全不同的运动和形状。上帝在无穷的可能中选取了他认为最令适的可能。”(注:Gerhardt(ed):Die Philosophischen Schriften von G.W.Leibniz,Ⅳ,p.593;Ⅲ.p.400.转引自周礼全著:《模态逻辑导论》,上海人民出版社,1986年,第397页。)莱布尼茨还从充足理由律论证了可能世界。他说:“既然在上帝的观念中有无穷个可能的宇宙,而只能有一个宇宙存在,这就必定有一个上帝进行选择的充足理由,使上帝选择这一个而不选择另一个。这个理由只能在存在于这些世界所包含的适宜性或完满性的程度中,因为每一个可能的世界都是有理由要求按照它所含有的完满性而获得存在的。”(注:莱布尼茨:《单子论》,见北大哲学系外国哲学史教研室编译:《西方哲学原著选读》(上),商务印书馆,1995年,第486页。)莱布尼茨认为,上帝选择了最完满的那个可能世界使其现实,这就是现实世界;而其他可能世界虽不如现实世界完满,但也有一定的完满性,从而有理由获得存在,也就是说,可能世界是不包含逻辑矛盾的。

  与可能世界的概念相关,莱布尼茨提出了两种真理:“推理的真理和事实的真理。推理的真理是必然的,它们的反面是不可能的;事实的真理是偶然的,它们的反面是可能的。”他认为,基本的推理真理是一些“同一陈述”,“其反面包含着显然的矛盾”。(注:莱布尼茨:《单子论》,见北大哲学系外国哲学史教研室编译:《西方哲学原著选读》(上),商务印书馆,1995年,第482页。)

  根据莱布尼茨的论述,一个命题p是必然的,当且仅当非p导致逻辑矛盾;p是不可能的,当且仅当p导致逻辑矛盾;p是可能的,当且仅当p不导致逻辑矛盾。这就是说,“必然p”等值于“不可能非p”。再根据莱布尼茨的“可能世界(包括现实世界)不包合逻辑矛盾”的观点,可以得到以下结论:

  一个命题p是必然的,当且仅当p在所有的可能世界中都是真的;

  一个命题p是可能的,当且仅当p在有的可能世界中是真的。

  以上就是莱布尼茨的可能世界理论。这一理论对模态逻辑的可能世界语义学的建立有重要的推动作用。

  二、关于可能世界的实在论观点

  模态逻辑的可能世界语义学建立之后,逻辑学家和哲学家们对可能世界的实质进行了讨论,提出了各种观点,其中有两种观点对可能世界持实在论观点,现综述于下。

  (一)模态柏拉图主义

  在文献中,模态柏拉图主义又称模态实在论或极端的实在论,其代表人物是D·刘易斯。他说:“我相信存在不同于我们碰巧所居住的这个世界的其他一些可能世界。如果需要对之做出一种论证的话,下面便是。事物可能是另外一种不同于它们实际状况的样子,这一点的正确性是无可争议的。我相信,并且诸位也相信,事物可能会具有无数种不同的存在方式。而这种说法的含意何在呢?我们可以通过日常语言对其做出如下解释:事物除了现在的实际存在方式之外,还可能会具有其他许多种存在方式。从表面看来,这是一种存在的量化。它说的是:存在许多具有某种描述的实体,即‘事物可能会具有诸多存在方式’。我相信,事物可能会具有无数种不同的存在方式;我相信对于我所相信的东西的含意所做出的一些可允许的解释;从其表面价值上接受了这种解释后,我便因而相信存在着一些也许会被称为‘事物可能会具有的存在方式’的实体。我倒更愿意把这些实体称为‘可能世界’”。(注:D.Lewis:On the Plurality of Worlds,Basil Blackwell,1987,p.vii.)“当我声言关于可能世界的实在论时,我的意思是按照字面涵义去理解它……。我们的现实世界仅仅是其中一个世界。我单单把它称为现实的,这并不是因为它在性质上不同于所有的其他世界,而是因为它是我们所居住的世界。”(注:D.Lewis:On the Plurality of Worlds,Basil Blackw-ell,1987,p.2.)D·刘易斯还说:“我们作为一个部分所属的世界只是众多世界之一,居住在这个世界的我们只是处于所有世界的所有居住者中的少数。”“我提倡世界多重性的论题或模态实在论:这一论题主张我们的世界只是许多世界中的一个世界。存在着无数的其他世界,其他非常广泛的事物。我们的世界是由我们和一切我们周围的事物(不管它们在时间上多么久远,空间上多么遥远)组成的;正如同它是一个由较小东西作为部分的大东西一样,其他世界也有较小的其他世界的东西作为部分。世界是某种像遥远的行星那样的东西,除大多数世界比单纯的行星更大之外,世界不是遥远的。它们也不近。它们不在离此处的任何空间距离上。它们不是远在过去或将来,也不是在日前;它们不是在离现在的任何时间间隔上。它们是孤立的:属于不同世界的事物之间没有时空关系。在一个世界上发生的任何东西不引起在另一世界发生任何东西。它们不重叠;它们没有共同部分,但内在的共相除外,这些共相行使重复出现的特权。……其他世界与我们的世界是同种类的。诚然,在作为不同世界的部分的事物之间有着差别——一个世界有电子,而另一个世界没有;一个世界有灵魂,而另一个世界没有——但这些差别有时同作为单个世界的部分的事物之间的差别一样并不发生,例如在某个世界中,电子与灵魂共存。在这一世界和另一世界之间的差别不是范畴的差别。”(注:D.Lewis:On the Plurality of Worlds,Basil Blackw-ell,1987,p.183-184.)

  综上所说,D·刘易斯的观点可以综述如下:

  1.存在着众多的世界;

  2.我们所居住的现实世界是众多世界中的一个;

  3.其他的可能世界与现实世界一样是同种类的;

  4.可能世界不在时空中;

  5.可能世界是孤立的;

  6.可能世界是不重叠的。

  由此可见,D·刘易斯既把可能世界看成是与现实世界一样的实在,又把可能世界看成是不在时空之中、孤立的、不相交的柏拉图理念式的客观存在。D·刘易斯的观点发展了莱布尼茨关于可能世界的形而上学观点,只不过没有诉诸“上帝”。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